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蚯蚓之歌


□ 张宏歌

  张宏歌1959年生于彝良县城,当过兵、任过公司经理。1981年开始文学创作,在《边疆文学》《滇池》等刊发表过小说、诗歌,短篇小说《做寿》获中国首届鲲鹏文学奖。现从事个体经营,业余时间与文学为伍。
  
  我是一个远古的部落,有几千人为逃避战火和屠杀,急急忙忙遁入地下几千年,我在地道里屏住呼吸,小心翼翼,伶听上面的马蹄声碎,烈火熊熊,一个又一个的村庄疯狂坍塌哭泣。我再也不敢上去了,就在洞中生儿育女,繁衍后代,窜来窜去,近亲结婚,不知今朝是何年何月,谁是当朝的宰相和皇帝。
  在地下的日子太长久了,有高山早已溶化成海洋鱼儿成群,有大海爬到岸上成为桑田,开满鲜花的乡村风景,更不知道太阳从东边出,月亮从西边落圆圆又缺缺,在那漫漫长长舒心的日子里,为了适应这个新的环境,在黑暗中。
  第一、我瞎了,我不再需要眼睛,看到丑恶的战 争与尸横遍野。
  第二、我聋了,没有耳朵,我不愿听到谁在吹箫,谁在伤心哭泣。
  第三、为了练成穿墙而过的本领,也为了方便,我不再有了手和脚,不愿打架斗殴,报仇雪恨,在土中行走,手与脚,那完全成了多余的东西。
  第四、我更不需要翅膀,飞上天空成为猎人的靶子,雄鹰的点心。
  第五、我干脆连脑袋都不要了,再也用不着思考谁是谁非,战争与和平。
  我奋斗了几千年的结果,就是只剩下一条滑溜溜的身体行动敏捷,我由人变成了蟒,成为地下之王,又由蟒变成了蛇,谁也不敢向我靠近,由蛇变成了黄蟮,游走于东西,由黄蟮变成蚯蚓,窜来窜去于南北,快活得在土中钻来钻去。
  哦——嗬嗬——!
  我高唱蚯蚓之歌,声音高亢嘹亮从不沙哑,天天歌唱友谊和爱情,我高举红玖瑰皮肤的旗帜,整个地球我都要全部占领,建设开发,观光游戏。
  不管做什么,站在什么岗位和角度,我都要做出自己应有的贡献和努力,乐哈哈地生存。决不悲伤难过,沉默不语。
  是人,我就多杀敌,多打粮。
  是蛇,我就守好家园,漂亮地多吃老鼠。
  任何时候,都要想到造福人类,竭尽全力,从来就没有忘记,曾经,我也是人类。
  通过这些年的千变万化,我深深懂得了生命无常,时间可贵,适者生存。
  再远的路程都不算远,我可以穿城而过,毫无感知什么叫国界和岗哨林立,什么叫钢筋水泥,铜墙铁壁。
  转眼之间,全世界都布满了我的足迹,每一个家,每一块土地。都有我的兄弟姐妹,父老乡亲,热热闹闹,窜来窜去。新婚燕尔,敲锣打鼓,同床共眠。
  我们在土中不停地翻拱,疏松土地,无论春夏秋冬,不问收获,只问耕耘,我们从来不追名逐利,炫耀成绩,只希望生活在世上的最底层,平平安安宁宁静静。谁都以为高高在上,把我踩在脚底,其实,谁最欢乐无比,快乐高兴,谁才是心灵高高在上的王者,拥有天空和大地。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彝良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彝良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