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求医.治病


□ 任大星

这是一篇关于性爱的小说,写得十分动人:刚满十八岁的“我”,由于青春萌动,得了一种“怪病”。年轻美貌的“小徐先生”是一位善良的少妇,为了帮助“我”看病,由贡献医书到发生爱情…… 同样是关于性爱的描写,这篇小说却写得这样纯洁、透明,和时下大量的性爱作品风格迥异。
这段往事把它当作故事写出来,很有点不合时宜,可能会遭人非议。但我还是要写。因为这段往事在我的一生中太重要了,这样重要的大事,今世不写,总不能等到下世去写吧?
当年我足龄十七虚岁十八。一个十七八岁的毛头小伙子,身强体壮,嘴巴上头已长出了一片绒毛,喉节变大,嗓门也一下子宏亮了起来。当时自以为早就成了个堂堂男子汉;但现在回想起来,实际上还是个什么也不懂,既鲁莽,又自私,对世事人情更是一窍不通的无知大孩子。所谓头脑简单,四肢发达,也许全世界的男人都逃不脱有这么个成长发育的阶段。
那时候我在一个乡立小学教书。全校三个教师教着五十多个学生。另外两个教师是本地人。我因为家在邻县,只能在校长(实际上是个挂名校长)家搭伙和住宿。
校长是本地的一个乡绅,担任着很有权势的县参议员兼乡民代表的职位。他有个儿子在外省的国军部队里当上尉军需。据说他儿子的前妻三年前无缘无故在家里自缢身亡了,丢下一个女儿,名叫珍珍,这孩子已读三年级。他儿子很快就回家来续了弦,续的是我们学校里的一个年轻女教师。这女教师姓徐,婚后不久丈夫又到外地去了,她便不再当教师,在家操持家务。
这地方依山面湖,风景十分优美,物产也很丰富,典型的江南鱼米之乡。校长家一家人对我都不坏,人人称我一声小倪先生,同桌吃饭,还让我单独住一间偏屋的楼房。饭桌上几乎餐餐都有鸡鸭鱼肉,一年多下来,吃得我更是两颊透红,神采奕奕,浑身的劲只愁没地方使。我在学校里教的是音、体、美三门功课,都是我的爱好和专长。日子过得无忧无虑;唯一的苦恼是左右前后没个好朋友可以说说知心话,或是开开玩笑。
事情出在这年立春前后,天气开始暖和起来了,野外的杨柳已在透绿。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一个下流得不能再下流的下流梦,对方是什么人,模模糊糊,好像认识又似乎并不认识,和她抱作一团尽在那里干着那件只有大人才干的天底下最下流的下流事。不知怎么一来,我猛的惊醒了。妈啊,不得了,我立即感到自己已经闯上了大祸,梦出什么怪病来了,心里又是惶惑,又是羞愧,又是害怕。这样的龌龊东西可从来也不曾在我身上出现过。天刚亮我就去偷偷洗净了衬衣衬裤和床单被褥。
我相信,我所以会做这样的下流梦,肯定是因为我头脑里有着这种下流念头的缘故。日有所思,才夜有所梦嘛。我承认,这年开春以来,我的确常常会莫名其妙地滋生这样的下流念头。自从不久之前我从小徐先生———也就是校长家那个年轻儿媳妇那儿借来看了一本名叫《浮生六记》的古书,这种下流念头在我心头就像是扎下了根,想摆脱也摆脱不掉。最吸引我的是其中《闺房记乐》那一章。......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