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睚眦(短篇小说)


□ 小 昌

  有个学生迎面向他走来,只是看了他一眼,没跟他说话,害他半张着嘴愣了半天。就像已经伸出了一只手,别人没有要握的意思,只好孤零零地向前伸着,再没羞地抓一把空气。王二木深吸了一口气,连句他妈的也没说出口。但他知道这个仇迟早会报的。比如找个茬儿当众对那小子说几句刻薄话,惹同学笑上一笑。正想到这,右脚却被突出五公分的铁门槛绊了一下,只好顺势一跳,差点摔倒在教室前面。一些同学因此笑开了花,还有人吹口哨。

  王二木皮鞋很亮,往讲台上跺了一脚。讲台木制空心,这一脚跺得出奇得响,就像一个哑掉的炮仗突然又响了。教室迅速安静下来,王二木说:“点名!”声音不大,特意说给自己听似的,但字字铿锵。他手拿点名册,举眼环顾,眼镜片闪着两小块贼亮的光。他发现了那个小子,他正嚼着口香糖左顾右看,一条胳膊还懒洋洋地搭在椅背上,根本没发现王二木在看他。王二木不再看他了,心脏也紧跳了一阵,就像突然冒出来个领导过来听课。

  上个月龚副院长就坐在下面听课,一声不响,分分秒秒都在看着王二木。窗户外面是灰蒙蒙的一角天,看起来遥远飘渺,王二木老盯着,就像正耐心地等一只鸟飞进视线。王二木想说个笑话,可总没有说笑话的机会,王二木想做个比喻,或者举介例子,可也实在想不起来还有什么比喻和例子可用。整堂课讲完,王二木的小背心近乎湿透。听完课龚副院长笑了笑,又皱了下眉,冲他挤眼睛,什么也没说。王二木只好说:“没想到院长会来,没好好准备。”王二木正回味龚副院长的沮丧表情,没想到嗓子眼里冲上来一口痰,卡在咽喉处。他不想咳出来,咳出来还得咽回去,只好忍着。念人名的声儿就黏黏的。他念一个就愣一会儿。好像愣一会儿,那口痰就会自行消失似的。

  这些学生好像从来没见过,一张张脸都紧绷着,冷冷地看他。他有点念不下去了,后背凉凉的。还有几个人名里的字不认识,比如逢嫣然的逢、褶剑霞的褶,只好念这些名字之前,停顿几秒钟,等他们本人或者其他的热心同学提醒。王二木突然说:“真没想到还有这么多奇怪的姓。”他想开个玩笑,可一看学生们纷纷面无表情,便没说出来。语调一转,又说:“林子大了,真是什么姓都有……”王二木想说什么鸟都有,觉得不合适就没说出来。有个学生突然说了一句:“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其他同学跟着哈哈笑了起来。整个教室一下子变得很热闹。

  王二木说:“请安静。”趁机瞄了一眼那小子。他依然嚼着口香糖,看样子几口就想把它嚼烂。王二木说了什么,他毫不在意,只是偶尔跟斜后方的圆脸女生小声说上几句。那个女学生戴着个硕大的黑框眼镜,眼睛忽闪忽闪的,王二木很想从讲台上走下去,走到她身边,再看看眼镜装着镜片没有。点名册已被翻了一半,还没念到那小子的名字。王二木继续念着,教室里又渐渐静了。他念了一声:“谭子德。”没人回应,他又念了一声:“谭子德。”还是没人回应,有人叫谭子德吗,他又问了一遍。有些同学开始偷笑,有几个已经笑出声来了。只见有个小子站了起来,嘴唇迅速蠕动,嚼了两下口香糖,懒洋洋地说:“那个字念覃,我叫覃子德,拜托。”拜托两个字分别拖得很长,王二木猴在那儿,不知道怎么接下去。覃子德早坐定了,假装认真看书,像什么事儿都没发生过。戴黑框眼镜的女生没忍住笑了出来,王二木看了她一眼,眼睫毛清晰异常,像某类昆虫刚从茧窝里爬出来。硕大的黑框眼镜没装镜片。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麒麟》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麒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