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卡静论辛格


□ 冯亦代

  1978年诺贝尔文学奖金的获得者、美国犹太作家艾萨克·巴什维斯·辛格,原是波兰人,1904年生,三十年代从德国纳粹的魔掌中逃出波兰,移居美国。他一生用意第绪①语写作,再由他自己或其它作家译成英语,广为传播。他在作品中,借写神画鬼,对犹太人传统生活与美国现代生活的冲突,作了深入的哲理探讨,显示了故事巧妙安排的魅力,所以不止在美国拥有大量的读者,世界上懂意第绪语和英语的人中,对他顶礼膜拜的也大有人在。
  最近读美国文学批评家阿弗雷·卡静的《生活的灿烂之书》中有一段论到辛格,颇为中肯,有助于我们理解辛格的小说(人民文学出版社今年将出版辛格的短篇小说选)。
  卡静说,“……艾萨克·巴什维斯·辛格把犹太人的全部历史转化而成为小说、寓言、故事。他按照自己的需要,接受了这一历史。他是个怀疑宗教教条的人,虽然承受了他所凭以成长的世界。在现代犹太人的作品中,没有一个象他这样全面导源于正统犹太教的观念,甚至是东欧不可理解的传统。从来没有人把这种传统应付裕如地写入小说,把故事说得机智、诙谐而又真实。辛格,作为一个传统的小说作家,用他超然的宿命论的平易语调,总结了东欧意第绪的传统,在犹太人小说的写作中,表现了一种独特的一泻千里的笔触,与索尔·贝娄和诺曼·梅勒②行文之波涛汹涌恰成对比。这是由于辛格虽具有犹太人的正统观念,却对这一观念毫无信仰。他细致地描绘千百万人的生活方式,却不带一点儿犹太人的多愁善感,事实上这一生活正是与这些生活于其中的人终会同归于尽的。辛格写东欧的叙述中十分突出魔鬼与精灵。他写‘美国’的生活中活着的犹太人所需要的东西。V.S.泼列希特曾经提到,‘当听了他[辛格]所写的鬼魂因流离失所而作祟无门时,不免令人不寒而栗。’”
  辛格作品中使人难以理解的精灵,究竟是什么呢?说出来也很简单,即信奉犹太教的教徒们要把犹太教的古老教条与规章,渗透到现代生活中去的全部努力的象征。一古一今,古的是刻板拘泥,今的则放荡不羁,这两者犹如水火之不相容,却又硬要揉在一起。这就引起了犹太人心智中的矛盾与危机。魔鬼要控制现代的犹太人,而上帝却又要在他的子民中间设置重重樊篱。人们感到迷惘,于是有的追索“自我”,有的则将一切归之于神灵或魔鬼。辛格可能是后一种人吧?因此,卡静在论辛格时便说,“辛格作品中这种难以理解的精灵,表现了在人世中成长的辛格对又一世界的信仰,但是这又一世界已经不一定非代表‘上帝’不可了。也许宇宙间的确有个上帝,因为我们被一种力量所掌握,而这种力量既超乎我们的理解力,又不是我们能改变它的。无论是属于上帝的,或是属于它的,奥秘都是一种象征而已。辛格只是把其名称变换,却并未与之叛离。”
  辛格是波兰的犹太人,而东欧犹太人几千年来一直保留着极为浓重的犹太教传统。特别辛格的父亲是个笃信犹太传统教义的教士,因此他自幼深受犹太教规的熏陶。这种宗教熏陶,成为辛格内在的“真实”存在,而且似乎已深入到辛格连篇累牍的作品中去,变成了他的一种精神实体。犹太教把世俗世界看成是种“不洁”的存在,对之具有戒心,因此宁愿远而避之,或视而不见,只顾自身精神的洁净,使一己可以超凡入圣。辛格在那篇《在我父亲的庭院里》,曾经描写他父亲一听见华沙街头受糟塌妇女的呼救声,便把书斋的窗户严扃起来。但是身为儿子的辛格,却对世俗好奇而又留恋,因之终于有一天,走到面临华沙街头的阳台,去一睹世俗的生活,而且把此亲眼所见的世俗,一丝不移地写了下来。他似乎在一刹那间发现除了上帝的世界还有个世俗的世界,这一发现使他离开了犹太教的教义,而且他写来那样得心应手。他无法弥补这两个世界的间隔,便只能用他出色的天赋和超然的观点,使犹太教的传统——接受上帝的法律,上帝的意志,甚至上帝的杀戮——转化为故事、传说和幻想。卡静说,“辛格是用他的轻松、平易、机智来说服读者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