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知道的马烽二三事


□ 吴孝仁

我知道的马烽二三事
吴孝仁

今年元月31日,是深受广大读者喜爱的人民作家马烽逝世三周年的日子。马老去世后,我曾经多次想写点文字,讲述一些我在他身边工作、学习和生活的感受;可是,由于自己读书少,文化基础差,生怕写不好,所以一直没写。然而,心里总是放不下。时间过得真快,一晃就三年了。民间对于过世人的纪念,三周年是个很重要的日子,我觉得再不写出来既对不起九泉之下的马老,也让自己的内心世界无法平静。于是,鼓起勇气,拿起了笔,写下别人不太清楚而我所知道的马老的二三事。

《大寨奇遇记》发表之后

我是1985年调到省作协给马烽、西戎、胡正等老作家开车的。刚开始,有些拘谨,说话、办事都小心翼翼。马老看出了我的心思,总是和颜悦色地告我该怎么做,有空还跟我聊聊天,问询我的工作经历,生活情况,业余爱好等等,让我很快就打消了顾虑。时间一长,相互间更加了解,马老那高尚的人品,为人处事的和善,乐于助人的本性,从不说空话、大话、假话的特点,都深深地影响着我。1996年,我成为马老的专职秘书兼司机后,跟他的接触更密切,我的工作就是给他服务,他的性格特点,让我感受的也更为真切。尤其是在处理一些事情时的态度,让我终身难忘。
2001年初,马老在《人民文学》第一期发表了一篇回忆录,题目叫《大寨奇遇记》,记述的是,1975年9月江青到大寨后,命令马烽和孙谦也去,让俩人按照她的旨意修改电影剧本《山花》,并要求马烽去参加长征电影创作组那一段经历。文章问世后,《文汇报》、《文学报》、《中华文学选刊》和省内多家报刊纷纷转载,在读者中产生了很大反响。
一天,马老让我找一份转载《大寨奇遇记》的省内某报。我很快就找到了,发现这家报纸把题目改成了《目睹江青的丑恶嘴脸》,还专门加上了一张马老的照片。我想,报纸大概是要吸引读者才这样改的。然而,马老看了后却说:“怪不得有人打电话给我,问我怎么写了一篇《目睹江青的丑恶嘴脸》,我还以为人家弄错了,说我没有写过那样的文章啊。原来是这家报纸把《大寨奇遇记》给改成这名字了。名字一改,可就跟我原来的文章立意不一样了。我本来是要把那一段经历如实地记录下来,现在改成这样的名字,就有了感情色彩了。回忆录应当是有什么事就说什么事,不要从人格上侮辱人,尽管江青后来成了反党集团骨干,也不能故意丑化。”说完这段话,马老叫我给那家报社编辑打个电话,转达他的意思,并要强调,转载文章时要做改动,应当事先跟作者打个招呼,况且都在一个城市,也不费劲嘛。
我随后把马老的意见转达给那家报社。报社领导当然知道马老的影响力,也明白他们的做法不妥当,非常重视这件事。过了几天:两位负责人专程到了马老家。当时,我也在场,以为马老会很生气的,要指责报社。没想到他没有这样做,而是礼貌地招待报社同志,讲了自己在这个事情上的原则,尤其是以理解的态度谈到:“现在办报纸竞争激烈,都想吸引读者,就在标题上下功夫。我在解放区也办过报纸,了解其中的甘苦。不过,有些事情不能为了追求出奇效果,就故意搞些噱头,随便改变作者的意思,最起码要跟作者打个招呼嘛。其实,这样做既是对作者负责,也是对读者负责,更是对你们报纸负责。”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