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田同将芜,胡不归?(创作谈)


  王保忠,男,1 966年生。曾获第三届赵树理文学奖,《小说月报》第十四届百拢奖等。现在山西省作家协会工作。

  乡村这几年的变化,真是让人感慨,不知如何去言说。十几年前开始写小说时,自认为关注的还是村子里的一些“天大的事”,比如粮食卖不出去带来的困扰,贫富悬殊引发的矛盾,民主化进程中的选举喜剧等等,然而,似乎是一眨眼之间,这些问题忽然都不存在了——一批批村人相继离开,一个个村庄跟着变空,还有什么问题可言啊。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农村的落陷已成了不争的事实。

  怎么就成了这样呢?城镇化的推进无疑是一个因素,这个浪潮淹没并摧毁了一大片农村,此外,还有什么呢?青壮年最先离开,失去了骨干力量的支撑,村庄何以不破败?学校撤并,一部分妇女进城陪读,又带走了村庄的美丽和家庭固有的一些东西。更重要的是,青年和有文化的人不再回来,乡村缺少了智力的支持。过去,还有乡贤,士绅,管理维护着乡村,如今谁又回来做这样的乡贤?

  每次,当我走在这些即将成为历史的村庄里,看着那些废弃的窑洞,房屋,街道上随意丢弃的作为农业文明标志的碌碡、碾盘,还有各种石碑、石雕,就不免感叹:我们不再爱我们的村庄了。一个村庄的形成至少需要两三百年的过程,这其间积累了多少文化,多少财富,但是这些东西却被我们抛弃了。

  《守村的汉子》大致呈现的就是这样一种破败的风景。与小说的主角汉子形影不离的是一条狗,老婆跟人跑了,父母陪着孩子进城读书去了,他守在村庄里,可以诉说心事的也就是那条狗了。汉子不愿离开村庄的理由是,“假如他也走了,这村庄说不准真的哗啦一下就塌了”。汉子认为他的价值就在这里。所以他要等着爹妈回来有个歇脚之地,等着跑了的女人回来,等着给城里那些来看风景的人引路,但是,随着小说的推进,我们发现,看风景的人给村庄带来的是灾难,而回来探亲的女人在住了一夜之后,便迫不急待地离开了。没有人理解他。也没有人懂他。留给他的依然是漫长的孤独。

  汉子就是守着这空村的堂吉诃德,他可笑吗?可悲吗?

  田园将芜,胡不归?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田同将芜,胡不归?(创作谈)”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