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破案


□ 王建琳

破案
王建琳

1

一场六月的暴雨,来势猛,下得急。使瘦身减肥后的唐河一下子又饱满鲜活起来。水面变得开阔放荡,顺着长满香蒿的绿色曲岸左右摆动着腰肢,任性地在夹河套平原上肆意奔流。
暴雨过后,太阳一跃而出,火辣辣地照在原野上。麦熟一晌,遍地金黄。又到了槐花落,打陀螺,枣树开花吃馍馍的时节;又到了农村抢割、抢打、抢种、抢着卖国家公粮征购的大忙季节。
夹河套公社的党委书记姜水平带着七个党委委员,骑着中国当时最亮眼的品牌自行车:永久、凤凰、飞鸽、长征、三羊在夹河套的河堤上闪烁着,在机耕道的白杨林中马不停蹄地奔跑着。
白天,他们要在田头地边催耕催种;夜里就像敌后武工队一样出现在各个小队的稻场上,指挥抢脱粒抢入库的战斗。唐河上游的上河湾村是姜水平的点,这些天,她不能蹲在点上遥控指挥,只好在夜晚抽出时间带着公社妇联主任马大唱,到上河湾村向大队长兼三小队队长的郝老六布置任务,面授机宜。
夜晚十点多的时候,姜水平和妇联主任马大唱一对飞鸽牌自行车,落在上河湾村三队的稻场边了。只听见打麦机的声音轰天价响,呛人的麦浪,飞扬的麦糠使她们难得进入稻场。马妇联冲进炮火硝烟般的战场,喊来了在打麦机前参加实战的大队长郝老六。
腰弯得像钩子,一对眼睛看人也像钩子似的郝老六,人称鬼子六,是个猴精巴瘦的中年汉子。郝老六头上顶着一个湿毛巾,一脸麦灰,只有眼睛里的白眼珠子在骨碌碌地转动着他的精明。杉木杆子上的大灯泡,照着他前胸后背泥一样黑糊糊的汗水。姜水平身子伏在车把上,故作过路顺便一问地说,“老六,公社的估产跟你的实产出入不大吧?”
郝老六讨好般地报告说,“姜书记,你真是独眼龙观天下,一目了然,一亩地只错十来斤,这农村你再干三年,就成人精啦。哈哈。”
姜水平听这话很过瘾,“郝老六,我只问你多十几斤,还是少十几斤。”
郝老六用毛巾擦了一把脸,脸上立马现出七沟八梁一面坡般的严峻表情,“姜书记,说真话,你在我们上河湾驻点,能不给你撑脸面。尽管这鄂麦六号品种有点邪,麦沟子有点深,”说着他跑到麦圈旁边抓一把麦子,用嘴吹吹:“不信你看。”
“我不看,你说,今年公社给你们小队估的三十九万总产,上下有多大出入。”
“吃亏是福,差也差个八九不离十。今年我们夹河套一季捞全年,第一回摘了供应帽,第一回向国家作贡献。放心,姜书记。镇上分派的公粮征购我一道卖完。”他拍拍腰上用白布溜子扎成的战带,很有点丈夫气地说。
姜水平似乎有话要说又咽了回去。朝郝老六点点头道:“打麦子要注意安全,你一个大队长就不要站机子打麦了。越忙越要注意阶级斗争的新动向,不要出事。”
郝老六很感激,说了一篓子应承话,点头哈腰想着把姜水平打发走。似乎又受到一种美好情份的感动,他三步冲到仓库门口,从铁门鼻上拔出一把刚刚怒放后被媳妇们掐来压汗的栀子花递给姜水平。姜水平接过栀子花,放在鼻尖上闻闻,好香。栀子花的芳香和稻场的麦香撩动着她的心绪,她的小嘴翕动了一下却没说什么,只是朝郝老六点点头,就和妇联主任骑上自行车告辞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