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田家湾人物(二题)


□ 李旭斌
田家湾人物(二题)
作者:李旭斌


  贵二
  
  贵二感觉这些日子自己风光起来了,自打有生以来还从来没像这几天一样有这么多人抬举他,他也从没有这样得意过。一个土眼里扒食吃的土条,天天面朝黄土背朝天地含辛茹苦,靠陪小心活在世间,怎么也想不到会忽然冒出这么多风风光光的人物向他套近乎、献媚脸,你说他能不心花怒放?这种享受是他50年前从娘肚里爬出来那日起就可望不可及的。
  好事不知是哪朝哪代的哪位死人给做成的。贵二的门前是村里的要道,这些日子由于多下了几天雨,路面在不知不觉中渐渐塌下去一个大坑,昨天他才发现是座老墓,由于时间久远人们早踏平了坟头于是成了路。看来贵二得给这位死者烧高香才是。路上出了坑,坑里积了水,积水的泥坑当车轮掉进去之后贵二的好事就到了,司机们要找贵二用铁镐铁锹,还要请他帮把手,那强笑的媚脸一张接一张,道谢声一遍又一遍,长屁股烟一支又一支。
  司机们有一种共性,他们开车要走好路骂坏路可从来不管路,打了自己的车不打住别人的车心里就像吃了大亏,所以当又推又拉好不容易挣扎起来后驾起车玩命地逃,唯恐厄运追上他,不过厄运不会追他,它会等着下一位,同时贵二自然会有下位讨好的媚脸送上门来。
  几日来,司机们忽然都和贵二亲近起来。平时是千万次从门前过都对贵二似看非看,那时贵二常想:我要是花姑娘保准你她妈的回过头来看。现在不同了,见了他老远就嘻皮笑脸地打招呼,又点头又哈腰。昨天他担着担子去打米,刚出门正好碰上朱胖子的拖拉机,朱胖子忙停下把他连人带货一起送到加工厂。于是贵二得意了,觉得活了50多年就算这会儿过得滋润、活得够味。这几天他有事也不去做,他要在这里等着他常献给别人的那种媚脸送上自己门来,太让他陶醉了。就是晚上从梦里醒来他也先把这一张张讨好的脸再回味一遍。
  说来一点也不奇怪,他贵二哪享受过如此优待?卖粮时,他得用带笑的媚脸去碰粮站那—面面冷屁股,稍有怠慢压你——码价。卖棉,他得用拌了蜜的好话去揩亮检验员那双总也睁不大的眼睛,否则压你一级。购化肥时,他得用讨好的脸去讨得供销员的欢心,不然他抬着脸让你干等。当然,也有别人给他好脸之时,但他怕那种脸,去年他卖猪,猪贩子也专捡好的、他爱听的知心话说,他也像这样听得心里痒痒的乐滋滋的,等猪贩子走后他才发现称猪的秤砣上多了块吸铁石,一算宰了他一百多元,气得他差点缓不过气来。前天在集上买农药,卖药的姑娘叔呀老的叫得比亲爹还亲,卖的药打到庄稼上啥味也没有,他抓了条虫子丢在药瓶里,谁知第二天一看虫还活着,气得他使劲把假药扔到了隔墙外,那药瓶差点打在一过路司机头上,司机停下车,从门外朝他笑笑“二叔咋生那么大气?当心气坏身子。”看看,还是这话贴心,这笑脸入骨。
  足了,有这么多的媚脸来迎合他,足够他享用了。而且个个司机都是村里响当当的人物,知足常乐,他贵二可不是那种不知足之人,更是有恩必报之人。“受人滴水之恩得以涌泉相报”。贵二祖祖辈辈都是不折不扣的“贫下中农”,爷爷死时传给他父亲两间草房和这句话,他父亲死时把这两间草房一句话又传给了他,够刻骨铭心的了。这几天他在接受媚脸迎合的同时心里老在想:这些人这么恭敬自己,自己怎么也得对得起恭敬自己的这些人,再说老在自己门前打车自己脸上无光不说,又推又拉着实烦人又累人。于是贵二费了三天时间流了两瓢汗水,先捡来石块把水坑填实又担来沙土把路面铺平。第一个过路的是朱胖子,他欢天喜地只夸贵二:“二叔做这么好的事是想再生三个儿子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