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惊心动魄的一天


□ 邵 梅

一个炮声隆隆的夜晚,大约是十点多钟的时候,我挟着一条军用被子,怀抱七个多月的小三子,加插在六七百人中间,静悄悄地坐在军分区的大餐厅里,到处黑咕隆咚,偶尔能听到窃窃私语;间或哪个墙角有一丝微弱的光,忽闪一下,很快就灭了。孩子哭着要奶吃,我吃不上饭,喝不上水,哪里还有奶水呢?怕哭出声音,只好将干瘪的奶头塞进孩子嘴里,孩子哭得仍哄不下,我只得站起来,双手抱着孩子,嘴里不停地小声哄着:“噢,噢,噢,我娃不哭……”手轻轻拍在孩子身上,明知道不顶事,但只能如此而已。我一阵一阵出汗,一阵一阵焦炙,根本迈不开一步,脚下横七竖八坐着、躺着全是人。我不停地抖搂着“噢,噢,噢”。
“你们还……活……”脚下一个声音,使我一愣,打了一个趔趄,接着那个声音就哭了,我能听出他是谁,他拉了一下我的手,我悄声问:“你什么时候也跑到这里?”“唉!一言难尽……还能……见面……”我泪流满面,哽咽着再也说不下去。孩子仍闹得不行,在我身上乱抓乱撕,口渴得烦躁,声音沙哑。他说:“我给娃找些水喝……”他蹑脚蹑手,神出鬼没地不知从什么地方端回半缸凉水,我们三人都喝了些,好受多了。至此,炮火中分别一整天的夫妻才见了面,相依为命紧紧偎依在一起,双方都好像靠着一座大山似的。四周静悄悄的,只有唉声叹气,不时还有些许脚步移动的细碎声。
这一夜真长,好不容易熬到天麻麻亮了,人群里有些骚动,“听说两派都撤了……”我们这伙“难民”扶老携幼,拖儿带母,一个个面色如土,战战兢兢,从军分区通地委的小门(门已不复存在,早被大炮震塌了)爬上来回到自家的房前。房子门窗震得掉下来,房顶炸个黑窟窿,就连地委大楼也被炸塌了,楼前楼后;横尸遍地,一个个龇牙咧嘴,怪模怪样;这里一滩血,那里一滩血,花池边躺着两个人,满身血污,嘴里还在出气;另一个腿脚时不时还在蹬动,一看见就让人头发根都竖起来了。我们这伙人担惊受怕,地委宿舍再也呆不下去了,从此开始了流浪的日子,这里住两天,那里住三天。
原来,六月三十日晚上,整个临汾城里炮声震天,特别是用氧气筒改装的炮弹,响声更大,叫人听了怕得要命。文化大革命,简直“威风”得不得了。这种土造炮弹,它要一来,先是“咚”一声巨响,接着像刮风一样,呼呼呼飞几秒钟,碰到建筑物上,“哗”一声爆炸,接下来是多少无辜的生命被它吞噬。“军区里的弹药库被抢了……那里各种炸弹、新式武器有的是。”早几天人们亲眼看见武斗队的人,开着汽车,胳膊上绑着白毛巾,神气十足,耀武扬威去抢弹药库,大家一听就毛骨悚然。这一夜更是炮火连天,铺天盖地,不分眉眼袭扫而来。谁听了不害怕呢。七月一日凌晨。我和丈夫抱着七个多月的孩子,离开居住的小平房,跑到地委一楼躲避炮弹。
天蒙蒙亮,还看不清人的脸,“啪,啪,叭,叭”,几声枪响,把在大楼里躲炮弹的机关干部都吓懵了。近在咫尺,隔着窗户一看,只见一大队人弯着腰,每人端着一支冲锋枪,不时地“吧吧吧吧”放几枪。他们一溜风地前进,每人左胳膊上绑着一条白毛巾,气势汹汹,急促地从地委大门人踏马、马踏人地冲进来,如洪水猛兽一般,一霎时占领了地委大楼。难道说这就是平时游行队伍口口声声喊的“文攻武卫”吗?吓坏了的机关干部和家属,吱哩哇喇,又哭又喊,嚷成一锅粥,忙中无智,乱了脚步,纷纷往楼上跑。我听见红旗的妈妈喊:“红旗,快往楼上跑:秀春快往楼上跑!”我只和丈夫说了一声:“别管我们,你也寻一条路吧!”我因为抱个孩子,拖拖累累,只好在一楼收发室里傻站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相关刊物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