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凤姐(小小说)


□ 欧阳益善

  杨柳凤,三十出头,人称凤姐。之所以喊她凤姐,一是她衣架子长得好,脸模子颇有几分动人之处;二是她精明能干,百里挑一,活命的心思特强,是那号鸟雀飞过拔根毛,大粪过身挖一瓢的角色。

  凤姐的夫君南下打工去了,孩子在学校念书,中午不回。秋日的午后,阳光灿烂。凤姐一身懒懒的,暖暖的,连打几个哈欠,想困觉。忽地当当当小小铜锣响,凤姐浑身一振,倚着阳台往下张望,原来来了个算八字的瞎子先生。

  “算八字的,上三楼来!”凤姐张开樱桃金口,颐指气使。

  “好哩。”八字先生响亮答应。

  不需指引不用打问,八字先生循着声音发出的方向,迅捷准确地摸进了凤姐的家门。

  “喝杯茶?”凤姐问。

  “不必不必。”八字先生答。

  “那我就问客杀鸡不泡了。”

  “不泡不泡。”

  “八字几多钱一个?”

  “10块。”

  “10块?太贵了。现在单位的人都下岗了,没有钱。”

  “那就优惠价,5块。”

  “5块还太贵。”

  “那你说多少?”

  “我说两块。”

  “两块?”八字先生把头摇得像拨浪鼓,说,“从没算过那样的价,莫搞乱了行市。”说罢,他转身摸棍子铜锣欲下楼。

  “莫急莫急,你嫌少我给你6块。”

  “6块?”八字先生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6块?”

  “6块。”凤姐斩钉截铁地肯定。

  八字先生面露喜色,转身摸索着落座,说:“何解你刚才5块嫌贵,现在又出6块?”

  “6块算三张八字。”

  “那还不是个还!”八字先生又欲起身。

  “哎哟,现在什么生意都难做,你摸来摸去的不容易。这年头,赚一个算一个,多得不如现得,你是无本生意,嘴巴子多动几下,腿脚勤跑几家,不是有在里头了?”

  八字先生的心被凤姐一番话说动了。他也知道这年头钱紧,不好挣,今天还没开张呢!便稍稍争了几句,将就给她算起八字来。可算了两张八字,凤姐又说不算了(她心里本来就只想算两张),只肯给4块钱。八字先生不依,说至少要给5块。凤姐坚决不肯。八字先生发觉自己中了她的圈套,心想老子平日大河里未翻过船,今天阴沟里还把船翻了?因之更不相让。一来二去,双方就吵了起来。凤姐把先生的棍子铜锣丢到门外边,大声叫喊着要他滚出去。八字先生落地生根,端坐她屋里岿然不动,声称5块钱少一分他决不走人。凤姐气得上前拖他拉他,仿如蚍蜉撼树,八字先生稳如泰山。凤姐瞧着瞎子先生像一大堆黑牛粪,眼珠子里冒火,恨不得生吞活剥了他,情急之中别无选择,就踢了他一脚出气解恨。

  歹场了歹场了,歹大场了。

  千不该万不该,凤姐不该踢这一脚。你认为他是瞎子,就可以欺侮他么?那就大错特错了。大凡有残疾的人比常人更看重自己的尊严。瞎子心里比明眼人还亮堂,还灵醒,还精怪。算八字的瞎子先生走南跑北更非等闲之辈。在当今这个社会里,等闲之辈能独身出外算八字闯荡江湖么?

  八字先生像压缩到极限的弹簧从椅子上蹦将起来,蹦起老高,头顶差一点撞着天花板了:“好啊!你这臭婊子!居然敢踢我。去年有个泼妇拿指甲弹了我一只衣角,赔了我200块钱。今天我要你赔两千块。”

  “你做梦啊12000块。”凤姐冷笑。

  “好好好,看是你做梦还是我做梦。”先生手伸进怀里,左摸右摸,摸出个比巴掌还小的手机,三两下摸通,打起哭巴脸:“大哥大哥,你快来呀,我是九弟。我在这里受人欺哩,泼妇算八字不给钱,还踢断了我的腿。你快来,把弟兄们都带来……”那头连声答好,说马上就到。

  不一会儿,楼下“的士”和摩托响成一片,接着就是棍子戳地脚踏梯板的咚咚声,混混沌沌人声鼎沸,似有千军万马朝凤姐家涌来。

  凤姐顿时慌了,脸早成土灰。她急打110报警,待110的巡警赶到,凤姐屋里屋外早已是里三层外三层清一色的瞎子,床上柜子上饭桌上,连厨房的水泥案板上都坐满了,针插不进水泼不入。他们一不骂人,二不摔东西,但却口口声声要讨回公道。巡警被堵在屋外进不去。他们面对一群瞎子,就像老虎咬着个竹扫把,无处下牙。这是颗烫手的山芋,巡警们恐怕沾不到羊肉反惹一身膻,别无良策,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不过,巡警们还是忠于职守,没有忘记通知当地派出所。

  派出所的人到了,凤姐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找来了单位保卫科的干部。派出所干警与保卫干部经验丰富,他们严厉批评凤姐不该踢人,侵犯人权,责令她道歉。但八字先生说他的腿疼得厉害,已不能行走,坚决要求到市一医院住院,做CT照片等等检查,要凤姐负责出医药费治疗费检查费住院费护理费误工工资,等等等等。针尖对麦芒,讨价还价。终究是凤姐不该踢人。最后在派出所长的主持下,协议两条:一是由凤姐当面向八字先生赔礼道歉;二是由凤姐赔付八字先生人民币1000元。

  瞎子先生们鱼贯下楼,后面人的手搭着前面人的肩,一溜儿队伍齐崭崭,威风凛凛。队伍中有人领头唱起了歌:“向前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脚踏着祖国的大地,背负着民族的希望,我们是一支不可战胜的力量……”歌声响彻云霄,引来无数路人围观。队伍浩浩荡荡开走了。

  凤姐忍着悲痛收拾屋内狼藉。她瞧着床上搓揉成黑不拉叽的被子,心痛得发颤。几个小孩受人挑唆,在楼下齐喊:“凤姐妙计安天下,赔礼道歉又折钱……”凤姐将手中扫把狠狠砸下去,孩子们如受惊的小乌,四处飞散。凤姐一屁股瘫坐在阳台的水泥地上,号啕大哭。她越哭越伤心,越伤心越哭,直哭了三天三夜才打住。

  责任编辑 师力斌

分享:
 
更多关于“凤姐(小小说)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