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路向北


□ 李 骏

参加过革命的百岁老人刘大爷突然打来一个电话,然后,他就失踪了。县长以为他是到北京来上访了。县长很着急,因为去年刘大爷百岁生日,县长还去祝寿了。刘大爷是不是到北京来上访了呢?他为什么要上访?
刘大爷突然打来了一个电话。刘大爷在电话里很气愤。刘大爷说,他们要向我收费,我都一百岁的老人了。
我没料到刘大爷会给我打电话。按故乡的现状,刘大爷打一次长途至少得花几块钱,几块钱哪,掉在地上城里人或许捡都不捡,但对年收入不超过四百块钱的刘大爷来说,这几块钱可能挖了他的心,要了他的命。而刘大爷打了电话,说明还有比他的心和命值钱的东西。
我说,为什么要向你收费?要收什么费?
我的声音很大,但刘大爷听不见。一是我们那么大的村才一部电话,可线路不好;二是刘大爷有些耳背,听不见也是正常的。
但我觉得刘大爷有些与我开玩笑的意思。他去年过百岁大寿时,村里还给他祝寿,连从没来过我们村的县长大人,也带着一大帮报社记者和电视台的人来了,搞得轰轰烈烈的,说是关注老年人的健康,祝他健康长寿和安度晚年。后来在电视上一播,我们全县的人民都看见了,怎么还会向他收费呢?
我对刘大爷说,他们一定是搞错了,他们肯定是弄错人了。别说你不该收,相反还应该给你发钱呢。
我说了好半天刘大爷才听清楚。刘大爷的话在我耳边震得嗡嗡响。刘大爷说,他们没有找错人,他们说是按人头算,他们说每个人都要上交,平均摊派。
我又问是什么费。刘大爷说,他们说今年要改革,费改税了。
我说,国家是为了减轻农民的负担才这样做的,是好事。这样农民一下子不是把负担减下来了吗?
刘大爷说,减啥!羊毛总是出在羊身上。过去交费,没交的还不敢抓人。现在费改税了,他们说是国家要的,不交,派出所就敢抓人了。
我问,到底是些什么税呀?
刘大爷说,不是税,要是税我早交了。可他们坚持说这是税不可!什么修路呀,建学校呀,办茶厂呀,每家每户每个人都得收。
我说,公共建设和公益设施,国家不是有专项投资吗?不是不从农民口袋里要钱吗?
刘大爷说,你说的是政策,政策到我们这里便成了对策。刘大爷说着便咋呼上了,一听就知道他上了火。最后他还告诉我说,为了这事,他与他们都吵起来了。他们说如果他不交,派出所就要来抓人。
我知道故乡这费那费的收得很厉害,但没想到收到百岁老人的身上了。于是我对刘大爷说,你别急,我给村长打个电话。
刘大爷放下电话时说,他们要来抓人,我这把老骨头就与他们拼了。当年我是为啥参加革命的?我就不信!
我想以刘大爷的脾气,他肯定是做得出来的。想当初,地主老儿家收费太厉害,国民党的官府搜刮民脂民膏的,他一气之下就摔了锄头扛上枪革命了;而革命胜利时,他又放着官不做,却要回家乡来务农,他的老首长气得要枪毙他。他说,我一个庄稼佬,不是当官的料。结果还是回来了,这脾气应该不算小吧。......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