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只独鹤归空碧


□ 金恒宝

  中山一生爱鹤。他走完了人生78年的旅程,驾鹤归西了。“驾鹤归西”这句老话是浪漫的怀念,用来比喻逝去的作家、艺术家,贴切恰当。中山一生高雅、高洁、高贵,如今他永远地走了,一只独鹤归空碧。

  我曾随中山到扎龙自然保护区看鹤,他抬头仰望空中的鹤群,喜出望外,挥舞双臂为鹤群助威,性格内敛的他与鹤在一起,就像一位热情奔放的诗人。他的散文集《与名人握手》封面及封底,就是他亲自设计,请美术家画的仙鹤图。

  从一个人的兴趣爱好可以品出其人的雅与俗。中山视文学如生命,临终前几天还关注新修订的长篇小说《挺进高寒》。他爱好不广泛,文学、游泳、仙鹤足以丰富了他的内心世界及精神生活。中山于农历辛卯年八月初二下午五时许撒手人寰。说来奇怪,当天天气晴朗,中山一走,老天倾刻落下一阵雨,对这位人品道德一流的作家,天地当同一哭啊!中山的遗像下面,摆放着他的《与名人握手》,我深深对着恩师的遗像三鞠躬。仙鹤驾着老作家,飞向那遥远而又安详的世界了。

  几个月来,我一直想写篇怀念中山的文字,以告慰前辈的灵魂。然而,越是莫逆之交越难下笔,不是无话可说,而是要说的太多,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起笔。在这春光明媚的季节,我坐在写字台旁又想起中山,他的心灵是充满阳光的,我信笔由缰想到哪里便写到哪里。中山和我有着二十多年的友情,亦师亦友,知己知彼,感情笃深,他对我来说比亲人还亲。他的去世使我五内俱崩,仿佛一座大山倒了!

  这些年来,每隔一段时间,中山就约我到他家去聊天。我来到他家,他首先为我沏一杯上等好茶,闲谈几句他说:“你先喝水看报。”我坐在沙发上一边品茗一边读报,他下厨煮水饺。由于彼此不善饮,一人一杯红葡萄酒,几样小成菜,再端上滚热美味的水饺,实惠又温馨,比在自家吃饭还可口。著名作家周明、评论家崔道怡每次从北京来哈,有机会就到中山家吃水饺和小咸菜,尊贵的客人很满意,夸奖中山老伴儿的手艺有特点。

  同中山一起聊天是一种精神享受,他说话慢条斯里,不作伪不作秀,一句顶一句掏心窝子。他常说,文学的最大作用是丰富自己的人生,同时也丰富别人的人生。他说自己挂着作家的头衔却没有写出什么像样的作品,好作品才是作家的身份证。中山说,文学上的成功“其要素是多方面的,而勤奋加悟性则是必不可少的。如果说,一个人的潜在能力是一挂鞭,那么,勤奋加悟性就是点燃这挂鞭的火点”。

  中山是个热爱生活的人,他的人生坎坷,而对生活的态度是积极乐观的。中山3岁时就成了失去双亲的孤儿,奶奶拉扯他到6岁,又得了偏瘫病,躺在河北老家的土炕上不能动了。奶奶有一天双眼含泪对他说:“奶奶的病,怕不能好了,你到东北关外找你大伯家,逃命去吧!”6岁的中山只身逃荒到黑龙江省望奎县的大伯家,熬到14岁,有两位热心肠老工人把他介绍到哈尔滨毛织厂当上了学徒工。中山家的客厅里悬挂着一幅二十多年前的国画,是表演艺术家新凤霞为他画的一枝梅花,新凤霞为什么爱画梅花呢?因为“梅花香自苦寒来”,这也正是中山的人生写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