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莲心


□ 薛 勇

莲心
薛 勇

暑日,人和天气一样燥热不安。此时,到茶庄买些莲心泡茶,并将这些碧绿的小东西分与几位心火上攻、目赤牙疼的亲友,告诉他们善时饮用。这样,就不觉昼长夜短,一个冗长的苦夏也就容易打发了。
找来《本草纲目》查“莲藕”条:“莲产于污泥,而不为泥染;居于水中,而不为水没。根茎花实,凡品难同;清净济用,群美兼得。莲子中含白肉,内隐青心日“薏”。薏藏生意,藕复萌芽,展转生生,造化不息。故释氏用为引譬,妙理具存;医家取为服食,百病可却。”人们把莲籽中苦味的心去掉,将其肉作羹以为滋补。我倒觉得,多数人更需要借重莲心“苦、寒、无毒”的性味,给自己带来几分清醒与安宁。
作为传承生命的种子,没有哪一种植物像莲子那样,能够跨越漫长时空,珍藏起生命内核。深埋地下千年的古莲子,出土后仍可发芽、开花。莲将她的高洁品质和血脉,全部寄托在莲子内的绿心中。佛家“用为引譬”,不知是取其清苦寂静的禅味象征,还是寄寓“展转生生,造化不息”的生命意义。心存大愿者,终身以苦寂为伴,对真理砣砣以求而无怨无悔。因其苦,多数人不愿品尝。于是,真正的智者或永恒就自然地属于了少数。
李叔同在他人生的最辉煌时,从容地走进了禅林空门。风花雪月的西湖诗酒、曾经辉煌的半生名流,全都在晨钟暮鼓中隐去,种种尘缘随着剃度一刀两断。李叔同已死,弘一法师方生。他以大才子、大学者与大艺术家的俗家,修行成向常人揭示佛门真谛的高僧。他临终前“华枝春满,天心月圆”的遗偈,道出了精神解脱后的深度愉悦,言说着灵魂皈依后的最大自在。灿烂之极归于平淡,是古今高人追求的境界。这种平淡给后世留下的意味是那样的隽永绵长。
唐代诗僧寒山与拾得有一段对话。寒山谓拾得:“今有人侮我,辱我,慢我,冷笑我,藐视目我,毁我伤我,诈谲欺我,则奈何?”拾得日:“子但忍受之,依他,让他,敬他,避他,苦苦耐他,装聋作哑,漠然置他。冷眼观之,看他如何结局。”这段对话的要义,就在于“苦苦耐他”。佛教企图拯救众生走出苦海,众生却离开佛教的本义更远。庙宇中庄严的佛像,似有些无奈的苦笑;佛经中的奥义,本身就有一种深厚的苦味。禅悟虽然很智慧,似乎也有解脱的喜悦,但其底蕴终归是苦的。
人类往往由于不能自觉自悟而处于难以逃离的悲苦中。如今,许多人正在远离生命的原点,滑向深不可测的黑暗。过于丰盛的食品让人们淡忘了不久前曾经的饥寒;过于敏锐的思维被用于计算股票和汇率的涨跌;过于安逸的现代消费,让人们很难将思想的翅膀送上精神的天空,自寻烦恼地去沉思。沉思存在的源头、沉思宇宙中时间和空间向我们暗示的神秘寓意。我们终于嬗变成一群交织着欲望与冲动的不明混合体。现代人的四季,没有了春天的宜人与秋天的高爽;现代人的精神家园,要么荒芜得寸草不留,要么长满了带刺荆棘。于是,圣洁崇高的东西,变成了电视机前的小食品。所有的事物,都被打上了价位明确的条形码。一整套大家不得不遵守的“潜规则”,疏而不漏地笼罩住全社会的方方面面。没有人能揪起自己的头发,让身体离开地球,也没有谁能在真正意义上逃离眼前的现实。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