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仓皇的青春与爱


□ 卢岚岚

  母亲病了。很重,住进了医院。父亲从杭州打来电话通知时,语气慌张无措。我的父亲母亲都是很强悍的人,因此几十年的相处中,他们的争吵甚于甜蜜,冷战多于扶携,突然听到父亲居然慌得要哭的声调,当然不寻常。不必再考虑,我在最短的时间里赶了回去。后来我知道,几乎在我上飞机的同时,定居法国的姐姐也正在前往戴高乐机场的路上。

  我跟姐姐在母亲的病床前见面了。巧的是,我们相见不到两个小时,陈蕾提着果篮走进了病房。这几年她一直住在杭州,时常能在街头遇到我父母,两家依旧住得近。在我跟姐姐都远离父母的时候,也许陈蕾更像是他们的女儿吧,可以在街头站上半个多小时,对他们问寒问暖的。此刻我们三人半圆形地围在母亲的床尾,母亲简直成了个被娇宠的女孩,甜滋滋地一直笑。

  母亲的病其实不算太严重,一大半是父亲想象出来的。病情由老年人常见的糖尿病引发,治疗方式早已成熟,再住两天就可以回家自行服药控制了。听大夫这么介绍后,我们放下心,气氛轻松了。母亲看了我们一圈,问:“你们多长时间没见过面了?”我说:“你是问我跟陈蕾还是阿姐跟陈蕾啊?我跟陈蕾有十三四年没见了吧?”陈蕾征询姐姐的意见:“我们俩有七八年了吧?”姐姐点头,道:“要说我们三个人碰到一起,总是二十年前的事了。”母亲道:“难得难得,为了我的病,把你们聚到一起来了。”

  因为这句话,我们三个人走出病房,走到外边的一处草坪,用手机合影留念。

  三个女人,加上父亲,从医院出来后,去了我们一直热爱的面馆吃片儿川面,一种既浓郁又朴素,既乡村又高雅的味道进入喉咙,更宝贵的是,它始终如一。从我童年时偶尔能走进来品尝一回到今天依然只能偶尔回家来凭此怀旧,它就像是同一碗面。除了味道,还有分量、温度、浇头和这只蓝花大碗。如果一定要找出不同,那只能说是吃面的人了。父亲当然是年迈之人了,姐姐、陈蕾、我,我们互相望着,虽没有人直说,但那句话不是一直在嘴边徘徊吗?“啊,老了,我们都老了。”

  晚上,父亲早早睡了。我和姐姐两人开了电视,固定在杭州台,发着呆,或者听一阵里边叽叽呱呱的杭州话。我觉得沙发上并排坐着的我们俩很像是被父母留在家中的一对小姐妹,静静地用电视打发时间,心思却又不在电视上,而是支着耳朵听门外的动静,等父母归家的脚步。

  真的就像我说的,姐姐的心思并不在电视上。她突然幽幽地说:“你知道我现在跟谁在一起吗?”

  我扭头看她。这不好猜。十一年前,她孤身一人去了法国以后,断断续续告诉过我们若干个法国男朋友的事,但是从没到结婚的地步。我们谁也不敢深问下去。她说什么我们就听什么,她不说我们就什么都不知道。这会儿突然起了这个话题,那必定是我认识的人喽?

  我等着她的回答。

  “郭文。”她回答。

  郭文!那是我无论如何猜不到的名字!他竟然去了法国!他竟然跟姐姐在一起!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