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慢慢地陪着你走


□ 宋晓杰

慢慢地陪着你走
宋晓杰

宋晓杰 一九六八年生于辽宁。已出版诗、文集六部。辽宁省签约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获第二届冰心散文奖、辽宁文学奖诗歌奖、第二后老舍散文奖入围奖等。参加过第十九届“青春诗会”。现供职于辽宁省盘锦市作家协会。
成长是有参照的,比如小下去的衣服、大起来的书包、小号的床铺、大码的饭盒……而儿子的长大是以壁柜为佐证。刚搬新居,我们给他打制了既可以放玩具,又可以存书的壁柜。可是,打完后,面对那个摆满花花物件的壁柜,我们都觉得不是那么回事。我满腹狐疑地上下打量他,怎么两个月的工夫他就“拔地而起”?他在眼前晃来晃去,晃来晃去小屋子里忽然密不透风,让你感觉把他放在那里,不是关爱,倒像是在关“禁闭”。
儿子是一九九二年正月初一出生的,那一年的初一恰好与立春在同一天,据说这样的巧遇要四十六年才有一次;而我们的“巧遇”该是亿万斯年再也不会重现吧!(所以姥爷给他取名“罗斯奇”,而长大点之后,他自己却调侃地说,我是罗斯福的弟弟。)在普天同庆的特别日子里,我们母子同时迎来了自己的本命年。
他是个听话的孩子(中国人总是以此来判定孩子的好坏)。由于工作的关系,加之他爸爸从他一出生起就“跑”供销——先是为公家跑,后来为自己跑。所以,我们在一起的时间要多些。通常情况下,我们在各自的屋子里,看着各自的书,两个平等的人互不相扰。
他十岁左右的时候,在断电之后,听到我嘀嘀咕咕的疑惑不解,他就能够胸有成竹地告诉我:“妈妈,热水器和壁灯不是一个线路。”就像告诉我天体的秘密一样,举重若轻。从纯系小白鼠的培育,到水稻分蘖,从某个皇朝的殒灭,到二战风云……那些东西不知道怎么风似地钻进他的小脑袋瓜儿里的,我一点儿也没留意。量的积累往往产生质的转变,时间长了,便使我的尴尬越来越深重。他随时随地问一些边边角角的问题,问得我心虚而忐忑,防不胜防。当我终于敌不过他的刨根问底,像答不出问题的学生,坦率地摇头说“不知道”,儿子就会很不满:“妈妈,你咋啥也不知道呀?那你这个作家是蒙上的吧?”一半是戏谑,一半是恨铁不成钢的焦急和遗憾。
十四周岁,已长到一米八二,穿四十五码的鞋,追风的速度,好像连过渡和商量的余地都没有。我常逗他,“儿子,咱一定要考上一个大城市的大学啊,不然连鞋都买不着了。万一将来当了官,上面穿西装,下面穿运动鞋,那效果不是比小品还小品吗……”他的脚步越来越大,我们三口人走着走着就拉开距离。常常是他直着腰板,三步两步就把我们甩在身后,还不时回头回脑地揶揄: “看看你们俩,像不像我的保镖?”弄得我们大眼瞪小眼,面面相觑。
我是个传统的女人,我要自己亲手把他养大:喂他奶水,陪他玩耍,送他上学,耗尽时光。我固执地认为,没做过母亲的女人是不完整的是自私的。我宁愿因为他不能去赴约,不能去深造,不能去日思夜想的地方游玩儿,甚至因此错过想往已久的工作、签约、好运,甚至受些皮肉之苦我也愿意——为那一个个不可重来的点点滴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