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建筑中的历史”


□ 于 飞

  《读书》曾刊有一篇题为《读<明、清建筑二论>》的文章,作者在结末写道:“现行的中国建筑史体系是一个汉族本位的、官式本位的体系。这是一个按年代分门别类介绍古建筑的体系,在这个体系里,一些重要的史学内容不大可能展开。不突破这个体系,中国建筑史恐怕不大容易有突破性的进展。”(见一九九一年第一期)如何实现这一突破?本来以为这是留给他人作的题目,但三年后,一部《楠溪江中游乡土建筑》问世了——原来作者自己已经果毅而行。
  楠溪江在浙江省东南部,是瓯江下游北侧的最后一条支流。“澄碧浓蓝夹路回,崎岖迢递入岩隈”,山间水涯参差人家组成的一个个古村落,便因这山与水的守护,而奇迹般地保存了一种古老的文化景观——铺设着细巧图案的石子路,质朴而自然的蛮石墙,托出一条柔和弧线的瓦屋顶;池塘,石桥,路亭,溪水中的步,古街衢边的美人靠……
  楠溪江最古老的村落苍坡村,历经一千余年的沧桑,竟仍保留着旧有村落规划的风格——文房四宝的建筑格局!古寨门、宋式古亭、明代民宅、望兄亭、仁济庙、水月堂……,一如旧观。
  初建于宋代的芙蓉村,宋末抗击元兵,遭到全面焚毁,至正元年(一三四一年)重建后,至今,也依然保存着与六百多年前大体相同的聚落规划面貌
  大致保存完好的,尚有这些血缘村落中的礼制建筑——宗祠。如廊下村朱氏有宗祠十八所,现存十所;芙蓉村陈氏有宗祠十八所,现存十二所。苍坡村的李氏大宗,塘湾村的郑氏大宗,豫章村的胡氏大宗,等等,大抵古貌犹存。据调查者考证,这些大宗祠多创建于明代,居然幸运地未遭毁坏。
  有意思的是,在楠溪江村落里,极少有真正的佛寺和道观,大量的庙宇都是“淫祠”,即陆游在《野庙记》中所记述的:“瓯越间好事鬼,山椒水滨多淫祠。其庙貌有椎而毅、黝而硕者则曰将军,有温而厚、晰而少者则曰某郎。有媪而尊严者则曰姥,有容而艳者则曰姑。”总之,供奉的都是一些活在乡人传说中的神。百姓椎牛击豕,不辍牲酒之奠,虽官方屡禁屡毁,而不能止。这是原始自然崇拜的遗意,也反映了乡人讲求实用的一面——他们只是按照实际需要,功利地向这些掌管现实生活各个方面的杂神与半神“投资”。想到提倡事功、讲求经世致用,反对空谈性命的永嘉学派,是同佛道两家关系绝少的,竟也是与这些乡土文化有着直接的关联?(叶适少小生活在楠溪岩头村,并就学于当地士绅刘愈)
  保存至今的义塾、书院、读书楼、文昌阁、文峰塔、戏台、进士牌楼、状元街,和其他以教化为目的的建筑物,则显示了楠溪江流域的文风之盛,文运之隆。
  依丽水湖而建的丽水街,是一条统一规划、一次建成的商业街——这是民国以后的事了。不过虽然是商业街,却依然未脱楠溪江文化中固有的人文精神——
  
  丽水街的北端是献义门,长湖在这里宽不过十公尺,西岸就是一座茶馆,方方的、轻巧的美人靠映在水中。闲闲地啜茶吸烟漫话今古的老人们,身影也在水光中修忽荡漾。丽水街上虽然熙熙攘攘,但美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