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人物真实是表演的生命


□ 梁伯龙


改革开放初期,有一部电影叫《白桦林中的哨所》。在这部影片中,有成人扮演的士兵,有孩子演的村童,还有一条狗。观众看过电影之后,有人就说:“成人演得不如孩子,孩子演得不如狗。”因为孩子演得比成人自然,而狗比孩子还自然。难怪有的演员说:“千万不要和孩子或动物一起演戏。”这就引发出了一个关于电影表演中真实的评价问题。
电影的特性是“物质现实的直接复原”,它要求演员在表演时能够做到几乎与生活形态一样的真实与自然,任何虚假与造作都会在镜头前暴露无遗。因此,真实与自然应该说是电影表演最基本的要求。有人说:“电影表演应该是‘没有表演的表演’”。从适应电影的特性,反对造作的舞台腔和虚假的,模式化表演的角度,这是有积极意义的。
那么,电影演员是不是真的就不用表演了呢?
不管电影有什么特性,也不论电影在创作过程中有什么特点,但电影表演仍然是表演,只不过是不露“表演”痕迹的表演。电影表演所创造的真实,是演员艰苦努力后的弄假成真,是经过精心雕琢后的返朴归真。而这种真实不能仅仅以达到了生活形态的真实与自然为满足,它应该是以创造出人物形象的真实与情感真实为标准。狗在镜头面前完全是生活形态的真实与自然,而优秀演员的表演,则是通过接近生活形态的真实与自然,创造出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创造出人物的真挚情感。
许多优秀演员的表演之所以被观众所称道,正是由于他们创造出了人物形象的真实和情感的真实,展现出了他们在表演上的魅力。姜文在《芙蓉镇》中所创造的秦书田,就是一个精彩的形象。他不仅在总体上有自己的视角,有自己的感受,非常准确地把握住了这一人物,而且在每一个场景中部非常准确,鲜明、生动地去展示秦书田的性格。在胡玉英被文革中的造反派打成“富农”,惩罚她与“右派分子”秦书田一起扫大街的那场戏里,秦书田对胡玉英是非常同情和非常关心的,他不希望胡玉英因此而失去了生活的勇气和对未来的信心,他要鼓励她勇敢地面对厄运,坚强地活下去。姜文没有一般化地去表演,他不是去说教,不是去劝慰,而是别具匠心地在胡玉英面前抱着大扫帚,跳着华尔兹去扫街。通过这样的表演,姜文不仅把秦书田对胡玉英的同情,关心、劝慰与期待都表现了出来,而且把秦书田对生活的态度和他的个性也表现了出来。表面上看,这种抱着大扫帚跳着华尔兹扫街近似谐戏,但却展示出了秦书田心地的善良与内在的坚强。这样的表演就具有无穷的魅力,仅仅靠接近生活形态的真实和自然是无法达到的。
在《秋菊打官司》中,巩俐的表演同样充满了魅力。她把秋菊这个认死理。一定要为丈夫讨个说法的坚强的农村妇女塑造得非常真实、可信,即使是一个镜头,都在努力从人物的角度去雕琢。秋菊坐着摩托三轮车进了省城,她看到的是熙熙攘攘的人群和五光十色的广告,这只是一个过场戏,但巩俐在这样一个并不非常重要的镜头中,却让我们看到了秋菊对一个从未见到过的大城市充满迷惘的眼光。她表现出了一个第一次从偏远的农村里走出来,进入到一个她完全陌生的大都市的农村妇女的好奇、惶恐与紧张。她的眼神,不是一般的真实与自然,而是人物的。这种眼神给观众带来了悬念,使观众为她在省城里将要遇到的困难感到担心,同时也就认同了她那种敢于认死理“讨说法”的个性。不仅如此,巩俐还非常重视对于人物的情感真实的创造。当秋菊在十字路口发现和她一起来的妹妹走失了之后,她着急、担心,情不自禁地流下了眼泪。巩俐在这场并不非常重要的戏里,没有放过展示人物情感的瞬间,并且表演得十分真挚,从而使人看到这个貌似粗陋的农村妇女却有着丰富细腻的感情,有着对人的关心和爱,使这个人物形象显得更加丰满,使观众更加理解她,同情她,更加关心她要讨个说法的成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众电影》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众电影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