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老家


□ 吕峻涛

老家
吕峻涛

   广富在乡政府开完会,起身拍了拍屁股准备抬脚走人,就听有人叫他,广富,你等一下。广富回头一望,乡长还没有从主席台上下来,正站起身,一只手伸出来像锄头往怀里刨。广富站着没动,感觉乡长的手似乎已抻住了他的衣襟。他明白乡长是叫他过去,但脚底下却没有动,他明白,乡长还是要说建校的事。乡长已经讲了一个上午,最后还是不放心他,一定要再次给他拧拧螺丝。
  乡长见广富没有动,整了整桌上的文件,走过来歪着头看了广富一眼,抡着手里的文件走着说,到我办公室去。广富没说什么,就跟着去了。乡长说,广富,坐下,坐下好说话嘛。广富就坐下了。广富,你垂头丧气的,你咋了你?工作还没干哩,咋就这么个精神状态,这咋行哩?乡长捋了捋袖子,双眼一直没有离开广富。我给你说,建校可是大事,是国策,一点也含糊不得,这回你可不要装熊。干不成,对谁都没有好处。当然了,建校困难很大,这就看你怎么做工作了,关键是要有信心。不是说了嘛,乡上给你一万,剩下的资金你自己去解决。这个啊,就看你怎么做工作了。
  广富一直低着头,这会儿他有点憋不住了,心里说,乡长,你还不如不给我这一万呢,你给了这一万是打牙祭哩,你给我出了多大的难题呀。想到这里,他抬起头说,乡长,不是我装熊,大丘真是穷啊,要让大家伙集资建校,这比登天还难。你想想,大丘……
  好了好了,你不要说了,乡长打断他的话说,我知道你就是这个熊样,所以我不放心。那你说,这校就不建了?
  乡长生气地扭过了脸,挠了挠头站起身,忽然指着广富的鼻子提高嗓门说,赵广富,大丘建校的事,我就号准你了,你要是不干,我就一天骂你三回娘。,就这么点事,看把你愁的,你能不能给我做出个人样来!
  广富感觉胸中有股凉气丝丝往上冒,头皮一紧额头的汗液就津了出来。他知道,乡长是把他看透了,他压根就不想把建校这屎盆子往自己头上扣。可这回,乡长是要把他往绝路上逼了,不死由不得他了。乡长还年轻,他不想让广富拖了全乡的后腿,他想早点干出政绩哩!
  广富心里一横,咬咬牙说,乡长,你也别逼我,我知道咋弄哩,你就看吧!乡长这时笑了,又坐回原地说,这就对了嘛,咱是男人,咱宁肯让事儿把咱难住了,也不能让事儿把咱吓死了!你现在说说,你打算怎么干?
  广富脑子里一片空白,嘴里支吾了一声,一下子不知该怎么说了。乡长哧地笑了一声,身子朝广富面前倾了过来,样子有点神秘。我给你提个醒,大强在临河当了县委书记,是一把手哩。乡长把一把手这几个字说得很重,好像怕他听不见似的。
  广富啊噢一惊,有些疑惑地望着乡长,这这这,我怎么不知道哩?你怎么能知道哩?乡长思思量量地说,我也是才听说的,好像大强才上任不几天。按说,大强从市农业局副局长这个岗位升任县委书记,应该说是可信的。哦,广富就裂开嘴笑了,说这是好事呀,是大喜事呀!顿了顿,他又有些疑惑地望着乡长,呵呵……这事儿和建校有啥关系?你啊你你你,真是个榆木脑子。你这人看起来还灵醒,咋就这么不开窍哩!我不跟你说了,你自己想去吧。乡长站起了身,举起胳膊展了展,长长地打了一声哈欠。广富跟着木木地站了起来,乡长是不愿意跟他说了,乡长是催他走哩。他有些不情愿,但看乡长那个样子,只好跟乡长打了个招呼,闷着头走了,走了不远,就听乡长砰地把门关了,还扔出一句话,这人真是榆木脑子!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