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最可敬真情不二牧


□ 王东满


翟凤仙老师打来电话,告诉我马烽老师不幸去世的消息那日,我在乡下过年。我还以为她又催我动笔写《赵宗复》一书的事,这是她的一块心病,也是我不好推却的一大难题,但她第一句话却是:“东满,告诉你个不好的消息。”当时我正在给人书写一首近作,没待我脑子转过来,她又声音低沉地接着说:“马烽去世了!’,我手中的毛笔顿时落在书案上。我不大相信,或者说不情愿相信,回乡过年这十几日,马老的病是我最担心的事,我曾梦见过马老好好的,怎么会……我忙问,你这消息是听来的还是……翟凤仙老师说,是真的,大毛从他们电视台听说的,昨天晚上lO点半走的……
年前,我和素芝回乡前一日,曾经专门到马烽老师家里看望过(因为马老住院后就一直不准到病房探视),马老的夫人杏绵和二儿子炎炎告诉我,马老的病情不大好,已切开喉管,很痛苦。我和素芝还一直议论,担心,还寄希望于春暖花开马老的病情会好转,能重新把喉管缝上。没有敢去想,他老人家就这样离开了我们。
翟凤仙老师问我,你什么时候回来。我说,我得给马老送行,这就回去。翟凤仙老师说,应该,应该,我也要去给马烽送行。我说,你那么大年纪,就不必出门了。翟凤仙老师连说,不不,不但我要去,我还要带上我的四个“猫”(四个儿子)去。又感情沉重地说,你不知道,老万(指她已故先生张万一老师)病重住院时,多亏了马烽,马烽给省里的领导打了电话,省里的领导给卫生厅领导打电话,医院的大夫才出头露面。马烽这个人是个好人,一点架子也没有……
我好像还不相信,于是接过翟凤仙老师的电话后,就给作协主席张平发了条短信。不一会儿,张平即来电话,告诉我马老确实于昨天晚上10时30分去世。还嘱咐我代作协撰写一条悼念马老的挽联。
打这以后的几天,我眼前时不时就幻现出马老的身影。仿佛看见他还是那样,穿着那身半新不旧但显然过时的衣着,身子向前微弓着,垂着或者背着双手,慢慢悠悠,一步一步从南华门东四条的坡上走下来,一步一步走过不长的东四条胡同,一步一步折进作协的小传达室,坐在那张破旧不堪的沙发上,喘着粗气,同进进出出的机关的作家、编辑、干部、司机、水暖工,甚至打I临时的锅炉工,艰难地聊天说笑,然后,拿了报纸,又慢慢悠悠一步步走回去。他的晚年户外生活,就局限于此。肺气肿病折磨了他多少年,春夏天还好一些,一到秋冬,特别是冬天,就喘,喘得连传达室也来不了。尽管如此,马老还是那样达观耿直,疾恶如仇,有感必发,有时激动起来,大眼圆睁,直言朗朗。
省作协住的南华门东四条,原是阎锡山的一位达官要员的豪宅,解放后曾做过几天太原市政府府第,后来被高沐鸿、李束为、马烽、西戎、胡正、孙谦等元老作家要作山西省文联的机关大院(当时赵树理还在北京工作)。尽管文坛沧桑,人事更替,文风文潮云起云......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