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往深情的农事诗


□ 陈文东

陈文东

  就像漫步在原野之上.在司空见惯的大豆玉米之间,在满目庸常的野花野草之间,不经意地,也会有一朵奇异、不知名的花草闯入你的眼帘一样,在一个非常偶然的机会,我读到了谭登坤的散文集《马颊河十二月》。那感觉是非常的惊喜。不是因为它怎样完美——相反,它偶尔还有一些粗疏,而是因为它的奇异,它的卓尔不群。

  随便找一篇看看吧,看看他的《早晨》。

  “早晨,风也不来,雨也不来,世界一片安详。潮湿的阳光像长了茸毛一样,像鸟的翅膀一样,小心翼翼给生命以爱抚。小鸟突然就来了,麻雀、燕子、黄鹂,还有喜鹊;昆虫也来了,蝴蝶也来了,在我这片豆角地里跳舞唱歌。豆角秧那些昂扬的小脑袋无比快乐,竟然笑出声来了,我也笑出声来了。”

  “我小心翼翼地将缠夹笑闹的豆角秧分开.那些叶片下面累累的长豆角就一下子裸出来了。一簇一簇的,长长的,捂得饱满水灵,静静地.故作深沉地,看我,像一群故弄玄虚的孩子,仿佛再过一秒钟它们就会撑不住,就会爆发出流水般的笑声来。我清楚地知道,它们藏在这里,就像小孩子藏在门后头预备大人进来时吓他一跳,然后就弯着腰,一边笑去了。”

  “比如豆角.它毫无戒备地握住身边任何一棵庄稼、一株小树,调皮地攀上去,再也不下来。仿佛周围的一切天生就是它的朋友,可依附.可撒娇和调笑。有时候我在地里蹲得久了,不小心.它便悄没声地攀住了我,等到我要离开时.它的小手涩涩地竟是十分不舍。我要是一直站在那里,这些可恶的小家伙一定会不顾一切地攀上我的肩膀,爬上我的头顶,然后在我的脸上肩上背上臂上开满天蓝粉白的小花,挂满长长的豆角。

  这样的引用,篇幅有点长了。我审度再三,决定还是姑且如此吧。因为对比谭登坤生动的、充满灵性的文字,理性的、评论的文字是那样苍白无力。而这样的文字在《马颊河十二月》里俯拾皆是,《早晨》只是我随手拈来的一篇。所以,初读《马颊河十二月》的时候,我就不自觉地想到了一个词:“农事诗”。“农事诗”是一部我没有读过的外国小说的名字,不知道那部小说与农事有没有关系。但是我觉得用它来形容谭登坤的散文,再贴切不过了。因为《马颊河十二月》里,每一篇都是这样充满了诗情的篇章。

  在谭登坤的笔下,大地、村庄、花草、树木……一切不仅是有生命的,而且是有知觉、有感情的。和一些作家说明书似的文字不同,他笔下绝少客观的摹写。他不是简单地用文字记录下一般人眼睛里所能看到的事物和情状,而是用深情的、怜爱的目光来关注它们,用深情的、怜爱的双手来触摸它们,用深情的、怜爱的、充满了自己独特感悟的文字来描写它们。文章中处处充满了设身处地、物我相融、将心比心的拟人化的书写。而隐藏在其背后的、支撑其充满诗情的书写的,是真情,是深爱。

  很多作家都出身农家,都有浓厚的故土情结,都对生养他(她)的那片土地充满深情。但是.也许因为阅历有限,在我所读的作家作品中.还没有见过哪位作家对生养他(她)的那片土地、对那片土地上的万物和生灵、对那片土地上的家园和乡亲、对那片土地上的劳作和世事.是如此的熟悉、如此的一往深情。

  四季轮回,年复一年。时光的脚步匆匆。没人不知道一年十二月。可是有多少人留意过每一个月度里变化着的一切?更遑论在那一个个时间段里的显著特征。谭登坤知道,甚至可以说是了如指掌、烂熟于心。于是,像一篇篇的乐章、像一幅幅的画卷,每一个月都被谭登坤写成了一篇文章。每个月的大地、河流、草木、村庄和人畜.都是各有情状、各有特点、各有变化的。一月“慵懒”,在白雪的覆盖下“睡得沉酣”;二月“被滴翠的燕羽打湿”,“泥土松软”,“河岸湿润”,“人欢马嘶”;三月“像一匹野马”,“趟开了桃园杏园和梨园的栅栏”……通过这一组大写意似的文字,谭登坤生动描摹出了鲁西平原上万物和村庄在四时变迁中的不同风采

  相对于这一组大写意似的文字,《马颊河十二月》里更多的是工笔细描的文字。于是,我们清晰地看到了“刨…埋…‘藏…‘锄”“砸”“耩”……各种各样让农民们辛苦操劳的活计的具体情形:知道了大地上的“小葱芫荽”“山芋四季”乃至“一棵兀自生长的甜瓜”的种种故事;看到了“早晨的小巷里”“门前”的景物,看到了“屋檐滴水”“雪景”“窗花儿”……各种各样具体细微的事物都在他的笔下得到了细致人微的展现。看了他写的那些农活,即使许多不熟悉农活的人,也可以拿来照搬,但他又绝对不止于此。因为他有生动的描写引人入胜,他有真切的感悟打动人心。譬如散文集的第一篇《刨》,说的是刨树墩的事。刨树墩有什么可说的?可是谭登坤写成了一篇很有味道的文章。他写哥哥去刨树墩,“冬天的田野里空无人迹,只有他自己的影子静静地陪着他”,“影子是一个可靠的伙伴,有时也很招人喜欢”;他写“那些光秃秃的树墩,像一枚枚的图钉按在地上,让人想到缝合,或者加固”,他还想到了“土地的疼痛”:他写倔强的哥哥追赶倔强的树根,“树根像一条鱼,在泥土的大海里游泳,闯入者只有徒唤奈何了”。诗性感悟始终充斥在他每一篇文字里。

  我曾经一天读完一本长篇小说,可是这本《马颊河十二月》我读了很久。工作忙是一回儿事.更重要的里面的每一篇文字都需要你细细阅读,都值得你慢慢品味,在市声鼎沸的今天,现实的乡村日渐荒芜,我们心中的乡村也日渐荒芜、日渐遥远了,在这样的时候,读一读《马颊河十二月》,你的心会沉静许多、温柔许多。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一往深情的农事诗”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