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往深情的农事诗


□ 陈文东

陈文东

  就像漫步在原野之上.在司空见惯的大豆玉米之间,在满目庸常的野花野草之间,不经意地,也会有一朵奇异、不知名的花草闯入你的眼帘一样,在一个非常偶然的机会,我读到了谭登坤的散文集《马颊河十二月》。那感觉是非常的惊喜。不是因为它怎样完美——相反,它偶尔还有一些粗疏,而是因为它的奇异,它的卓尔不群。

  随便找一篇看看吧,看看他的《早晨》。

  “早晨,风也不来,雨也不来,世界一片安详。潮湿的阳光像长了茸毛一样,像鸟的翅膀一样,小心翼翼给生命以爱抚。小鸟突然就来了,麻雀、燕子、黄鹂,还有喜鹊;昆虫也来了,蝴蝶也来了,在我这片豆角地里跳舞唱歌。豆角秧那些昂扬的小脑袋无比快乐,竟然笑出声来了,我也笑出声来了。”

  “我小心翼翼地将缠夹笑闹的豆角秧分开.那些叶片下面累累的长豆角就一下子裸出来了。一簇一簇的,长长的,捂得饱满水灵,静静地.故作深沉地,看我,像一群故弄玄虚的孩子,仿佛再过一秒钟它们就会撑不住,就会爆发出流水般的笑声来。我清楚地知道,它们藏在这里,就像小孩子藏在门后头预备大人进来时吓他一跳,然后就弯着腰,一边笑去了。”

  “比如豆角.它毫无戒备地握住身边任何一棵庄稼、一株小树,调皮地攀上去,再也不下来。仿佛周围的一切天生就是它的朋友,可依附.可撒娇和调笑。有时候我在地里蹲得久了,不小心.它便悄没声地攀住了我,等到我要离开时.它的小手涩涩地竟是十分不舍。我要是一直站在那里,这些可恶的小家伙一定会不顾一切地攀上我的肩膀,爬上我的头顶,然后在我的脸上肩上背上臂上开满天蓝粉白的小花,挂满长长的豆角。

  这样的引用,篇幅有点长了。我审度再三,决定还是姑且如此吧。因为对比谭登坤生动的、充满灵性的文字,理性的、评论的文字是那样苍白无力。而这样的文字在《马颊河十二月》里俯拾皆是,《早晨》只是我随手拈来的一篇。所以,初读《马颊河十二月》的时候,我就不自觉地想到了一个词:“农事诗”。“农事诗”是一部我没有读过的外国小说的名字,不知道那部小说与农事有没有关系。但是我觉得用它来形容谭登坤的散文,再贴切不过了。因为《马颊河十二月》里,每一篇都是这样充满了诗情的篇章。

  在谭登坤的笔下,大地、村庄、花草、树木……一切不仅是有生命的,而且是有知觉、有感情的。和一些作家说明书似的文字不同,他笔下绝少客观的摹写。他不是简单地用文字记录下一般人眼睛里所能看到的事物和情状,而是用深情的、怜爱的目光来关注它们,用深情的、怜爱的双手来触摸它们,用深情的、怜爱的、充满了自己独特感悟的文字来描写它们。文章中处处充满了设身处地、物我相融、将心比心的拟人化的书写。而隐藏在其背后的、支撑其充满诗情的书写的,是真情,是深爱。

  很多作家都出身农家,都有浓厚的故土情结,都对生养他(她)的那片土地充满深情。但是.也许因为阅历有限,在我所读的作家作品中.还没有见过哪位作家对生养他(她)的那片土地、对那片土地上的万物和生灵、对那片土地上的家园和乡亲、对那片土地上的劳作和世事.是如此的熟悉、如此的一往深情。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