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关于聂绀弩的三首打油诗


□ 寓 真

《山西文学》2005年第9期刊登了拙作《叠韵联翩见诗才——新发现的聂绀弩二十七首遗诗》一文,待我拿到刊物后,才发现文后并载有“附录:聂绀弩的三首打油诗”。当时很惊讶,因为我寄去的稿子并没有“附录”;“附录”内容与前文亦无直接关联;三首“打油诗”中有两首是在写了那篇稿子之后,才又从档案资料中翻检出来的,其中有些句子的意思还没有弄清楚呢。于是我立即给韩石山主编打去电话,经了解,编辑是根据我提供的软盘刊发的。原来,编辑部收到拙作的打印稿后,因为那篇文稿中引述的27首聂诗都是旧体七律,每词每字都很讲究,为准确排印,要求最好提供软盘,就是在我从电脑上复制时,不留意把“聂绀弩的三首打油诗”也一起贴上去了。不管怎么说,“三首打油诗”既已刊出,我想有必要再作一些补白。

我搜寻聂绀弩佚诗的缘起

始于2002年。从山西法院退休回到南京居住的朱静芳女士,给我寄来她的一本诗文集,从中了解到她令人感动的生平,包括她在文化大革命中营救聂绀弩出狱的一段往事。之后,又收到了济南侯井天先生编撰的《聂绀弩旧体诗全编·第五稿印本》(以下简称《全编》),书中谈到绀弩出狱的经过时,在引用朱静芳所述事迹的同时,又引出了另外一种说法,所谓“两说并存”。我觉得应当把这件历史公案搞清楚,而且我在法院工作有这种便利条件。多方查找聂绀弩档案,不但确认了朱静芳设计解救绀弩的事实,还从档案中发现了一些佚诗。随即将我的发现写成文字,刊发于《山西文学》和《大众诗歌》。正在编辑《全编》增订本(第六稿)的侯井天得知后,从济南来函索稿。我将有关资料寄去,他立即增写入书稿中,回信说要不是我查考档案,世人将无以明白有关历史真相。接着又有《新文学史料》约稿,该刊陈早春主编收到我写的《聂绀弩出狱之谜及其佚诗》一文后,写了一封满含热情的回信:

寓真先生:
捧读大作,无限欣喜!它为我们即将刊发的《聂绀弩百年诞辰专辑》大为增色,非常感谢你的惠稿!你的大作还有一个副产品:今年亦是我们老社长冯雪峰诞辰一百周年,为此所出的《冯雪峰纪念集》增收了聂老的佚诗。聂、冯是至交,聂写有关于冯的诗共十首,悉数收入,堪称完璧,这也得感谢你。看来你在文学上有很深的造诣,今后盼能多读到你的作品。我是冯雪峰、聂绀弩的下属,对他们在文学史上的贡献很是钦佩,对他们的坎坷遭遇不禁扼腕。由于各种际遇,我与晚年的冯雪峰成了莫逆之交。 自1986年始,我就在主持人民文学出版社的全面工作,迄至1999年。即将年届古稀,今年四月已退休,但仍回聘为出版社专家委员会主任,主编《新文学史料》,修订《鲁迅全集》。从你来稿中我隐约感觉到我们之间似有一些互通的语言,你虽然戴的是大盖帽,其威严并未阻挡我们亲近,以至彼此虽无一面之缘,却向你唠叨了这许多。匆匆,即请钧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