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以陈衍强为个案考察中国男诗人


□ 李成思

  
  我曾经以玩笑的口气对他人说:做男诗人就要做陈衍强那样的诗人,做女诗人就要做赵丽华那样的诗人(除我以外),此话不可当真,只是玩笑。但反应出一个问题,中国男诗人的道德在集体退化的同时,真诗人越来越少,装神弄鬼的家伙越来越多。我决定不在本文中直接表扬陈衍强的诗,而只是通过他的写作来关注“中国县城写作状态”。
  从性别的角度出发来评论诗人,肯定没有按常规出牌。但中国男诗人在我这个女性眼中,好的不多,坏的不少,不好不坏的一大堆。我决定以陈衍强同志为个案来考察一下中国男诗人的写作状态。
  新诗历史上的男诗人胡适是我的老乡,从老胡开始的白话诗,历史功绩不得了,但现在我读老胡或鲁迅这样的“革命者”的诗,真的一点意思都没有,还不如读时下在网上出没的80后之类同龄人的习作来得快乐,至于像北岛、顾城这样的男诗人,我初中时读了他们,现在就决定不读了。艾青、克家老人之类,我想属于少年时代不懂诗时的阅读消遣了。后来还在坚持写诗的朦胧诗领袖多多先生出手多了怪异,读过他一本花城社出的诗集,太硬了,不适合我弱女子细细咬碎。而这几年我似乎看不到欧阳江河、芒克之类中年转型老年诗人的近作了,难道他们都画画搞策展去了吗?真是不可思议。而耿占春、肖开愚这样的知识分子诗人,难道要转型成学术的带头人了吗?
  看不到中国男诗人更好的表现,我做年终回顾时,难免生出几份遗憾。去年,第三代遗老柏桦先生悄悄以《水绘仙侣》出山了,柏老一定像小女子一样听到了少量的叫好与叫骂。暂且不表,言归陈衍强。
  在中国浩如烟海的男诗人谱系中,陈衍强是个什么样的诗人?我想他本人可能都搞不清楚,或者根本就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从他的诗集《英雄美人》(这个书名让我一开始就捂嘴发笑,对不起陈前辈,其实我错了,我知道这个书名特别有气势,特别有中国男人的英雄情结)中我了解到陈衍强的身世:他生于60年代中国云南农村(我不知他的故乡有没有那种著名的罂粟花?)从他的诗中猜出那一年有人饿死,而我们的诗人没有,他通过写诗改变了命运,像他那个年代的男人一般是通过当兵再写诗来改变命运的,衍强前辈是因为发表诗而直接调到县里做记者的,好玩吧,现在可能没有这等好事啊。
  衍强一直在他那个县城生活写作,县城是中国最具有诗意的城市,因为地域的限制,我想衍强的写作状态更具有个人独立性,我是指他不太可能受到如北京、上海、广州这样的“超级杂货店”的影响,我认为他的诗歌写作状态一直是典型的中国县城的诗意状态。
  那么,什么是“中国县城写作状态”呢?我提这个诗歌写作概念有以下八个方面的想法。
  一是表达我对目前生活在县城的中国诗人的敬意与羡慕;
  二是倡导一种边缘化的、个体独立的,对世界保持另类思考的写作状态;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彝良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彝良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