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妊娠


□ 孔德鹏

1

苗子弓着背,就像是她手里的那把镰刀,弯弯的似一抹上弦月,不时从云层间探出好奇的头,又慌忙躲了进去。而镰刀起处,阳光从头顶直直地落下,落在苗子的脸上,苗子的脸便透出一片粉红,汗水雨一样从苗子脸上淌下,滴落在大片大片被苗子割倒的麦上。
男人踮着一只脚,一瘸一拐地走到苗子跟前,将一个军用水壶递过去,男人说,歇歇哩,苗子,喝口水再干。
苗子瞥男人一眼,又埋下头,像一只嗷嗷待哺的小猪,伸着长长的大鼻子,觅食似的一路哼哼地往前拱着。
男人看苗子一会儿,将水壶丢在苗子脚边,又回到自己的地方,提了镰刀刷刷割起了麦。男人下了力,可镰刀就像他那只瘸脚,总也拉不开拴似的。男人埋头割了一阵儿,抬头去看,苗子像一朵粉红的牵牛花,从渠边爬上来,爬到麦穗上,远远地朝他笑着。男人一屁股跌在地上,伸手一摸就摸到了他刚刚丢下的那把水壶。
苗子挥着镰,忽然一刀搂空了,苗子一个前趴,险些扑到刃上,忙用镰拄了地。风迎面扑来,苗子感觉身子一轻,才发现是割到了地头。苗子就坐在了地头上,呼呼地喘着粗气。阳光一无遮拦地落在苗子脸上,映得苗子头晕目眩,苗子便避开了强烈的阳光。远处的天空有一片云在轻轻蠕动着,长长的微卷着毛发,就像三月里她从村长手里领到的那头猪,一身粉白着。苗子的心思便远了。
男人光着膀子走过来,手里还拎着那把退了漆的军用水壶。
苗子的嘴巴蠕动着,但看到男人一张阳光般灿烂的脸,苗子只是咽了两口唾沫,一张脸又云遮月似的垮下来。
男人说,我知道你一直记恨着我,不该把那头猪卖喽。
提起猪,苗子的鼻子就冒了烟,翻着眼皮白男人一眼,负气似的扭了身子。
男人蹲下来,燃了支烟,吧哒吧哒地吸。烟雾里,男人的嗓子眼就冒了火,男人愤愤地说,苗子,你想想,那是猪吗,一千三百块啊,怕是猪八戒也没这价钱,按8块一斤计算,扯鸡巴蛋,你去街上问问,生猪肉才几块钱一斤?
苗子撇了嘴角,冷冷地说,那时候的猪价就这么贵,就这样,麦子家养猪场的猪不也是都给县里买完了?还从别县买了些,而且也不单单你宝库这样,全县哪个村不是这样?
男人梗了脖根说,我只是不服,像往年那样将扶贫款发下来,多好,偏偏弄出个孝子背老娘去找相好的,还说什么扶贫要扶根,不是扯蛋是什么?
苗子的目光就刀子似的戳在了男人的脸上,你没得本事,倒学会了埋怨人,我问你,那是你的钱吗?要是没这扶贫款哩,你不照样过日子。
男人望了苗子,不急不躁地抽他的烟。苗子就奇怪了,若在以往,她如此一说,男人必定会黑了脸拂袖而去。苗子就讷讷了去看男人。男人的目光从苗子脸上移开,顺着麦穗头上的虚芒往远处看,见支书还立在地头上和麦子的男人说话,男人就对着一地的麦子说,刚才支书来找过我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