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医疗改革的几个误区


□ 揭志山

医疗改革的几个误区
揭志山

我国有句俗话“没有锯不倒的树”,就是说再大的树都有办法锯倒,再大的问题也是有办法解决的,关键是解决问题的人是否真心想做,能否做到忍痛割爱。

从官方到民间都看到了中国医疗改革失败了,党中央和国务院对卫生事业相当重视,尤其是农民“看病难,看病贵”就像顽症一样屡治无效。我国有句俗话“没有锯不倒的树”,就是说再大的树都有办法锯倒,再大的问题也是有办法解决的,关键是解决问题的人是否真心想做,能否做到忍痛割爱。
中国的医疗改革具体的政策法律法规一切都由卫生部来决策,为了保护本部门的利益,历次医疗改革中作出了一些不符合国情、不符合市场规律的决策。
一、权力过于集中,部门实行垄断。
现在的各级医院多数为官办,民营医院为数较少,医院的各种收费标准、药品价格也由医院来定,医院的等级越高,收费越高,中低阶层的人患了病,除非万不得已,轻易是不敢进大医院的。
医院诊疗的价格是自己定的,自己定肯定尽量定高一些,比如作一次“CT”检查就要花上几百元,为什么要这么贵呢?物价部门参与了吗?
物以稀为贵,医院越少,架子就越大,因为好设备都集中在大医院,基层医院要想添置一些设备是不准超过等级界线的。

要解决“看病难,看病贵”问题的根本出路在于走市场化道路,动用社会力量准许民营医院,只要条件成熟,卫生主管部门就大开绿灯,就像民办学校、民办运输公司一样。中国的教育、交通如果像30年前均是官办的,数量那么少,可以推测今天是什么状态。那么卫生行业为什么就不能拓宽视野、放开脚步呢?
二、忽视了基层卫生机构的力量
在农村基层卫生机构主要就是乡村两级卫生组织,但最贴近老百姓的是村级卫生室。自1978年村级合作医疗室解体以后,村级的卫生工作就处于瘫痪状态,乡村医生过去叫“赤脚医生”,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这些人成为中国农村卫生工作的主要力量。
60年代末70年代初在中国的农村大部分地区曾实行过合作医疗制度,那时每人每年上缴村卫生室两元钱,就能享受到一年合作医疗待遇。靠两元钱资金,国家无任何投入,竟把农村合作医疗维持到改革开放的1978年,还受到了联合国卫生组织的赞赏。
长期以来,国家忽视了对村级卫生组织的建设和投入,在60年代,中国农村同时出现了两个新生事物,一个是“耕读教师”,另一个就是“赤脚医生”。耕读教师后来就转成全工资制了,名字也改成了“民办老师”。合作医疗“赤脚医生”这一块就弃了,不仅对乡村医生没有任何报酬,同时还强制性承担村里的传染病防疫工作,上级卫生主管部门还向他们征收名目繁多的各种费用。
今天国家的财力物力相对雄厚,为何不拿点支持村级卫生基础建设,提高乡村医生的工资待遇,使他们有一个相对稳定的收入?
农村和小城镇人口占总人口的80%以上,这些人的生老病痛主要靠乡村两级医疗网。在边远的山区,很多人生了重病,由于交通不发达,村里条件太差,无处求医。一个阑尾炎就能断送一个壮年的性命,很多农村村民,因农药中毒延误抢救失去生命。请卫生部的决策官员在制定政策时,不要忘记卫生工作的宏伟目标,村级是基础。
三、卫生法规与国情不符,导致医疗市场明序暗乱
现在只要是成年人都知道私人诊所是非法的,随时都会有被查抄的危险,而这些私开诊所的医生们在长期与卫生执法人员的较量中也积聚了丰富的经验。设在明显部位的诊所,就是你上班,我下班,你来我关,你走我开,你进我退,你退我赶的游击道路。在多次查抄后,这些医生的架上摆的空药盒,你搬去也是不值钱的,这在沿海地区和发达的大都市更是司空见惯。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