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半个月亮掉下来


□ 刘连枢

一百年前,八国联军攻打北京时,慈禧太后把皇宫里八大马车金银珠宝坚壁在太监暗宅的一口古井里;一百年后,京城实施危旧房改造,王一斗鬼使神差地发现藏有金银珠宝的古井就在自家老屋的地下。这辈子,一轮到王一斗烧香,灶王爷就调屁股。这一回,命运的天平终于向他倾斜。他要把一辈子所有的后悔事全都找补回来,改变一斗粮食的穷命。却不想遇到一系列邪事鬼事古怪事。这到底是人为还是天意?



地道里的阴暗潮湿吸食了手电的光亮,微弱的落点还是照清了两扇石门,上面漾着细小的水珠,泛着幽幽的光。钌铞儿和一把老式锁锈成了铁疙瘩,只一拧就酥碎得失去把门的作用。试探地推了推,石门竟然开了,一道道黄光白光红光蓝光刺目耀眼。定睛看了,闪黄光的是金条,发白光的是银锭,泛红光蓝光的是宝石。这些金银珠宝原本装在箱子里,可箱子板已经朽成末儿,宝贝堆在地上形成一个个小山。回身看看,不见有人,这才把手伸向一根金条———啊!金条似乎是刚刚浇铸的,烫得大叫一声……
王一斗醒了,手掌上虽没有灼伤的痕迹,但分明感到火辣辣的疼。
满囤妈被惊醒了:“又做你那发财梦了吧?”
王一斗认真地说:“这回梦得真真儿的,比过去哪次都清楚。”
“再清楚也是梦,有能耐真的拿回一根金条来,让我过过眼瘾也行呀。”满囤妈翻过身去,亮出发面饼似的圆滚后背。
几十年来,王一斗重复地做着同样的梦,有时清晰,有时朦胧,内容大同小异,几乎一成不变,结局都是被金条烫醒,每次醒来,手掌都感到火辣辣地疼。王一斗请过不少睁眼的瞎眼的睁一只眼的瞎一只眼的算命先生,但都无法解析这个梦,也说不清这些年为啥总做同样一个梦。只好认同满囤妈的话:“都怪你不开眼的爷爷给你起了个一斗的名儿,你这辈子顶多就是一斗粮食的命,穷疯了就做发财梦呗。”
起风了,院门口老槐树的枝杈借助月光把影子投到院子里,映到窗户上,不停地摇啊摇,摇得王一斗神情恍惚,好像躺在漂泊的小船里。二十岁那年一个月明星稀的晚上,他和现在的满囤妈在河北定兴老家的小河边幽会,躺在船篷里,相互拥抱着。怀里的姑娘可不是现在发面饼似的圆滚后背,一条家织布的大红裤腰带在她细腰上系了三圈,他给她宽衣解带,一圈圈地觉得是那样繁琐和漫长……第二天,王一斗就来到北京城一家煤铺送煤拉脚。就像如今四川、安徽盛产小保姆一样,早年的沧州、静海常出太监,三河、乐亭常出老妈子,北京城里送煤的、摇煤球的大多来自河北定兴,这都是因为彼此引导推荐介绍鼓吹的结果。有了糊口的营生,没有住的地方,王一斗请“跑房纤儿”的租下三小间东厢房。安个家,不容易,一切都要现置买,可哪有那么多富余钱呀?于是从煤铺借来一块铺板,没有铺凳,就找来四根木桩两块木板,木桩一头削尖砸进地里当立柱,木板按铺板的宽窄长短钉在木桩上做横梁,代替铺凳使用。有一根木桩砸进地里不到半尺就咚咚地钉不下去了,心想遇到了砖头,就没有再往下钉。闹得他睡觉时,一翻身床就摇晃,一摇晃就感觉是躺在船篷里,就想起大红裤腰带在细腰上系了三圈的姑娘。也就是从躺在这张摇摇晃晃床上的那天夜里开始,王一斗做起了在暗道里发现金银珠宝的梦。......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