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个令人心碎的女人


□ 姚艳红

  在一个下着小雨的午后,一个人坐在书店看一本心爱的书,心情也会变得十分的闲适和舒畅。不论店员对于不买书的人给予什么样的眼神,书里面的一行行美文,一个个人物,一段段故事,就足以抵消因遭白眼而带来的恐慌和怨怒。在这样的时刻,繁诘的理论探索是有伤情调和气氛的,最好的当然是小说,美文美图的交插,决不让人有眉头紧锁的情态。那么,最好是一部关于爱情的小说,更应是凄美的故事。
  我还不知道那家书店那个时刻播放的是什么样的一段乐曲,不知名的悲剧沿着西周的墙壁扩散,当聚到耳旁便是一阵心灵的伸缩痛感。我那时很想在感动之后冲向前台,无论那女店主报以怎样的轻蔑,只想知道那段音乐的名字,哪怕两日后我会出于惯例忘了它。我没有动,因为我手里有一本小说,茨威格的《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曾经在一幅海报上见到徐静蕾与姜文相拥的图景,一段中国版的《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不是因为小资情调的浓烈致使我对其作一番追寻。后来,有幸在朋友处看了这部电影,悠然而凄凉的背景音乐,楚楚动人的悲戚诉说,依然打动了我。
  茨威格作为一个男性作家,作品中浓重渲染的女性对于男性的执著爱恋,似乎可以看到男权主义的影子。然而,这部作品在一种独特的叙事格局中,又向我说出了一个女人追求自我极致的人生故事。诸如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胭脂扣》、《包法利夫人》、《一个女人的画像》、《浮云》……
  曾经也看过,听过许多痴男子的故事,多数是暴以天日的自杀,或者隐藏多年的秘密折磨自身以及不幸的妻子。男人的痴情故事并没有使我感动,痴情只属于绝美的女子,在朝朝暮暮,世情冷暖的帷幕下,在女人成为男人附属物的时代里,想要极致的女人该怎样完成自己的一生。房子、金钱、权势,当这些附着于嘴上时灼烫而羞恶,是否女人的完美就以这些为基础呢?至少在这个物质相拥的世界里,女人可以为爱情这些庸俗的侵扰。或许这个时代里已经很少有这样的故事,但是应该相信的是:女人天生有一种为爱执著、牺牲的精神,而这种执著与牺牲又何尝只是对于外人的付出,更应是对于自我的完成。无论在其一生中,时光流转会带来怎样的变迁,甚至昔日的纯洁如玉,成为今日的放浪淫荡。她们从降生的那天起,就有了为爱追寻一生的意念。然而这决不是对于男性的绝对服膺,而是对于自我完美的终生追求。
  或许黑夜是痴情人的天堂,夜幕遮盖住哭泣的眼睛,华尔先生映在窗帘上的身影,让那个陌生女人聊以毕生的慰藉。“你从来没有认出我,召唤我”可那又怎么样,这似乎不是你的错,也不是我的错,是上天在千挑万选中找到一个女人,让她在痛苦中觉察自我的完美。在她的一生中,从十三岁的少女到十八岁的姑娘再到三十岁的少妇,形体出脱得令人只记住那瞬间的惊艳,如果男人不曾真正爱她,又何曾真正识别出她。在这个柔弱女子的内心里一直流淌着爱的热流,如果你不曾真正爱她,你永远只会在一朵朵更美的鲜花里陶醉,却从来不曾真正拥有一朵。花谢了还有花,却不再是那朵,人们总是容易忽略最香的那一朵。当华尔读完那封信,蓝色的水晶瓶空空如也,他失去了那朵白玫瑰,永远永远不再拥有。又何必谴责和遗憾呢?正是他给了那朵花绽放的勇气,无论是严霜还是暖流,义无返顾。这个在主人公眼中完美无缺的男人,相对于女人的坚定与执著,难免给我留下苍白无力的印象,他只是那个女人得以实现完美的一个中介物。
  当我们走在繁华的大街上,橱窗里的模特女郎,广告中的时尚小姐,女人往往只是一种被界定的“被看物”。 德•波伏瓦在《第二性》里关于“性向一元论”的论述里说:“女性并非先天生成的,而是后天被造就的。家长式的权利强化生物学式的两性差别以达到对性别划分等级的目的,所以女性没有问题,而有问题的恰好是男人。”要成为什么样的女人,恰恰不是自己可以预料的,或许一件美丽的衣服是我自己挑选的,可是这件衣服何尝又不是根据男人的眼观来设计。大胆前卫的时尚女子,高喊着解放的口号从家里走出来,创造了无数次“娜拉式的出走”,可结果又是怎样的呢?归来或者死在路上,而众多的更是不知不觉地生活在别人已经限定的生活里。从这样的角度,我们似乎可以说,茨威格创造了一个男人眼中极致的女人,美丽,绝艳,对于男人的矢志不渝。可是我宁愿从女人的角度来看,她只是为了自我的完美,包括悲痛,付出,牺牲都是完美的一种过程。爱不是为了得到另一人的回应,而恰恰是为了自己。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