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柔软的寂寞


□ 夏 磊

  夏磊一九六八年生,南京人,现就职于江西省地矿局,江西省作家协会常务理事。近年开始散文创作,专注于历史、文化、风物及情感的融合。二○○四年出版散文集《一路书香》并以该书获第三届“中华宝石文学奖”,近两年,在《散文》《创作评谭》等刊物上发表散文数万字并入选多个选本。
  
  雨妹的名字里有一个雨字,她说她家乡的人就这样叫她,她来自遥远的雅安,那是一个神秘的、美丽的和多雨的地方。雨妹是在一个太阳晃晃的下午来到我身边的,可当第二天她背着行囊一点一点消失在我的视线里的时候,丽江正下着淅淅沥沥的秋雨。那一会儿,寂寞从心底袭来,我在心里问我自己,抬头问天上的雨丝,这突如其来的一场雨跟雨妹有关吗,难道她真的会是雨的精灵吗。
  随着飞机的爬升,我也离开了丽江,丽江很快就看不见了,我无法挥手作别,只能默默祝福这块我依然陌生却可能永远难忘的土地。我不知该对它说点什么,而我想说的恰恰不便告诉它,真的,我也许永远不会再来丽江了。我知道人世间有一些场景可以复制,有一些欢乐和忧伤可以在另一个时空同样感受,甚至有一些爱可以重来,可是,当一种美好是跟时光结伴而行,轻轻地走来,又悄然地离去,并且随着丽江的流水流向了远方,这样的美好怕是永远也不会再回来了。那么,我宁愿不再来丽江而只把丽江和雨妹带给我的这份美好放在心里,我可以选择回忆,我可以把记忆溶入丽江的雪水,那么悠悠地带着点声响地,那么亮晶晶闪烁着地,那么柔软地流过我的心田。
  从我踏上客栈的第一个台阶开始,我的整个身心一下子就放松了下来。微微抬头,看到了这家客栈的黑底金字匾额“城南旧事”,原来它叫这个名字,我已毫无准备地走进了城南,走近了旧事。不用低头,就能感受到门前的沟渠里正有清水淌过。客厅里的幽暗处原先坐着两位年老的夫妇,此时,那位老妇人已经微笑着向我走来。
  我知道,我真的是到丽江了,我可以在这个纳西族人家歇脚了,我可以把外衣脱下随手扔在一个沙发上,我可以坐在小天井里,一动不动地看着白云在天空走过,直到雨丝无声地落在脸上。我的心到家了。
  这天晚上,我长时间地坐在客栈陈旧的书架旁, 默默念着墙上那几句话,“一座老城,一首旧歌,走近远离,皆成文章。”渐渐地夜已经有点深了,两位老人在打着瞌睡,有一个老式的座钟在慢慢地走着,桌上的一盆玉兰花正散发着一缕幽香,门口的流水的声音变得清晰起来了。我没有和两位老人多说话,我就像这家的晚归的儿子一样,享受着家的宁静,只是问过他们一句:这么晚了,还不休息吗?他们回答我:再等等。他们不善言辞,然而这句再等等我想就是全部了,是等待投宿的旅客,是等待晚回来的游人,我进而想,是等待时光在家门口路过,是等待月色洒满庭院,等待夜雨打湿院里的文竹,是等待月照和夜雨之后可能会跟着来的太阳。是的,丽江就是在等待,而且这一等就等了千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