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台湾女士


□ 程丹梅

  我一直对台湾女人怀有好奇。
  同性、同根和同祖的台湾女士和我们大陆女人有何不同?
  旁观者清。一个德国汉学家印证出不同,他说,是语言上的用字不同。
  什么用字?难道她们一张口出来的就是繁体字,而我们就是简体字吗?
  是说法上的不同,用词上的不同。汉学家又说他的观察。
  什么说法上的、用词上的?难道他们说文言文我们说白话文吗?我这是抬杠。
   是生长的环境和文化的教育不同。这我同意。
  一个曾长期住在汉堡的大陆女朋友说,她觉得女人常常有三种,一种重事业成功,讨论问题探求深刻,喜欢整天忙忙叨叨的女强人、女领导,没有时间坐下来温馨; 一种是但求平和的生活,重视内心的充实,清高淡远的人; 一种是喜欢聚会,然后家长里短议论的妇人。这个朋友认为台湾女人属于中间类的居多。她举出小例:一次她随一个台湾女士去聚会,说是女人聚会,定期的。她去了,结果大吃一惊:居然是读书会,女人们纷纷把自己近期正读的书带去,互相交换,有人推荐一书,列举各种评论,好坏皆有,并且论证为何时下流行或者有争议。于是众口异词,轮番朗读,以飨在场听众。
  “这是我在德国见过的最好的中国女人聚会,妇女们也喝茶,也品小吃,但是,却是融洽的、文静的,受益的。”朋友很感慨。
  
  想着台湾女士的不同,就碰见了一位,叫郑宜菁的。
   “这个菁字,发‘京’的音,很多人念成青,我也不更正,反正在国外,我的姓也照着外国人的发音来,都已经不准确了。无关紧要。”这个文雅的郑女士很宽容地解释。
  我对郑宜菁女士的态度很欣赏,对她的人也很关注。据说她曾毅然放弃汉堡大学的教师位置,去一个台湾中文学校当校长。我认识她时,觉得她很特别,长发黝黑,中分达肩,露出一条白净的脸,温文尔雅,举止言谈恬静如水。我遂说起我朋友认识的台湾女士和她去台湾女人读书会的事,她的回答,让我感叹世界太小、无奇不有之说。“我知道你的朋友,她就是到我们读书会去了的。”
  对于台湾女士,郑女士是我有生以来认识过的第二位。第一位还是我在国内做记者的时候认识的。那时刚刚改革开放,来了第一批台湾的时装模特儿,我们蜂拥去采访,带着好奇。本来嘛,同根同祖的,文化相同语言相通,却天各一方。那天我们在一个饭店的大厅里翘首以待,摄影记者那时还没有现在的现代设备,也早就把胶卷装好了,一齐对准大门。作为记者,我们肯定会关注第一个进来的模特儿,因为她应该是最具有两岸交流意义的人。而且,阻隔了那么多年,谁敢于第一个开门进来,那个女孩子肯定是个有胆量的人。我已经想好了,就采访这第一个进来的人。我估计,那天的其他记者也有跟我英雄所见略同的。这么一来,我们就一边聊天,一边关注大门。
  门开了,进来了一个人,大家就以为来了,全体起立,结果是一个迟到的同行,还是个男性,大家哄笑。又进来了一个,又站起来,又不是,大家就开刚进来人的玩笑。最后,应了狼来了的典故,到真的模特儿打开门的时候,我们都好像有些迟钝了似的。不过,我还是抢到了前头,写了那位第一个出现在我们面前的美丽女孩儿。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