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社会工作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试论清末排满论者对满、汉同属黄种的“学理”回应


□ 张晓川

张晓川

  清末十年,民族革命论者大力宣传其反满理论,或追述明清易代痛史,或强调夷夏之辨传统。与此同时,西方关于人种分类和民族判别的知识与方法已经传入中国,并为人接受,发生影响,尤其是在此基础上出现了包括满、汉在内的黄种理应团结以抗拒白种威胁之论。对此,排满论者也从西方传来之知识和方法出发,作出“学理”的回应,大抵有三种对策:单论满、汉问题,对黄种共同体避而不谈;以“历史民族”等概念否认黄种共同体论适用于满、汉问题;通过对黄色人种内部加以更细致的种族划分,强调满、汉之别。

  关键词:清末排满论 人种分类 黄种

  作者张晓川,四川师范大学历史文化与旅游学院讲师。地址:成都市,邮编610068。

  一

  清末十年,排满成一大风潮,因为当时种族革命与政治革命互为表里的关系,后人记述这段历史往往将之与推翻帝制等诉求结合,视为反抗异族、终结皇朝统治的一大思想推力。不过,近来有的研究者也开始注意到反满宣传本身所呈现出的多歧性和随意性,比如杨国强曾经撰文指出那一时期现实中满人贫弱、衰微的整体境遇与排满思潮中民族压迫论说之间有不小的距离。冷眼细观这段历史,排满宣扬者的背景和用意也各不相同:有些是以种族革命催动政治革命,意在推翻皇帝,建立共和制度;有些比较单纯地站在汉人的立场上,反对民族间的不平等;有些则带有会党性质,目的仅在于反清复明。然而目的各不相同的言说者,一旦以排满面目出现,则不得不共同捍卫这一观点,尤其在与反对者的论战之中,必须千方百计地寻找到诸般满、汉不两立的证据,用以压倒对手。既然排满言说更多的是一场论说间的交锋和思想上的鼓动,那么考析辩论正反双方所使用的论据和思想资源就成为梳理这一段历史的重中之重。

  王沉森曾在其关于章太炎思想的专著中辟出一章,讨论章氏的民族思想,他认为当时反排满论者最有力的“理论武器”大致有二:一是文化上满、汉实已混同,二是历史上满、汉同源。章氏对于这两种理论的回击也被王著总结为“两条路线”,分别是进化论影响下的“文”、“野”观以及通过“历史民族”来剖清族源。王汎森所指出的这两种反排满论说,其立论之根基主要着眼于满、汉之间的历史、文化关系,而且判定种族分合的依据,无论是教化、礼乐的同一,还是北方种族出自三皇五帝苗裔的佐证,基本并不溢出传统中国对于种族辨别的认识。

  然而,阅读时人著述,可以发现王氏之论并不全面,排满与反排满论者之间的争论已远远超出了传统的种别观念,其关于种族知识的相关储备也不再限于传统典籍所载。章太炎曾将清末革命视作“学界中人”的“秀才造反”,其本意在于警戒革命者不要依赖督抚权力,但实际上也道出了清末排满革命派身上浓厚的文人学士色彩。石川祯浩在一篇文章中介绍过活跃于日本的排满革命论者,曾经大量阅读日人著作,并以之为中介,吸收和了解西来的人类学。章氏尝言及自身种族意识的生发:少时见《东华录》所载文字狱案而心生对于异族的愤恨,继而读郑思肖、王夫之书,逐渐发展出保卫汉种之民族思想,但直至甲午,看了东西各国的书籍之后方才明其“学理”。显然,章氏两次演讲中所提及的“学理”和“学界”自有其共通之处,所谓“学”者,完全可以落实为直接或借由日本传人的西方新知识、新学问。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