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感恩沙地


□ 龚 德

  龚德(1929-),笔名枫亚,生于启东市原新义乡一个贫农家庭。曾就读盐垦中学师范科。1945年3月参加新四军,同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在新四军人民解放军历任文工队队员、教导队文化教员、师报《挺进报》记者、团宣传干事、华东军区《华东战士》杂志社助理编辑、总政文化部《解放军战士》杂志社记者、总政《解放军报》记者、编辑等职。1976年2月转业,历任南通市文化局副局长、市文联主席、省作协专业作家。1949年发表处女短篇小说《老杜与宝》,1951年1月至1985年在上海出版小说单行本《向敌后出击》《北汉江两岸》《三个战士》《不可侵犯的人们》《军营之春》等。1956年参加全国青年创作者会议。同年《北汉江两岸》获南京军区文学创作二等奖。1957年加入上海市作家协会,次年会籍转江苏省作协。1980年2月调江苏省作协后,于当年4月加入中国作协。从事专业创作以来,出版了散文集《小路情深》,短篇小说集《江海乡土情》,长篇纪实文学《三百万颗民族心》《铁军魂》,长篇纪实小说《绣坛奇女》《滩龙女》《周恩来在万隆》(合作),长篇小说《扬子百年记》(4卷本。《大脚雾》《大脚潮》获南通市首届“五个一工程”奖,4卷本获江苏省“五个一工程”奖)、《飘零的归宿》(获南通市文学艺术奖一等奖)、《梦留安第斯》《梧桐叶落》等。作品由中国现代文学馆收藏。
  
  启东市作家协会主办的《沙地》文学季刊嘱我为《沙地》写篇短文。我是启东人,当然很高兴为《沙地》写稿。
  写什么?想来想去还是写几句家乡在我心中的地位和情感。启东位于江之尾、海之角。启东、崇明、海门三个姐妹县(市),都是由长江挟带的泥沙冲积而成,所以被人称为沙地。
  写家乡沙地,要说的话太多太多,不知从哪说起。我重温了一下几位古人的思乡名句。范仲淹说:“春山无限好,犹道不如归。”李清照说:“故乡何处是?忘了除非醉。”他们说得太好了,道出了我深藏于胸的心声。这次我写家乡沙地不想泛泛地写,只写一点我对这片年轻土地的感恩之情。
  我的老家在启东东昌镇以西4华里的农村。1929年一个冬夜,我出生在一间五架梁的小草屋里。在这间小屋里,我度过了快乐的童年。1942年秋,我随父去大丰,告别了家乡沙地。1945年3月,我当了新四军的一名小兵,转战在苏、鲁、豫、皖诸省。后来参加了志愿军。1952年底从朝鲜回国,回到家乡探亲。1956年,我在南京工作,又回了一次启东。上世纪80年代起从事专业创作,我把体验生活的基地定在家乡启东。家居南通后,我每年都要回启东,一年至少一次。在战火纷飞的年代,即使远在朝鲜战场,我常想念家乡;在和平年代,我的思乡情结依然如故。可以说,我是在绵绵思乡中走过了青年、壮年,直至如今跨进耄耋之年。有人说“老年人记远不记近”,70岁往后,我的记忆力渐衰,帽子戴在头上找帽子的事常会发生,惟独童少时代经历的无数往事还能活鲜鲜地呈现在眼前。童年的记忆对于我,可说永恒不衰。
  感谢两个老一代沙地人——我的父母在贫困中给了我生命。前些天,我在电视里聆听歌唱家谭晶在深圳演唱《妈妈的吻》,我竟感动得流下了泪。难忘啊,我参军离家时,母亲通宵达旦为我缝制了一只书包。天明时我背上这个书包告别了母亲。后来,每当听到“再见吧妈妈,别流泪莫悲伤,祝福我们一路平安吧”的歌声时,我总会感动得流泪。难忘啊,1984年春,我手捧发烫的母亲的骨灰上灵车的那个撕心裂肺的瞬间。母亲离去的20多年来,每当清明,回乡祭扫,我的心情哀伤沉重始终不减。借用余光中先生的语境,我要说,我亲爱的母亲长眠在小小的木匣里边,而我这个尽孝太少太少的儿子弯腰跪拜在小小的木匣外边,母子间仅隔了永生不能逾越的一层薄薄的木板啊!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沙地 2009年第0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