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礼堂


□ 刘国芳

我十四岁那年,最喜欢到东日公社的礼堂去。
礼堂在东日公社革委会旁边,我喜欢去那儿,并不是说东日公社的礼堂做得多么好看,这幢并不是很大的灰色建筑根本比不上天主教堂。天主教堂很高很大,窗子上嵌着五颜六色的玻璃,太阳一照,流光溢彩。这才是好看的房子,我以前总是去里面玩。但这已是过去了,那些比我大一些的革命小将已把那些五光十色的玻璃砸的稀巴烂,天主堂也支离破碎了。而教堂里面,则堆满了公社食堂烧饭的稻草和稻壳,我再不能进去玩了。但我并不是因为不能去天主堂而往公社礼堂跑,完全不是这样。有一段时间,我无地方可去,只好东游西逛。但有一天我跟了大人去公社礼堂看过张卫兵演出后,我开始天天往东日公社跑了,到了,就往东日公社礼堂钻。我在礼堂里能看见张卫兵。
我以前也见过张卫兵,她是小溪村的人。他们村边有一条河,河不宽,或者就是一条溪,要不,张卫兵他们村怎么叫小溪。他们村离我们村不远,我常去那条溪里洗澡,也捉过鱼。在他们村里,我见过张卫兵好多回,每次见了她,我都会想这个女孩真漂亮。有一回我还看见她在门口洗头,她穿一件短袖子衬衫,她把头往后仰着梳头时,胸脯鼓鼓的,而她的头发,又长又黑,十分迷人。我当时看着她,竟不想走。弄得走在我前面的大人回过头凶着我说你看什么看。还有一次我往她村里走过时,听到她在唱歌,我觉得她的歌唱得真好,我当时想,她应该去东日公社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做演员。我这个想法跟人家不谋而合,他们村里,也有人听着,我听见一个人说张卫兵应该到公社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去。又一个人说那是迟早的事。我就是在这天知道她叫张卫兵的。还有一次我在公社看见了张卫兵,她真的很漂亮,我看见好多人都看着她,她走过了,眼睛还跟着她。从这些人的眼里,我知道,不是我一个人认为张卫兵很漂亮,大家也是这么认为的。但后来,我就没见到张卫兵了,我有意去她村里看她,好多好多次,但没有一次看见她,不知道她去哪里了。
现在想来,我当时太笨了,一个长得好,歌又唱的好的女孩,还会去哪里呢,她自然去了东日公社毛泽东思想宣传队。我那段时间没看到她,是因为宣传队下乡演出去了。下乡回来后,宣传队就在公社礼堂演。一天我大人去看,不知道我大人是不是特意去看张卫兵的。我那天无事,跟了大人去,结果我又看到张卫兵了。
这一年,我去的最多的地方就是公社礼堂。
舞台上的张卫兵化了妆,看上去更好看。在台上,她唱的歌也更好听,这大概是台上有麦克风的原因。张卫兵当时唱得最好的歌是那支《唱支山歌给党听》,声音很原始,有点像斯琴格日热的声音,就是现在,我耳朵里也时常回响着这歌声。
我相信,现在东日镇许多和我年纪一样大或年纪比我大的人,都能记住张卫兵唱的这支歌。斯琴格日热也唱了这支歌,并出了带子。东日镇很多人买了这盘带子,走在街上,到处都是唱支山歌给党听的声音。虽然是斯琴格日热唱的,但感觉起来,那是张卫兵在唱。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