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汾源“七·七”祭


□ 宁一石

[编者按]:这个栏目过去只发表散文,从没有发过诗。这次是惟一的例外。我们的用意不是提倡用诗来抨击社会上的丑恶现象,而是提倡大家都来关注我们的社会,都来为我们社会的和谐进步作一份努力。



在三晋母亲汾河的源头,
在晋西北屋脊管涔山的人口,
有一个古老的小镇——东寨,
形同大海岸边一叶停泊的扁舟。
版图上一个不起眼的小点,
平凡如山区处处可见的石头。
在浩浩漫漫的历史长河中,
一直在默默抒写着不为人知的春秋,
而这一天竟成为世人关注的焦点,
不!是祖国和谐社会的一处伤口!

那是两千零六年七月七日,
正当百草含露霞光四射的时候,
勤劳的人们又开始耕耘自己的光景,
迎着曙光鱼贯走出村口,
依旧是一路畅谈一路欢笑,
一路亮着歌喉……

“着火啦”!是谁一声呼喊,
所有的人心都被呼上喉头!
一家有难全村帮是祖传的美德,
男女老幼谁能在一旁袖手?
不需思索!不容迟疑!
善良的脚步迅疾向火点奔走。
不讲回报,不惧险情,
百余人一起自觉投入战斗。
火势如乌云笼罩了一片民宅,
水浪似阵雨都向这里喷流……

突然闷雷般一声巨响,
同时气浪潮涌凶如猛兽。
整个汾源沟一时浓烟蔽日,
天在旋转,地在颤抖。
巨响之后有人呻吟有人哭泣,
有人在急急呼救。
烟雾中桶担在空中打滚,
鲜血在四处溅流!
八十余人刹那间倒进了血泊,
四十八个百姓一瞬就走到了人生尽头!

小小东寨在这一刻惊呆了震昏了,
人们仿佛在做一次惊险的梦游。
任何人都不相信这是现实,
不相信这是昔日温馨的街头。
汾河水为子孙们的伤亡而呜咽,
管涔山为失去那么多的臣民而垂首。
整个汾源大地在哭泣在流泪,
七月的山风凄凄然把全县凉透。
几百个村庄茫然不知所措,
每一村都厚厚蒙上一层哀愁——
家园尚且如此险恶,
天下何处才有安全的港口?



这里不是两军交战的贝鲁特,
这里不是遭人轰打的巴格达。
这里是乡亲们和睦与共赖以生存的故土,
这里是百姓们世世代代繁衍生息的家!
而此刻何以血肉横飞死伤成堆,
如战地如刑场阴森可怕!
这里既无天灾也无战事,
为何要付出如此沉痛的代价?
这里是养育千万人民的母亲河的源头,
母亲河的源头当是母亲的妈妈。
而母亲和她的母亲都是爱的楷模,
她们怎会将自己的子孙戮杀?

这里曾是毛泽东推崇的劳武结合的典范,
当年凶残的日寇到此都心惊胆战。
百姓们用生命和热血保住的地方,
是谁将炮火对准了他们以及他们的居家?
让迎着朝阳上学的儿童永远告别了朝霞,
让新婚燕尔的夫妇比牛郎织女的遭遇更差!
更有合家三代全军覆没,
上至七十岁的长者下有吃奶的孙娃!
甚至走亲访友也难于幸免,
巨响之后宾主永远终止了拉话。
整条大街灵柩林立白孝如雪,
整条大街哀声四起泪雨喧哗……

有人说这就是祸从天降,
那么,天又为啥、为啥啊?!



曾几时一股黑风卷着铜臭向这里猛刮,
千余黑煤窑正是其催生的罪恶之花。
一个黑口子背后必然有一个或数个山头,
那山头才是黑煤窑的真正主家。
他们手中攥着或大或小的权力,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