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 张悦然

  他望着她,眼睛亮晶晶的,就像在夜空中发现了一颗未命名的小行星。

  这是程琤第一次那么讨厌下雪。大雪让机场陷入了瘫痪的状态。广播里不断传来抱歉的通知,飞机抵达的时间一再推迟。排椅上坐满了人,邻座的婴儿大声号哭,对面的男孩把薯片撤了一地。她站起来,出门去抽烟。她离开后,一个背着登山包的女人走过来,坐在那把椅子上,如释重负地卸下了庞大的背包。

  外面已经是晚上,雪还在下。门前的路刚清理过,落着一层浅浅的白霜。她拉起风帽,用手拢住火源,在寒风中点着一根烟。天空中有飞机经过,尾翼闪着灯,她看了很久,直到消失,却不知道它是降落还是飞走了。再抬起手,烟已经熄灭。

  在延误了四个多小时之后,飞机终于降落在肯尼迪机场。她站在护栏后面,看着夏晖从里面走出来,心里好像真的在等待着什么。

  他看上去也不过是个寻常的中年男人,样子普通,也谈不上有特别的气质,拖着笨重的旅行箱,夹在一群白人中间,显得格外瘦小。一定是在飞机上睡了很久,头发有一点乱。

  他在人群中发现了她,朝这边走过来。她把写有他名字的白纸折起来,塞进包里。他出来得很慢,她一直举着这张纸,手臂都要酸了。

  她走过去,简单地介绍了自己,从他手里接过箱子。他们穿过大厅,乘电梯去停车场。

  汽车离开机场,朝市区驶去,她打开车窗,呼吸冷空气。他看起来有些疲倦,没有看窗外的风景。他们谈论着纽约这座城市。他此前来过三次,都是短暂的停留。他说他不喜欢这里,觉得所有国际化大都市都是一个样子,他喜欢古老的城市,已经变成博物馆和化石的那种。他问她来这里多久了。三年,她说。

  后来他问起媒体采访的事,还有明天演讲的时间安排,她露出一脸的茫然,连忙解释说,自己不过是一个打杂的,不太清楚那些具体的事。

  “我对文学一窍不通。”她笑着说。

  他宽宏地点了点头。有那么一刹那,她感到很沮丧,也许因为他的目光,一种从高处俯瞰的目光,带着怜悯的感情。

  剩下一段路程,他们没有再说话。他接了一个电话,两个朋友已经在酒店的大堂等他了。他挂掉电话,叹了口气,想要早点休息也不能,他无奈地说。她笑了一下,表示同情。

  汽车停在酒店门口,披着黑色大氅的门童走上来拎行李。酒店大堂是上世纪30年代的怀旧风格,靡暗的光线微微颤抖,低徊的爵士乐如羽毛擦过耳朵。坐在沙发上的客人站起来,他走上去和他们拥抱。那是一对穿着高雅的美国人夫妇,约摸五十几岁。男的一头银发,脸庞红润,有点像还没有变瘦的克林顿;女的戴着大颗的珍珠耳环,口红很鲜艳。她到另一边办理入住手续,把他的证件交给前台的年轻男孩。她把手肘支在桌子上,站在那里等,随手拿起放在旁边的宣传单看。原来伍迪·艾伦每个星期一都会在这里吹单簧管,她喜欢那部《午夜巴塞罗纳》,一个冒一点小险的爱情故事。但是门票竟然要200美金,未免太贵了,即便还包含一顿晚餐。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