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俄共曲折发展的经验教训与启示


□ 杨士秋

  2006年4月,我带领陕西省友好代表团一行6人,应邀访问了俄罗斯,在中国驻俄罗斯大使馆的指导和支持下,与俄政权党统一俄罗斯党下设的“为俄罗斯而统一”基金会、俄共中央等方面进行了座谈。十多年来俄共走过的曲折发展历程,值得我们深思。
  我们在俄罗斯了解到,1990年召开的苏联第三次人民代表大会修改宪法第六条,取消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实行多党制,一时各类政党蜂起。当年6月,俄共成立,拥有680万党员,成为最大的政党组织。1991年“8·19”事件后的第4天,叶利钦发布禁共令,苏共中央大楼被查封。次日,戈尔巴乔夫宣布辞去苏共中央总书记职务,解散共产党。1992年11月30日,俄罗斯宪法法院作出裁决,认定叶利钦解散俄共基层组织属违法,并判定俄共享有苏共部分财产。1993年2月,俄共召开重建与联合大会,原俄共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久加诺夫当选为俄共中央执行委员会主席。3月,俄共获准在司法部登记。重建后的俄共宣布自己是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俄共(布)——联共(布)——苏共的继承者,提出以马克思列宁主义为指导思想,以社会主义和“作为人类历史未来的共产主义”为目标。
  十几年来,俄共在原苏联和东欧地区成为一个始终保持共产党名称、纲领最完备、组织机构最健全的政党。当时在俄罗斯激进自由主义改革导致经济严重下滑、人民生活水平大幅下降、腐败之风蔓延、社会不满情绪急剧增长的情况下,他们呼吁: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摆脱困境。从而赢得下层人民的广泛响应,自身迅速崛起,在1995年和1999年国家杜马选举中两次占据第一大党地位,进入鼎盛时期。以俄共为主的议会反对派作为社会贫困阶层的代表,同总统权力集团的抗衡,成为这一阶段俄国内政治斗争的主要内容,俄共也成为现政权强有力的竞争者。但在这鼎盛的背后,也潜伏着种种危机。
  1996年俄罗斯总统选举,叶利钦仅以微弱优势取胜久加诺夫,表明俄共在国家政治生活中所拥有的群众基础和政治影响不容忽视。之后,由于俄共建党理论不能与时俱进,指导思想过于守成,组织结构失之单一,对局势变化顺应不当,导致党内矛盾纷呈、派别林立而错失发展良机,民众支持率不断下降,日渐陷于困顿。
  我们在同俄共中央座谈中,党的第一副主席梅利尼科夫认为,目前俄共的困境主要是来自现政权的挤压,谁给俄共经费支持,俄税务部门就会查谁的账,政府有关部门就会处处刁难,迫使其经营活动难以为继。同时他也承认对党的纲领宣传不够,缺乏宣传手段、途径、办法,不能争取民众的理解和支持;党的基层组织软弱涣散,缺乏战斗力和凝聚力。但我们在考察中感到,俄共走下坡路的主要原因还是自身问题。
  首先,指导思想在1996年总统竞选失败后出现摇摆,在社会民主党化和继续苏共路线问题上争论激烈。俄共既有同意参加由总统、总理、议会上下两院议长参加的会谈和由议会各党派参加的协商性“圆桌会议”,以及支持政府各项政策的妥协,又有发起对叶利钦的弹劾案和限制总统权力修宪运动的斗争。久加诺夫因此遭到来自党内左、右两翼派别的攻击,发生组织分化,党内相继出现了“列宁——斯大林纲领派”、“支持军队运动”、“精神遗产运动”、“俄罗斯复兴党”和“俄罗斯爱国者运动”等派别。“支持军队运动”、“精神遗产运动”还从俄共分离出来,单独参加了1999年议会选举。俄共在这次选举中再次失利,虽然仍保有议会第一大党地位,但影响力已逊于议会中以团结党为主的中右翼势力。俄共对党的指导思想至今争论不休,导致党内分裂、高层失和,不能形成坚强有力的领导核心,这是俄共由盛而衰的重要原因之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陕西党史》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陕西党史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