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你咋还不离婚


□ 王剑威

前不久,一位看上去像书上常说的那种风韵犹存的女同学找我说,老同学想聚会,大家让你组织。我说看在美女的份上就勉为其难吧。我知道她比我小一岁,比起我是有一点女人的水灵,但我心目中的美女形象哪里是她这个熊样?然而,多丑陋的女人也不嫌人说她漂亮的,起鸡皮圪瘩是你的事。这是女人与生带来的本事,没办法。何况这位女同学有一身令男人心跳的白膘!人常说一白遮百丑嘛。
此事就在这种不正经的调侃中应承了下来。女同学说着掏出一张卷了边且显出灰蒙蒙、白茫茫一片的只有白没了黑的所谓黑白相片。我肯定有过同样的一张,但早已不知进了哪家博物馆。端详着这张二十多年前留下的、现已褪了色的老照片,费了好大的劲才在人群里找到我的影子。小小的脑袋、小小的眼睛,委委琐琐的那个小子,难道这就是如今英俊、潇洒的风流才子?如果当年让老婆也偶然窥得,怕不会自卑得死过去三回?我和女同学不禁哈哈大笑,有一种天上一百天地上一千年之感。就凭这副尊容还想追人家“班花”?难怪人家怒斥“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我不由脱口而出。女同学揶揄道,原来没有瞒得了你呀。这是一种痛,怎能瞒得了我?我是谁?我说。
1981年,我在那个叫“寺儿沟”的地方读完了初中。这个拥有佛堂禅院的风水宝地据说曾出过人才或能出人才。然而,幸运之神瞧不上我,中考的分数实在令中国人寒心,只捞得不到二百分,连喝稀饭都得打折。但这并不影响我对美女的神往,曾经暗恋了许久“班花”——一个总是笑眯眯、感觉很肉感(那时还不知道性感一词)的女孩。只不过人家从没对我翻过眼皮,不要说送秋天的菠菜了。我自认为尚有自知之明,一来人家学习好,二来还是“高干”子女(她父亲是我们县的干部)。我呢,不仅学习最凹,还是小山村里的一个穷娃子。不用说女同学瞧不上,男同学和我说句话,恐怕还是看在我把省下来的干粮给他们吃的份上。但我抑制不住自己的花花肠子,心里想想还不行吗?在我上小学的时候,就曾经拿一个苹果换邻居家女孩一个亲嘴,让人家大人一顿好踢。那时也不过八九岁的样子。著名作家韩石山先生最近一篇文章中笑话贾宝玉十四五岁才初试云雨,他老先生七八岁就懂得这些个劳什子,也算是早熟的一个了。看看,比之韩先生,我逊于他才叫见鬼咧。
再说我狼狈离校后,先是回村修地球,不忍老茧缠身,后又挑担做起小买卖,概因数学基础太差,可着劲往外算计,竟连老本尽蚀。父亲一边骂着不成气的东西,一边撕去那张老脸皮,求人在县城一家工地给找了份搅拌混凝土的差事。也就是这个机会,使我遇到了她——那个很肉感的女孩。
那是个骄阳似火的中午,我扛着从工地上拨拉来的一些木柴,拖着饥肠辘辘的肚皮,疲惫而不情愿地准备回到出租屋喂脑袋。一个红裙子的影子掠过我迷离的视线,她像风儿一样在我心头灌进一丝清爽,就是她——我暗恋过的“班花”。说时迟,那时快,我撇下肩上的木柴,“蹭”地朝她赶去。然而,摸摸自己野草一样的头发,瞅瞅满身泥土的衣裤,自卑感分明就是一堵跨越不过的铜墙铁壁。我犹豫,实在没有足够的勇气和自信。人有了身份、地位和金钱,也就有了尊严、体面和目空一切,也就有了战胜一切的信心和决心。此时的我,什么也没有,靠着一腔莫名的眷念就想让美女回头,分明属于“没事找抽型”的那种。事实上,所说的那点暗恋无异于手淫一样自慰罢了,谁又能当回事儿?别人把你当回事儿你才像回事儿,别人不把你当回事儿你算哪回事儿?那点自慰感瞬间便荡然无存。但毕竟是他乡遇故知罢,人不亲土亲,何况还同了几天学呢。于是鼓着劲蹿到她的身旁,嗫嚅着又分外羞涩地半天说不上一句话,好像被人捉了奸似的。女孩思想里显然没有想到竟然有人胆敢半路劫色,先是露出惊恐来,继而上下打量了我一眼,目光中透出无尽的失望和不屑。我像被人剥光了衣服,无地自容到了极点,在女孩鄙夷的神态下傻乎平地说,想不到……在这儿见到你。女孩嘴角撇了撇,自觉不自觉地捂了捂,皱着眉很发愁的样子,随即像风儿一样飘荡而去。就如志摩老兄的那句名言: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尴尬地站在烈日下,像自己压根就是个臭骨头似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