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玻璃窗前的女人


□ 张学东

  组长一大早打来电话,叫她务必赶到水天一色去。
  当时,小灵通快没电了,告警声嘟嘟乱响。组长在电话里说得清楚,姑奶奶你好歹得来一趟啊,我这里实在是拉不开拴了,手机快被打爆了,客户急得骂娘,说我们他妈的不讲信用,我是一点儿办法也没有,该派的人都派出去了,新华你好歹克服克服吧,算我求你好不好。组长生怕她不肯来,还想说点十万火急的话,可她的小灵通彻底没电了,黑屏了。
  裴新华没有立刻给小灵通充电,她心里暗想,这个破电话,要是组长来电话之前没电该多好。转念她又嘀咕,这都是过年给闹的。年究竟有什么过头,为什么家家户户都把过年看得那么当紧?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单单把过年这几天看得比命都重要,好像过去的三百来天都是为这几天活着,归根结底,还不是人口袋里有俩臭钱烧的!老话说得对,年好过,日子难过;富人过年,穷人过关。这不,别人都忙着办年货过年,他们还得东奔西跑低三下四地上别人家里去服务。
  按说平常家政公司并不算太忙,忙一天歇两天,活是不定期的,尤其像裴新华她们保洁组,一周下来也擦不了几块玻璃,有时闲得实在无聊,大伙就窝在公司里打打扑克。组长是个铁杆牌迷,平时嘻嘻哈哈,只要手一抹牌,浑身带劲,非把别人打得腰酸背痛叫苦不迭。组长每次打牌有个习惯,要拽上裴新华跟他联手。组长当着众人的面说,新华呀新华,你就再给我一次机会吧,咱俩夫唱妇随好好来一把。那口气是可怜巴巴的,又有几分油滑,好像不是叫她玩牌,而是在死乞白赖地追求她。惹得大伙不由地发笑,组里另外几个年纪大点儿的女同事就说,小裴你得当心,组长那双小眼睛老色迷迷的。裴新华自然不会当真,知道组长这人爱玩笑,总没个正经。她也知道,当最基础一层的小头目,确实需要这样的人,组长不光牌打得好,平日带她们这一帮子小媳妇老娘们,也得心应手。
  放下电话,裴新华还是懒得动一下,身子直发软,手脚冰凉,走路都没有气力。每月都会有这么几天的,体内就像设着一个险恶的关卡,这纯粹是作为女人的问题。这种状况大概是从念初中时开始的,从少女到少妇,再到后来做了孩子她妈。如今女儿都念小学五年级了,这种问题始终如影随形伴着她,疼痛,虚弱,苍白无力,怕冷怕凉,还有要命的呕吐,这些毛病几乎成为她身体乃至生命的一部分。每次百般隐忍地穿越自身的那个卡,裴新华都会产生九死一生的感慨:如果还有下辈子,如果可以选择,她是绝对不再作女人了——女人的身体简直就像易碎的玻璃。
  可是,女儿的存在无疑又粉碎了她的美好愿望,女儿就好像自己的影子,无时无刻不在提醒她,那不过是她的妄想,永远不可能实现。事实正是如此,随着蓓蓓一天天长大,裴新华的担心也在一天天变得强烈起来,她非常害怕女儿的那一天来临,这种担忧简直比对她自己的周期更为严重。万一有一天蓓蓓也像她一样麻烦,那该怎么办呢?要知道蓓蓓那么小,那么可爱,那么弱不禁风……天哪,为什么一定得是这样,做女人可真是难啊!
  前些天,蓓蓓就已经赶着把假期作业完成了,女儿说这样过年才踏实。蓓蓓的学习成绩在班里总是中不溜儿,每次去学校开家长会,裴新华都有点儿战战兢兢的,生怕被老师点名。不过,这孩子倒是很懂事,从来不在学校里惹事,老师还经常夸她,说劳动最积极。有其母必有其女,裴新华想女儿肯定是受了她的潜移默化的影响。其实,她一点儿也不希望女儿整天在班里帮着老师同学积极地干这干那,她更希望女儿能把心思都用在学习上,把成绩提上去,那样,她这做妈的才觉得脸上有光。她可不想女儿将来跟她一样,除了会干活,别的什么也不会。
  蓓蓓爸正站在厨房的水池子跟前,吭哧吭哧收拾带鱼。带鱼是他们单位分的,每人五斤,带鱼不算新鲜,而且看上去还没有蓓蓓爸腰里的皮带宽。蓓蓓爸昨晚值夜班,天亮才回家,白天原本要好好补一觉的,可单位偏偏分了带鱼,这几天裴新华又不能沾冷水,所以,只好由他亲自开剥清洗了。
  她在房间里唉声叹气,蓓蓓爸说要去就早早给人家去,不去也给个准信,应人事小,误人事大。裴新华懒洋洋地走到厨房门口,丈夫手里抓着一把脏兮兮的锈剪刀,正笨手笨脚地刮着带鱼,他刮上一会儿就停住,用同样脏兮兮的手背蹭一下脸,他的脸溅上了星星点点的污渍,好像还有丝丝乌血,样子看上去有点滑稽。池子里的水眼看快满了,泛着银灰和乌黑色的一层东西,正腥气很重地漂浮在水面上,看上去实在叫人恶心,她直想吐。
  这也能叫带鱼?哼,亏你们单位还好意思弄回来,再兴师动众地分给大家,肯定是工会的那些王八蛋吃了商家的回扣!裴新华双手叠在一起捂着肚子,眉头紧锁,腰都直不起来。蓓蓓爸说就知足吧,反正宽窄最后吃到肚子里,还不都是一样的。停顿一会儿又问,你到底去不去?不去,赶紧回个电话,省得人家着急。裴新华想了想说,去不去哪由得了我?唉,这辈子天生就是受苦受累的命!蓓蓓爸扭过脸,有些无辜地望着她,说,连带鱼都没让你洗,还冲人发这种牢骚。裴新华还想说点儿什么,但见丈夫埋头忙忙乎乎的样子,便有些不忍心了。上了一晚上的班,回到家还得洗带鱼,也真是难为他了。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