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来不及悲伤


□ 朱勇慧

林云第一次见到周奋的父母是在1995年的秋天。在她看来,那一天,也许就是所有悲伤的开始。
那时候林云跟周奋认识已经六年恋爱也快三年了。周奋却一直没有请她去家里拜见父母,林云一个女孩子自然也不太好意思自己提出来。
那天下午,林云一个人闯到了周奋的家里——周奋病了。她已经一个星期没有见到周奋了。不知道周奋到底得了什么病,他一直发烧,吃了很多药都退不下去。林云再也不能忍受只在电话里听到周奋的声音。
周奋的家在一所著名高校,已经退休的父亲周伯雍曾是这所学校的资深教授。林云跟单位请了假,提前下班,坐公共汽车到了学校门口。走进校门,是一条宽阔的柏油马路,路两旁高大的法国梧桐已年深月久,浓密的树阴在高空围成一个穹隆,仿佛一个天然的绿色长廊。她还是第一次到这个高等学府来,一种肃穆的感觉笼罩着她,她心里不由得憧憬,也许不久的将来,她就可以跟周奋两个人手拉手走在这条路上了。
林云一眼就认出开门的人是周奋的妈妈,周奋的五官和神情都太像眼前的这位妇人了。
阿姨,您好。我是周奋的朋友。我来看看他。林云说着大大方方地把手上提着的营养品递给她。
哦,哦,是,小林吗?请进吧。周奋的母亲显然有点意外,她说着,侧身请林云进了屋。
周奋在他房间里。来,我带你去。周奋的妈妈接过林云手上的东西,往屋里走。此后便没有再说什么。
周奋看到林云非常高兴,他笑问,你怎么也不先打个电话?我好去接你呀?
你在发烧呢还想着要去接我,吹了风怎么办?两个人深情款款地四目相对,所有的担心、关爱、相思都在无声地交流。林云满足地叹了口气。周奋已经抓住她的手把她拉到自己的身边。
他们非常克制地缠绵了一会儿,林云问,你饿了没有?想不想吃点什么?周奋就说好几天没怎么吃东西了,给她这么一问,好像真的有点饿了。林云就说那我去做,你想吃什么?
林云虚掩上周奋的房门,来到客厅。周奋的妈妈一直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似乎是在等着送客,见林云出来,问道,小林就走啊?不再坐会儿啦?
林云说,阿姨,周奋说他饿了,想让我给他做点吃的……
你?哦,可是,家里只有面条和鸡蛋……
可以了。
还是我来做吧。你看,你是客人啦。
不,还是我来吧。林云太想表现一下了,没有注意周奋妈妈的表情。
林云在家里是老大,下面有个弟弟。父亲去世后妈妈一直孤独地守着他们姐弟俩,这些经历都让林云过早地成熟,体贴母亲,呵护弟弟,家务事没有她不会做的。美专毕业进入服装厂搞专业设计,她更是增添了一项值得骄傲的资本——她不仅能设计出时尚漂亮的服装,还能自己做出服装的样款。她给自己做的衣服总是被周围的女伴们当作模板拿到裁缝店里去照样子做了穿。不过那些样式别人穿出来就不一定好看了,像她那样好身材的人毕竟是不多见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