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斗法(小小说)


□ 周正旺

  玩古玩的,最重要的就是眼力。眼力精准,捡漏;眼力不济,上当,再多的钱也是白搭。因此古玩行上渐渐出了一个专门的职业——掌眼,专门鉴定古玩真假。人说,古玩的水深似海啊,没有一个好的掌眼做靠山,硬往古玩圈里钻,迟早玩个倾家荡产。

  临川就有这么个掌眼,姓刘名经天,外号刘大眼。现在已经50多岁了,自他10岁开始在当铺做小伙计,营生字画古玩已经40多年了。刘大眼眼力奇佳,他要说哪件东西是真的,就没人敢说假;他要说哪件东西是假的,这东西就败了,物主只好自认倒霉。

  有掌眼的自然也就有造假的,临川就有这么一个作假的行家,真名贾老大(临川喜欢用老大、老幺做名字),人称假老大,专一好做假货,他做的假物件,和真品八九不离十,不识货的、能耐不够的,就当作了砧板上的鱼肉。贾老大做过假字画、假瓷器、假钱币,真个是做一行,旺一行。

  假老大本来日子过得好生惬意,谁想临川冒出个刘大眼来。原来刘大眼所在的当铺关张了,总要混口饭吃吧,这刘大眼就做起了掌眼。假老大的日子渐渐就不好混了。每次要出手个什么物件,主顾必定要拿去给刘大眼过目。刘大眼什么人?能瞒得过他的眼睛?假老大费尽心思,做出的家伙水平再高,也休想躲过刘大眼的法眼,假老大的生意一落千丈。

  这假老大也有一股不服输的劲头,一般人老早奔外地找营生去了,凭他的手艺,混口饭吃还能有什么问题?他就不信这个邪,一定要做出一件让刘大眼认栽的假货来。

  这天,假老大正在琢磨做一个青铜器,正研究金文呢——青铜器表面有许多铭文,叫金文,也叫钟鼎文。正在兴头上,老婆招呼他吃饭,假老大没好气地说:“吃饭,你就知道吃。”正要赶老婆出去,看到老婆一脸的麻子,突然一个计策涌上心头。

  原来这假老大的老婆奇丑无比,满脸的麻子,脸上几乎找不到一个光滑的地儿。这是假老大父亲从小就定下的娃娃亲,要不然假老大死也不会娶这么个老婆的。

  假老大拿了张宣纸,叫老婆躺下别动,就把那满脸的麻子给拓了下来,看着那奇形怪状的笔墨,假老大嘿嘿笑了起来。他找人给了刘大眼。说是在一个古青铜器上拓下来的,这次本来连青铜器一起带来的,不想不小心掉进了鄱阳湖,只保留了这个拓片。

  刘大眼一看到这张拓片,顿时脸色就凝重起来,这张拓片虽然行文不规整,然而凹凸有致,行文豪放,一看就是一件地道的金文。刘大眼虽然主营字画瓷器,也是金石名家,在全国也是排得上号的,他新近整理的《金石文》,据说已被视为金石研究的经典之作呢。

  刘大眼把自己锁在房间里,查阅了大量古籍,越看越有价值,然而却越琢磨越理不清头绪。没多久,临川就传说刘大眼得到了一片稀世拓片,正在潜心研究呢,一旦成果出来,必定震惊考古界。假老大听了,不由得冷笑起来。

  这个刘大眼研究来研究去,还是没有眉目,于是就广发英雄帖,邀请全国有影响的金石名家悉数来到古城临川。这些专家到齐之后,拿到这张拓片,都不由得兴奋起来,这张拓片,类似的从来没有看到过,无疑是一个新的伟大的发现。古玩里自古就有“越像越不像,越不像越像”的说法,这些专家研究了几天,竟然一丝头绪也看不出来。

  正当大家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假老大突然跑进了刘大眼的院子。假老大大声嚷道:“还研究什么?这张拓片是假的。”

  刘大眼不屑地看了看假老大:“你小子知道什么?”

  “哈哈……”假老大大笑起来,“我手里就有一张,是我自己拓下来的。”

  说完就递了过来,刘大眼看了大吃一惊,其他专家也大吃一惊,这张和大家手里研究的分明一模一样啊。

  假老大得意洋洋地把事情告诉大家。怕人不信,就又当着大家的面,把老婆满脸的麻子给拓了下来。

  然后那些金石名家呆若木鸡,一个个灰溜溜离开临川,许多人以后再也不谈金石铭文了。

  刘大眼仰天长叹,从此退出古玩圈,大家都以为从此假老大可以放心造假了,谁想没多久,假老大了也退出了古玩行,卷铺盖到乡下种田去了。

  到现在,也没人知道其中的原因呢。

  责任编辑 黑丰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斗法(小小说)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