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雪乡雪乡


  龚强

  走近雪乡

  冬季来临,黑龙江变成了冰雪世界,一夜冬雪纷纷落,“干树万树梨花开”。静静的雪,无声无息覆盖了整个世界,万物都披上了雪装,大地一下子变得厚重了。

  黑龙江的冬雪质地柔软,洁白无瑕。但要说雪质、雪量、雪容、雪貌,最好的应数“中国雪乡”了。“中国雪乡”是所有领略过黑龙江省大海林林业局雪景的人给予的美誉。“雪乡冰雪甲天下”、“雪乡雪景美之源”,久而久之,中国雪乡的美名名扬四海,“大海林林业局的双峰林场”这个地名反而要刻意查找了。

  每年的十月份至第二年的四月阳春,双峰林场都是冰封雪飘的时节。这里地处贝加尔湖和日本海冷暖空气交汇的锋面上,年年都会形成大量的降雪,加之这里山高林密,四面环山,就像一个保温桶,因此,始终比周边的山区温度要低5~8摄氏度,导致年积雪期长达七个月(只有在每年的7—11月处于融雪状态),积雪厚度高达3.8米。这里是中国降雪量最大的地区,更有着奇特的冰雪景观。皑皑白雪在自然风力的驱动下,形成了千姿百态的形状。造物主的神奇之手、大自然的变化莫测把雪的美感演绎到了极致。这里丝毫没有严寒的袭人,更没有酷冷的肃杀,“抬眼见美景,举目皆缤纷”。六花白雪,纷纷扬扬,覆盖了山峦林木,覆盖了茅屋大地。万物着装,随物具形,满目皆白。

  屋顶上那厚厚的积雪,由于阳光、风及昼夜温差的综合作用,一点儿一点儿地向下垂,层层叠叠,堆砌落地,就像硕大的奶油蛋糕上那溶化后向下流淌的奶油。其形状千姿百态,如蘑菇、如野兔、如奔马、似海龟……惟妙惟肖,不一而足,真好像天上浮动的朵朵白云飘落人间,幻化成一个美丽的童话世界。木屋茅舍上那厚至一米的积雪,不知什么时候会一下子“坍塌”下来,即使积在屋顶上也令茅屋不堪重负,没法不令人担心。然而,你在这儿多看一会儿就会发现,这种担心是多余的。

  雪乡的孩子们这个时候是最快乐的,打雪仗、滚雪球、堆雪人、滑雪橇……齐腰深的松林雪径中,你会看到林业工人忙碌的身影,时常有马拉爬犁穿过,丁零丁零的马铃声是那样的悦耳。

  入夜,家家户户的雪乡人都在自家的门口和屋檐下挂上了硕大的红灯笼。那是银白世界里最温暖的颜色,看到它会有喝烈酒的冲动和朦胧。静谧的雪夜中,那夺目的点点鲜红让人叹为观止。置身大红灯笼和皑皑白雪映衬下的雪乡夜景,林海雪原听涛赏雪的惬意,让你觉得举手触摸的美丽是如此真实细腻。

  雪乡日出

  雪乡日出与众不同,别有韵味。

  冒着零下二十多度的低温,坐上雪地车,沿着蜿蜒的山路,一路疾驶了四十多分钟,我登上了这里的最高峰——凉草山。

  凉草山坐落在长白山脉南麓的张广才岭与老爷岭交会处。与同样坐落在这里的号称“龙江三巨擘”的黑龙江省第一高峰老秃顶子、第二高峰大秃顶子、第三高峰平顶山相比,这个海拔不足两千米的小山看上去很不起眼儿,但这儿可是看雪乡日出的最佳地点。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