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利公墓前的沉思


□ 杨 勍

  大家都知道,2001年中国已经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但大家还知道么,2001年正是利玛窦入北京传教400周年。如果说,当年是东方和西方尝试着互相伸出友好之手的话,那么今天,经历了四百年来无数的冲突和误会,流了那么多宝贵的鲜血和遗憾的泪水,我们,终于拥抱到一起了!
  西方汉学史课程结束了,脑子里仍然萦绕着那些影响过历史的人物,很久以来就酝酿的凭吊利玛窦墓的愿望再次涌上心头。一个秋季的下午,我从学校赶到车公庄的明清传教士墓地,去拜访沉睡在那里的利玛窦和他的同伴。
  记得儿时父亲曾经带我来过这里,可是印象实在是太模糊了。但就是凭着这一丁点儿的印象和自己读过的史书,我在高中时曾写下过一首题为《过利公墓》的四言仿古诗。出于尊敬,我将利马窦称为利公。因为班里从没有人写过这样的题材,我还为此受过老师的夸奖。诗是这样写的:
  
  “生彼泰西,来吾东土。弘道基督,福音广布。
  不畏艰险,罔惧困苦。上受天听,衣冠儒服。
  几何阐微,《原本》译注。西洋宝镜,万国舆图。
  绍述源流,夷夏一如。西学东渐,始知不足。
  献身圣教,义无反顾。生则竭智,死则埋骨。
  阜成门外,一净土。君之功勋,光照千古。”
  
  其实,早时的我和班里的几个同学常常自诩为“民族主义者”,老觉得自己的祖国文化是顶了不起的,对所谓外国的“蛮夷文化”似乎怀有一种偏见,直到后来随着阅历的增加这种偏见才得到逐步消除。但即便就在那时,演算数学题之余,还是不禁违背自己的“民族主义”,由衷地佩服起两个西洋人:一个是牛顿,另一个就是利玛窦。牛顿对数学的天才贡献令人神往,而利玛窦则是最早将欧几里德的几何学原理介绍给中国人的先驱,对开启中国人的科学意识有重大影响。那时,我常这么想:像利玛窦这样中西文化交流的先驱,大家没有理由对他们的事迹一无所知。但是我后来发现自己的想法有偏差,随着接触的人越来越多,我发现真正了解利玛窦生平的人所占的比例却越来越少,即使土生土长的北京人,也未必知道他的墓在阜成门外的车公庄。也难怪,那些明清传教士墓地深藏在现在的北京行政学院一个非常不起眼的地方,又有多少人肯注意呢?
  我怀着一种复杂的感伤心情,骑车到了行政学院门口,进门后推着车从学院大楼的东面绕过教学楼,径直向明清西洋传教士的墓地走去。迎面出现的是先是一面硕大的红影壁,“实事求是”几个大字赫然其上,后面便是一片青灰色的传教士墓碑林,环抱在苍翠的竹林中。好像是历史在开玩笑一样,利玛窦的墓碑竟然与毛泽东题写的“实事求是”影壁和平相处在这一亩三分地里,前者把毕生精力献给了在中国的传播天主教的事业,而后者却是作为坚持无神论的共产主义的代表人物和新中国的开创者而载入史册。静谧冷清的墓地,似乎默默地沉睡在红地金字大影壁的阴影里,我忽然产生了一种奇异的感觉,二者就像两个杰出人物背靠背站着,他们不发一言地并立在那里,但各自都在顽强地坚持着自己的信念,这倒真戏剧性地反映了今日中国信仰自由的事实。
  我缓缓地走近墓地,觉得自己好像是一个虔诚信徒去朝拜圣墓,更好像一个学生去看望一位久未谋面的尊敬的师长。走在那幽静的小路上,只不过短短的一小会儿时间,但是我不由自主想像起昔日利玛窦心怀忐忑地走上紫禁城宫廷层层叠叠的台阶。
  面前就是紧锁的墓园栅栏门,但围墙却矮得可笑,让人想起传说中那斯列丁·阿凡提的墓,四周没有围墙,只有墓前的一座大门,门上还徒劳地锁了许多锁,墓碑上写道:“墓门紧锁着,是为了我的敌人;围墙敞开着,是为了我的朋友。”同样,在这里,任何人都可以轻易地越过传教士墓地那只有齐胸高一点的围墙。但我怕打扰了先贤的安宁,并没敢越过围墙。
  我伫立在栅栏之外,凝望着高大的汉白玉墓碑,那上面用端正的汉字写道:耶稣会士利公之墓。那位碧眼紫髯的意大利修士就安睡在这里。石碑上,中国天朝的汉字和天主教会的拉丁文,和谐地排列在一起,简单的碑文令人无法想见这黄土下面那位传教士传奇的一生。这里没有他的遗容,只有一座冰冷巨大的石碑,但我的面前浮现出许多史书上印的利玛窦身穿儒服,与徐光启站在一起的那幅画像,那不是历史的照片,我却宁愿相信利玛窦就是那种儒雅的样子。婆娑的树影摇曳不定,引得我的思绪活跃起来,外国传教士来华传教史一幕幕地出现在眼前。最早出现在脑海里的当然是昔日的耶稣会士、罗耀拉“七哲”之一的圣·沙勿略,后来他因为传教有功升入“天堂”,并被罗马教廷追封为圣徒。可惜这位最早立志让基督教传入中国,并只身来华传播福音的西方鼎鼎大名的教士,那时面对的却是明朝的无情的海禁政策。为了让他信奉的教义播向那向往已久的神秘大地,这位一腔宗教热情的先贤,竟然想到了从海上偷渡进中国的招数,结果不幸被狡猾好财的“蛇头”愚弄,被抛弃在珠江口的上川岛,凄惨地饮恨病死在那荒凉的小岛上。这位沙勿略可谓是意志坚定、满腹经纶,在西方人眼中是了不起的人物,曾在不少国家留下传教的足迹,却终于没能踏上中国大陆的土地。圣·沙勿略倒下了,宗教热情鼓励着更多的教士前赴后继般地奔向东方。如同圣·沙勿略一样,许多后来者还是在这个禁闭的国门前失败了。终于有一个执著的后继者成功地进入了中国,他以自己的能力、执著和勇气令人刮目相看,这个人给自己起的中国名字叫做利玛窦。他不仅进入了中国,而且最终得到中国官方的正式承认,而这据说来自一个充满戏剧性的事件。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