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从戴老师的死谈起


□ 李祥年

我上初中的时候,教我们语文课的是一位胖胖的姓戴的老师,戴老师整天笑呵呵的,一副弥勒佛的神态,很受同学们喜欢,在我们当地的中学界,也是一位语文教学的名师。只是这位戴老师,有些不拘小节,上课时,衣冠常常是不整的,讲到自己心得多多的地方,唾奔如星,溅到讲台前排同学的课桌上,也是常有的事情,同学们都习惯了,反而觉得有激情的戴老师很可爱。后来发生了一件事,那是秋季的某个学期,北方的秋天已经很凉了,戴老师在长裤里面叉加了一条深红色的绒裤,可是从来不讲究衣着的戴老师忽视了把裆前的裤钮全部钮上,加上胖胖的戴老师还挺着一个大大的肚子,绒裤的裤带便如一条红红的小蛇从绽开的裆前钻了出来。那天偏巧讲的是戴老师最得意的唐诗,戴老师在讲台上摇头晃脑地吟诵着,似乎觉得还不过瘾,又手执课本,一边念着一边踱下讲台,最后停在前排两位女生坐着的课桌前,那段红红的“小蛇”就静静地蜷伏在两位女生的面前。早已看到戴老师的不雅的全班同学此时再忍不住笑了。而那两位女生却伏下头来,其中一位还哭了。诧异的戴老师很快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当时的那份尴尬令我们全班都觉得窒息,仿佛大家一起都做了错事。在那个学期,我们班中途换了语文老师,不知道是不是戴老师自己提出来的,反正以后戴老师见到我们班同学,脸色总是讪讪的。不久戴老师得了重病,我们毕业的那年,戴老师去世了。
高中毕业至今整整三十年了,今天让我又想起戴老师的原因,不是因为悼念,而是因为就在最近,在报纸上看到了两条关于老师在课堂上讲课的文字:第一条见诸今年八月的上海《新民晚报》,原文如下:
“这是一堂欣赏唐诗的课。……安静的教室里,同学们很有兴味地听他讲着,师生间有着情感的交流。讲到杜甫《客至》一诗了。“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这一句堪称经典,他说,‘诗人长满花草的庭院小路,还没有因为迎客而打扫过,一向紧闭的家门,今天才第一次为你打开。’接着他话锋一转,乘兴而讲——记得一篇介绍性知识的科普作品引用此句来说新婚之夜女子处女膜破损的事,这一联想很是巧妙。……”
第二条文字见诸今年九月的江苏《扬子晚报》,原文如下:
“江苏技术师范学院艺术学院的一间画室里,挤满了三十多人,画室外,还围着很多看稀奇的大学生。在讲述人的身体特征时,莫教授告诉大家,‘我的情绪可以反映在自己的身体上,只要一上火一着急,大腿就会起疙瘩。’众目睽睽下,莫教授接着做出了让人难以想像的举动。‘当时莫教授情绪看上去很激动,完全一副忘我的境界,说着说着就解开了衣带,赤露着身体站在讲台中央的位置。’一位同学在回忆那惊人一刻时,仍有点尴尬,他用‘今生难忘’来描述当时一幕。……莫教授‘裸体教学’的过程前后持续近一个小时,面对老师‘惊世骇俗’的表现,大多同学表情显得十分惊讶和不自然,有的同学低着头侧目倾听,有的目光呆滞地仰视,有的同学则尴尬地埋头‘专注’着地面……”
戴老师去世三十年了,我做老师也快二十年了,教育界里那些身为人师者的堕落,我也见得多了,所以有些朋友拿教授开涮,说什么“教授教授,白天教授,夜晚禽兽”,当面我都不再发火,只在心里为这些斯文者开脱:教授也是人,见不得人的那些事也是会做的,但只要是在人不得见的时间和地方里做,俺们也就由他去吧。但真的想不到,世风日下竞至于如此,为人师者公然在学生面前张狂意淫、出乖露丑,“禽兽”出没于白天,居然还跑到了课堂之上。
九泉之下的戴老师,请您准备好您那满口唾沫,来日给我狠狠地呸这些败类!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