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草原蒙古女人


□ 瓦.萨仁高娃(蒙古族) 朵日娜(蒙古族)译

  我和草原有个约定
  相约去寻找共同的根
  
  不知从何时起,这首歌唱遍了大江南北。而且我总觉得这首歌是专门为我而唱的。当时离开居住过的蒙古人家时,曾经说过来年夏天一定回来。可是由于布日古德的去世,已经好几年没有回去了。这首歌不由得让我产生要回去看看那片草原和留守在那里的母女俩的冲动,即使布日古德不在了。于是我怀揣着对吉日格图草原缥缈的雾霭、奔腾的骏马和在花草摇曳中自由吃草的黄羊群的美好记忆,带上五岁的儿子直奔那里,去探望曾经居住过的蒙古人家。吉日格图草原的腹地已经开通了公路,班车上夹杂着噪音的喇叭里播放着“我和草原有个约定”的歌曲。歌曲的旋律激荡着我的心扉,直飘向草原深处。我们到了目的地便下了班车。儿子除了楼宇间镶嵌的人造草坪之外,从没见识过这么辽阔的草原,一下车就欢喜雀跃着,一会儿捉蝴蝶,一会儿采野花。我熟悉的那户人家安详地浮现在眼前,曾经在这里生活过的美好记忆,从未改变过一样在脑海里显现。
  远处的雾霭中布日古德骑着他那匹漂亮的黑马向我们走来。他的身材是那样魁梧、结实,神情是那样稳重、英俊,笑容是那样和蔼、亲切。
  “怎么不守约?”他问。
  “因为你不在了。”我回答。
  “可是我的草原还在啊。”他说。
  我多想依偎在他的怀里痛快地哭上一回。可是他竟离我那么远。当我把眼泪擦干仔细看那泪眼模糊中的人影时,站在面前的不是布日古德而是一位女人。一看她那漂亮的坐骑,我便一眼认出是布日古德的黑骏马。头上裹着绿头巾的这位女子正是米杜格玛姐姐。她下了马,向我们问好。我也边走向她边问好。她端详了我一会儿说:“原来是琪琪格呀。你胖了,我都不认得了。”她握住了我的手。而我怯怯地叫了声“米杜格玛姐姐”就不知接下来说什么好了。在来草原的路上,我一直想象着与她见面的情景。如今看到她那和蔼的笑脸,萦绕在心里的好多种顾虑早已消散得无影无踪。米杜格玛姐姐看到我儿子就说:
  “多可爱的小家伙,孩子,过来呀。”抱起小家伙在他的两个脸蛋上亲个不停,然后放在了马背上。我们走到拴马桩要把他抱下马时,他说什么都不肯下马。姐姐就说:
  “你是个真正的蒙古男孩儿,瞧你,这么喜欢马。”边吻孩子的额头边对我说,“你等一会儿啊。”她又翻身上马,驮上小家伙奔向了草原深处。等他俩转了一圈回来时,儿子高兴得已经手舞足蹈了。米杜格玛姐姐自己先下马然后抱下孩子,并答应喝完茶带他去看马群。
  蒙古包里整洁、干净。床榻上只叠放着一套被褥,我马上就猜到只有姐姐一个人住在这里。
  “易日桂去哪儿了?”我问起她的女儿。
  “在那边放牧羊群呢,我跟着马群搬到这边来了。”
  “她现在读高中了吧?”
  “没有,初中毕业后就没去上学。她说成绩不是很好接着读下去也考不上好大学,以后连工作也不好找。其实我知道她是不忍心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