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玻璃窗前的女人


□ 张学东

  组长一大早打来电话,叫她务必赶到水天一色去。
  当时,小灵通快没电了,告警声嘟嘟乱响。组长在电话里说得清楚,姑奶奶你好歹得来一趟啊,我这里实在是拉不开拴了,手机快被打爆了,客户急得骂娘,说我们他妈的不讲信用,我是一点儿办法也没有,该派的人都派出去了,新华你好歹克服克服吧,算我求你好不好。组长生怕她不肯来,还想说点十万火急的话,可她的小灵通彻底没电了,黑屏了。
  裴新华没有立刻给小灵通充电,她心里暗想,这个破电话,要是组长来电话之前没电该多好。转念她又嘀咕,这都是过年给闹的。年究竟有什么过头,为什么家家户户都把过年看得那么当紧?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单单把过年这几天看得比命都重要,好像过去的三百来天都是为这几天活着,归根结底,还不是人口袋里有俩臭钱烧的!老话说得对,年好过,日子难过;富人过年,穷人过关。这不,别人都忙着办年货过年,他们还得东奔西跑低三下四地上别人家里去服务。
  按说平常家政公司并不算太忙,忙一天歇两天,活是不定期的,尤其像裴新华她们保洁组,一周下来也擦不了几块玻璃,有时闲得实在无聊,大伙就窝在公司里打打扑克。组长是个铁杆牌迷,平时嘻嘻哈哈,只要手一抹牌,浑身带劲,非把别人打得腰酸背痛叫苦不迭。组长每次打牌有个习惯,要拽上裴新华跟他联手。组长当着众人的面说,新华呀新华,你就再给我一次机会吧,咱俩夫唱妇随好好来一把。那口气是可怜巴巴的,又有几分油滑,好像不是叫她玩牌,而是在死乞白赖地追求她。惹得大伙不由地发笑,组里另外几个年纪大点儿的女同事就说,小裴你得当心,组长那双小眼睛老色迷迷的。裴新华自然不会当真,知道组长这人爱玩笑,总没个正经。她也知道,当最基础一层的小头目,确实需要这样的人,组长不光牌打得好,平日带她们这一帮子小媳妇老娘们,也得心应手。
  放下电话,裴新华还是懒得动一下,身子直发软,手脚冰凉,走路都没有气力。每月都会有这么几天的,体内就像设着一个险恶的关卡,这纯粹是作为女人的问题。这种状况大概是从念初中时开始的,从少女到少妇,再到后来做了孩子她妈。如今女儿都念小学五年级了,这种问题始终如影随形伴着她,疼痛,虚弱,苍白无力,怕冷怕凉,还有要命的呕吐,这些毛病几乎成为她身体乃至生命的一部分。每次百般隐忍地穿越自身的那个卡,裴新华都会产生九死一生的感慨:如果还有下辈子,如果可以选择,她是绝对不再作女人了——女人的身体简直就像易碎的玻璃。
  可是,女儿的存在无疑又粉碎了她的美好愿望,女儿就好像自己的影子,无时无刻不在提醒她,那不过是她的妄想,永远不可能实现。事实正是如此,随着蓓蓓一天天长大,裴新华的担心也在一天天变得强烈起来,她非常害怕女儿的那一天来临,这种担忧简直比对她自己的周期更为严重。万一有一天蓓蓓也像她一样麻烦,那该怎么办呢?要知道蓓蓓那么小,那么可爱,那么弱不禁风……天哪,为什么一定得是这样,做女人可真是难啊!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