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柔软的寂寞


□ 夏 磊

  夏磊一九六八年生,南京人,现就职于江西省地矿局,江西省作家协会常务理事。近年开始散文创作,专注于历史、文化、风物及情感的融合。二○○四年出版散文集《一路书香》并以该书获第三届“中华宝石文学奖”,近两年,在《散文》《创作评谭》等刊物上发表散文数万字并入选多个选本。
  
  雨妹的名字里有一个雨字,她说她家乡的人就这样叫她,她来自遥远的雅安,那是一个神秘的、美丽的和多雨的地方。雨妹是在一个太阳晃晃的下午来到我身边的,可当第二天她背着行囊一点一点消失在我的视线里的时候,丽江正下着淅淅沥沥的秋雨。那一会儿,寂寞从心底袭来,我在心里问我自己,抬头问天上的雨丝,这突如其来的一场雨跟雨妹有关吗,难道她真的会是雨的精灵吗。
  随着飞机的爬升,我也离开了丽江,丽江很快就看不见了,我无法挥手作别,只能默默祝福这块我依然陌生却可能永远难忘的土地。我不知该对它说点什么,而我想说的恰恰不便告诉它,真的,我也许永远不会再来丽江了。我知道人世间有一些场景可以复制,有一些欢乐和忧伤可以在另一个时空同样感受,甚至有一些爱可以重来,可是,当一种美好是跟时光结伴而行,轻轻地走来,又悄然地离去,并且随着丽江的流水流向了远方,这样的美好怕是永远也不会再回来了。那么,我宁愿不再来丽江而只把丽江和雨妹带给我的这份美好放在心里,我可以选择回忆,我可以把记忆溶入丽江的雪水,那么悠悠地带着点声响地,那么亮晶晶闪烁着地,那么柔软地流过我的心田。
  从我踏上客栈的第一个台阶开始,我的整个身心一下子就放松了下来。微微抬头,看到了这家客栈的黑底金字匾额“城南旧事”,原来它叫这个名字,我已毫无准备地走进了城南,走近了旧事。不用低头,就能感受到门前的沟渠里正有清水淌过。客厅里的幽暗处原先坐着两位年老的夫妇,此时,那位老妇人已经微笑着向我走来。
  我知道,我真的是到丽江了,我可以在这个纳西族人家歇脚了,我可以把外衣脱下随手扔在一个沙发上,我可以坐在小天井里,一动不动地看着白云在天空走过,直到雨丝无声地落在脸上。我的心到家了。
  这天晚上,我长时间地坐在客栈陈旧的书架旁, 默默念着墙上那几句话,“一座老城,一首旧歌,走近远离,皆成文章。”渐渐地夜已经有点深了,两位老人在打着瞌睡,有一个老式的座钟在慢慢地走着,桌上的一盆玉兰花正散发着一缕幽香,门口的流水的声音变得清晰起来了。我没有和两位老人多说话,我就像这家的晚归的儿子一样,享受着家的宁静,只是问过他们一句:这么晚了,还不休息吗?他们回答我:再等等。他们不善言辞,然而这句再等等我想就是全部了,是等待投宿的旅客,是等待晚回来的游人,我进而想,是等待时光在家门口路过,是等待月色洒满庭院,等待夜雨打湿院里的文竹,是等待月照和夜雨之后可能会跟着来的太阳。是的,丽江就是在等待,而且这一等就等了千年。
  在丽江客栈的夜晚,是不适合思索一些深邃的东西的,我甚至集中不了思想去看几行有关丽江历史的文字,只要知道在这里曾经有那么多殷切的等待大约就足够了。一千多年前,一个偏远莽荒的村落散布在玉龙雪山脚下,它在等待它的第一批外来居民,那是来自北方羌氏的苦难的人们;后来这个被称为纳西族的人们,就在无数个夜晚,等待山里头传来马帮的清脆的銮铃声;马帮的汉子住下来,他们也在等待,等着他们熟悉的或不熟悉的纳西族女人来叩响客栈的木门;马帮走了,也许汉子们长眠在了茶马古道的弯曲险峻的小路上,那么他们就在天上等,等着为他们殉情的女人到天堂来和他们相会,“情死”竟然凄美地成了那时丽江的民俗。
  我愿意参与进这千年的等待。有时候,我们在等一个心爱的人,而这个人却总是姗姗来迟;有时候,我们在等一个好消息,而这个消息也总是在你快要绝望的时候才传来。等待就是这样把时间拉长了,或者说把时光的脚步拖慢了。于是,我感到了一点慵懒,尽管我不知道我到底要等什么。
  是的,到了丽江,走进城南旧事,我就没有了时间的概念。时间是在等待中才被计算出来的,亲人离家了等待他的归期,匆忙的午餐之后等待一个丰盛的晚宴,昨天的一个约定就换来了今天焦急的守候。时间就因此而被一分一秒地注视着。可是,如果完全不知道等什么,那么,谁又会在意时间正悄悄走过,就像门前的水,去了就去了,来了便来了。
  后来,客栈的老人告诉我,有个年轻的女散客预定了房间要来入住,我忽然觉得,我的等待有了内容,似乎更像是一个预谋,于是这个等待变得让人回味,尽管这个夜晚我并不知道雨妹正在走来,但是当我遇见她时,我仍然觉得,我其实就是在等她来着。
  这个下午,我一个人坐在院子里看书,“风吹那页看那页”。是的,我有点累了,我已经在丽江古城的巷子里走了好久好久了,不清楚去了哪里,其实我原本就没打算去哪里。我在这里不会碰到任何一个熟人,也没有一个人注意我,注意我漫无目的地走来又走去。站在某个巷口,我不知往哪里走,但我听到水一直在脚下流,那么就跟着水走吧。谁晓得它会把我带到哪里,谁又在意它会把人带到哪里,又有谁会那么执着地要在丽江寻找什么呢。或许找到了它也不属于你,没找到它却永远在那儿等着你。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07年第1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