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米香


□ 董立勃


董立勃1956年生。老家山东荣成,生长在新疆兵团农场。毕业于大学政治系。鲁迅文学院高级研讨班学员。现在新疆作家协会任职。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1981年开始发表小说。曾出版过中篇小说集《黑土红土》、中短篇小说集《地老天荒》、长篇小说《白豆》、《烈日》等作品。《白豆》获“《当代》最佳”称号。



米香来得晚。米香来到下野地,下野地已经有好多人了。不但有了男人女人,还有了孩子,大一点的孩子十岁多了。
其中一个孩子叫坡儿。
坡儿在路边玩。路上不时有卡车跑来跑去。路边有树林子,林子里有鸟,鸟在树上做了好多窝。有些窝在很高的树梢上,要爬到高高的树上,才能掏到鸟窝。好多孩子没有事了,就会跑到路边的树林子里来玩。
坡儿站在一棵树下面。
坡儿看到了一辆卡车在路边停下来。
坡儿看到米香从车上下来。
米香走到坡儿跟前,问坡儿这是什么地方。
坡儿说这是下野地。
米香又问坡儿,干部在什么地方。
坡儿朝一片房子,指了一下,说在那儿。
有了很多人,还需要人。下野地太大了,有种不完的地。来多少人都不多。谁来,下野地都要。不管咋来的,只要走进下野地,只要说不走了。下野地就把户口给你,把饭碗给你,把房子和衣服给你。只有一个条件,下地干活。
米香找到了干部。
米香说长江发大水了,把村子给冲了。家里的人都淹死了,没办法活了,就跑到新疆了。
干部只问了一句,都淹死了,你咋活了。
米香说,我会游水。
问了这一句,干部不问了,只要能来到这里,都会有个不同一般的原因,用不着问那么多。干部让米香去司务长那里领饭票。
领过了饭票,又把米香领到一间房子里,里边还有好几个女的,看样子,全和她差不多大。
正好有一个空床,让她住下了。
刚住下,旁边床上的一个女的说话了。说,真巧,梅子昨天才搬出去,你就来了。
屋子是地窝子,光线不好,屋子里有点暗,不能一下子看清脸。不过说话很好听。
米香说,我叫米香。
女的说,我叫宋兰。
到了吃饭时间,宋兰说,走,吃饭去。
拿了碗,两个人出门。正是中午,太阳老大。看清了宋兰的样子。说不上多好看,可也没有什么地方不好看。
走到了食堂,掏出了刚领到的饭票,买了馍馍和菜。宋兰说,走,回屋子去吃。
门口有一排人,蹲在墙根处吃饭。全是男人。从吃饭的男人跟前过。男人都不吃了,抬起头来看。只要是个新来的,大家都会注意去看。如果新来的是个女的,就会更注意。
吃过了几顿饭,米香问宋兰,怎么没有大米饭。
宋兰一听笑起来。说,这个地方,不种大米,只种玉米和麦子。
米香说,为什么不种大米,大米多好吃啊。
宋兰说,没有水。
米香说,水渠里流着水啊。
宋兰说,也不是没有水,是水太少。
米香说,也是的,稻子要长在水里。水少了种不成稻子。
米香是南方人,在水乡长大。吃大米吃惯了,几天不吃大米,想得慌。这个地方,什么都挺好,就是没有大米饭吃。不过,这点不好,不会让米香不高兴。差一点死掉的人,再活过来,心就会变得很大了,就不会把好多事当个事了。要不是农场收留了米香,米香真得要饿死。不饿死也得去讨饭。差一点去讨饭的人,不会真的为没有大米饭吃难过。
没有水种稻子,不等于没有水做别的事。说没有水,不是说一点水没有。只是水有点少。和南方比起来,要少。
水不能不少。一个夏天下来,下不了几场雨。有些年头,连一场雨都不下。不下雨还不说,太阳还毒得很。能把石头烧焦,烧成碎末,变成沙子。沙子流起来,倒是像水。却连一点湿意也没有。
多亏有了个天山。山很高,高的地方,不是石头,全是冰和雪。被太阳晒化了,顺着山谷流下来,流到盆地里。才让戈壁滩,长出树和草来。才让开出的荒地,长出庄稼来。当然水不会自己流到开出的地里去。得修大渠和小渠,把水引到地里去。有时水少,一些地里的东西浇不上水,就让太阳晒死了。
水是少了一点儿,不过,水再少,也不会让米香渴着,也不会让米香没有水洗脸。不过,米香真的嫌水少。
干完了活回来,浑身是土。这里的地,不像南方的地,总带些潮意,含着水分,不起灰。这里的地干得很,轻轻一碰,一点儿风,就飘了起来。灰比沙子还细。穿着衣服一点用也没有。从领口,从袖口,从裤口进去了。再出一点儿汗,就全粘在一块儿了。这时,米香再不想别的事,只想着洗个澡。
分享:
 
摘自:当代 2004年第05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