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的声音我的歌


□ 房伟清

作为普通读者和作者,相对于专业的研究者而言,无论是通过图书馆,还是通过自费订阅,我接触的文学期刊,从国家级、省级到市级,数量之多,足以让我在工作之余驻足流连。应该说,除去上面刊发的文章和有限的几个熟面孔,让我感觉亲切的文学期刊不多。但近一年里,这种情况却发现了变化,我越来越喜欢北京的《北京文学·精彩阅读》。
《北京文学·精彩阅读》多次刊登的“只要按《北京文学》的要求去做,编辑部将对你的来信或来稿在一个半月内给以回信或两个半月内回执告之你稿件意见”的启事,对于名家大家,这些启事也许不值一谈。但对于普通的读者和作者,这无异于刊物郑重的允诺。因为,大多期刊不是“恭候大家力作”就是“概不退稿”,一副高高在上,盛气凌人的面孔。而《北京文学·精彩阅读》却大大拉近了编者和读者的距离,让读者感到亲切,让作者看到希望。从某种意义上说,这种独特的声音,是对象牙塔式的文学期刊的挑战,是对普通读者和作者的尊重与负责。
当然,有人会说,报刊的文章就是报刊的声音。报刊的文章当然是报刊的声音,这一点我不否认。但长期以来,那种声音过于封闭了,要不就是同仁刊物,要不就是名家专栏,普通作者要想挤进去势比登天。而读者翻来翻去也就是那几个老面孔,没有新意。近年来,许多文学期刊因销售量下降而停刊或改刊,不能不说和期刊漠视普通读者和作者有关。于是有些期刊开始把读者放到决定刊物生存的地位,但落实起来,却总是大打折扣,而《北京文学》不仅仅这样说,也是这样做的。笔者订阅《北京文学·精彩阅读》已有三年的时间。三年来,除去专稿特稿外,这份杂志没有过多的老面孔,没有呆板长文,没有编辑人员的文章。联想到有些杂志,不到60页的小册子,主编副主编的文章就占了1/3,让人觉得别扭。笔者也是业余作者,至今记忆犹新的是:挤时间写出又挤时间抄写的随笔、散文、短文一同寄给了三家杂志社,如泥牛入海,而寄给《北京文学·精彩阅读》的短文却很快得到了采用通知,着实让人感动。
省级文学期刊,大多隶属省作协或省文联,有培养本省文学新人的任务。《北京文学·精彩阅读》也不例外。但有些杂志以此为名拒刊外地稿件,大行地方保守主义,久而久之,弄得刊物风格单一,面目可憎。而《北京文学·精彩阅读》选稿却不分大江南北、长城内外,体现了一种开放、包容和大气。我不清楚《北京文学·精彩阅读》的订户数量,但可以肯定,《北京文学·精彩阅读》杂志的选择是合乎市场规律,合乎普通读者和作者的需求的。选择他们面对的是市场,是读者,是真正的精神产品。
精英也好,大众也罢,文学期刊最终还得对普通的读者和作者负责。大家名家需要做的是锦上添花,而不是唱独角戏。多元的时代应该有多元声音。孙中山先生说过:“天下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其实,不仅仅是天下大事,各行各业都如此。在这点上,《北京文学·精彩阅读》的“亲和”态度和文化追求就铸就了她们独特的魅力,而这种美丽又进一步打造了他们竞争的品牌。更重要的是,这种品牌意识和做法,又势必促使更多的文学期刊反思、图变。最终,使我们的文学市场趋向良性发展,精品不断,异彩缤纷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