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凤姐(小小说)


□ 欧阳益善

  杨柳凤,三十出头,人称凤姐。之所以喊她凤姐,一是她衣架子长得好,脸模子颇有几分动人之处;二是她精明能干,百里挑一,活命的心思特强,是那号鸟雀飞过拔根毛,大粪过身挖一瓢的角色。

  凤姐的夫君南下打工去了,孩子在学校念书,中午不回。秋日的午后,阳光灿烂。凤姐一身懒懒的,暖暖的,连打几个哈欠,想困觉。忽地当当当小小铜锣响,凤姐浑身一振,倚着阳台往下张望,原来来了个算八字的瞎子先生。

  “算八字的,上三楼来!”凤姐张开樱桃金口,颐指气使。

  “好哩。”八字先生响亮答应。

  不需指引不用打问,八字先生循着声音发出的方向,迅捷准确地摸进了凤姐的家门。

  “喝杯茶?”凤姐问。

  “不必不必。”八字先生答。

  “那我就问客杀鸡不泡了。”

  “不泡不泡。”

  “八字几多钱一个?”

  “10块。”

  “10块?太贵了。现在单位的人都下岗了,没有钱。”

  “那就优惠价,5块。”

  “5块还太贵。”

  “那你说多少?”

  “我说两块。”

  “两块?”八字先生把头摇得像拨浪鼓,说,“从没算过那样的价,莫搞乱了行市。”说罢,他转身摸棍子铜锣欲下楼。

  “莫急莫急,你嫌少我给你6块。”

  “6块?”八字先生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6块?”

  “6块。”凤姐斩钉截铁地肯定。

  八字先生面露喜色,转身摸索着落座,说:“何解你刚才5块嫌贵,现在又出6块?”

  “6块算三张八字。”

  “那还不是个还!”八字先生又欲起身。

  “哎哟,现在什么生意都难做,你摸来摸去的不容易。这年头,赚一个算一个,多得不如现得,你是无本生意,嘴巴子多动几下,腿脚勤跑几家,不是有在里头了?”

  八字先生的心被凤姐一番话说动了。他也知道这年头钱紧,不好挣,今天还没开张呢!便稍稍争了几句,将就给她算起八字来。可算了两张八字,凤姐又说不算了(她心里本来就只想算两张),只肯给4块钱。八字先生不依,说至少要给5块。凤姐坚决不肯。八字先生发觉自己中了她的圈套,心想老子平日大河里未翻过船,今天阴沟里还把船翻了?因之更不相让。一来二去,双方就吵了起来。凤姐把先生的棍子铜锣丢到门外边,大声叫喊着要他滚出去。八字先生落地生根,端坐她屋里岿然不动,声称5块钱少一分他决不走人。凤姐气得上前拖他拉他,仿如蚍蜉撼树,八字先生稳如泰山。凤姐瞧着瞎子先生像一大堆黑牛粪,眼珠子里冒火,恨不得生吞活剥了他,情急之中别无选择,就踢了他一脚出气解恨。

  歹场了歹场了,歹大场了。

  千不该万不该,凤姐不该踢这一脚。你认为他是瞎子,就可以欺侮他么?那就大错特错了。大凡有残疾的人比常人更看重自己的尊严。瞎子心里比明眼人还亮堂,还灵醒,还精怪。算八字的瞎子先生走南跑北更非等闲之辈。在当今这个社会里,等闲之辈能独身出外算八字闯荡江湖么?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