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 詹政伟


詹政伟

一个黑影“嗦”地一下从我眼前闪过,很快就落在边上的一个窗台上。我定睛一看,原来是一只浑身披着金黄色毛发的猫,它蹿出很远,重新回过身来,用绿莹莹的眼睛盯着我。
我松了一口气,朝它做出张牙舞爪的样子。它疑惑地看着,转眼就嘶哑地叫一声,彻底消失在远处。我呆呆地看着刚才猫呆过的那个地方,现在已是空空如也。它会到哪里去?我不知道。夜很深,也很静,可以听到掉落的树叶被风吹着走的窸窣声。我站在阳台上已经有段时间了,可以这么说,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一直喜欢一个人静静地在这深夜的阳台上,想一些问题。可有些问题不是那么容易想通的,于是我的脑子里总是充斥着这样那样的疑惑。
一个人,像个鬼魂似地坐在阳台上,一声不吭,我还以为来了个小偷呢!爸有一次起夜,发现我的样子,大惊小怪地叫起来。我淡淡地说,我睡不着。爸摸摸我的后脑勺,说,你小孩子怎么会睡不着?快去睡。我不情愿地回了我的房间,可等他传出鼾声,我赤着脚蹑手蹑脚地重新回到了阳台上。后来,爸和妈都发现过我这样的举动,也阻止过,可看没有什么效果,最主要是看我没有什么异常,便也作罢了。他们告诫过我,叫我千万不要胡思乱想,小心脑子想坏了。我想这怎么可能呢?
如果说以前我想的都是一些漫无边际的杂乱问题的话,那么今夜我想的就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我要走,到一个爸妈找不见的地方去!我考虑这个问题不是一天两天了,我为此还作好了必要的准备。比如,前一阵子,我偷偷拿了妈藏在枕芯里的几张银行卡,我采用蚂蚁啃骨头的方式,分许多次地从柜员机里拿了大约1万多元钱;比如,我确定了要去的地点是浙江嘉兴,因为我曾经到过那里,那个地方给我留下了较为深刻的印象,再比如我想上学——所有的这一切,都源于我对自己先前的生活厌倦了,对爸妈厌倦了。我想逃离这个令我窒息的空间。逃得远远的,我再也不想见到我的爸妈了。这不是我的第一次出走,两年前,我也有过一次,那一次,把我的爸妈吓得够呛,我在外游荡了几天,最后我身无分文,只好回到了老家江西上饶壶山镇。我爷爷把我回家的消息打电话告诉我的爸妈时,他们那时候在福建,连夜租了一辆车赶了回来。看到我安然无恙的,他们泣不成声。问我为什么连招呼也不打一个就走开了?我轻描淡写地说,我迷路了。那你为什么不打电话给我?妈提出了她的疑惑。我咧开嘴笑了,嘻嘻,我想试试一个人能不能安全回来。你看我现在不是做到了吗?我在锻炼自己。妈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她嗔怪道,丁丁,以后,不许你再这样了。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妈会被吓死的。爸却拍着我的肩说,丁丁,好样的。老子佩服你!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连县城是个什么样子也不知道。他说是这样说,但自那以后,他看管我就看得比较紧了,我隐隐觉得我的背心里老是有一只眼。
其实,我一点儿也不想走,那次出走,虽然只有短短的几天,我却饱受折磨,好像全世界的苦一下子全落到了我的头上。在垃圾箱里拣东西吃的情形,现在我一想起来就鼻子酸。还有,我和一群流浪儿争一只我率先看到的钱包而被人打翻在地,然后被人按着在水池里喝水,最后肚子胀得像面鼓,又叫他们挤压着,水纷纷从我的嘴巴里冲出来。那些小兔崽子还高兴得直喊,看,鲸鱼喷水喽,鲸鱼喷水喽!大家快来看喽!我那时五脏六肺就像被挤破了似的,喉咙口腥腥的,好像冲出来的不是水,而是我的血。我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屈辱,我发誓一定要报仇。我终于找着一个机会,将一块石头砸在那个打我最狠的叫坦克车的15岁男孩的头上,血流出来,把他的脸都盖住了,他像一只陀螺一样地翻着跟斗,嘴里发出惨叫声。我飞快地逃走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