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礼堂


□ 刘国芳

我十四岁那年,最喜欢到东日公社的礼堂去。
礼堂在东日公社革委会旁边,我喜欢去那儿,并不是说东日公社的礼堂做得多么好看,这幢并不是很大的灰色建筑根本比不上天主教堂。天主教堂很高很大,窗子上嵌着五颜六色的玻璃,太阳一照,流光溢彩。这才是好看的房子,我以前总是去里面玩。但这已是过去了,那些比我大一些的革命小将已把那些五光十色的玻璃砸的稀巴烂,天主堂也支离破碎了。而教堂里面,则堆满了公社食堂烧饭的稻草和稻壳,我再不能进去玩了。但我并不是因为不能去天主堂而往公社礼堂跑,完全不是这样。有一段时间,我无地方可去,只好东游西逛。但有一天我跟了大人去公社礼堂看过张卫兵演出后,我开始天天往东日公社跑了,到了,就往东日公社礼堂钻。我在礼堂里能看见张卫兵。
我以前也见过张卫兵,她是小溪村的人。他们村边有一条河,河不宽,或者就是一条溪,要不,张卫兵他们村怎么叫小溪。他们村离我们村不远,我常去那条溪里洗澡,也捉过鱼。在他们村里,我见过张卫兵好多回,每次见了她,我都会想这个女孩真漂亮。有一回我还看见她在门口洗头,她穿一件短袖子衬衫,她把头往后仰着梳头时,胸脯鼓鼓的,而她的头发,又长又黑,十分迷人。我当时看着她,竟不想走。弄得走在我前面的大人回过头凶着我说你看什么看。还有一次我往她村里走过时,听到她在唱歌,我觉得她的歌唱得真好,我当时想,她应该去东日公社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做演员。我这个想法跟人家不谋而合,他们村里,也有人听着,我听见一个人说张卫兵应该到公社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去。又一个人说那是迟早的事。我就是在这天知道她叫张卫兵的。还有一次我在公社看见了张卫兵,她真的很漂亮,我看见好多人都看着她,她走过了,眼睛还跟着她。从这些人的眼里,我知道,不是我一个人认为张卫兵很漂亮,大家也是这么认为的。但后来,我就没见到张卫兵了,我有意去她村里看她,好多好多次,但没有一次看见她,不知道她去哪里了。
现在想来,我当时太笨了,一个长得好,歌又唱的好的女孩,还会去哪里呢,她自然去了东日公社毛泽东思想宣传队。我那段时间没看到她,是因为宣传队下乡演出去了。下乡回来后,宣传队就在公社礼堂演。一天我大人去看,不知道我大人是不是特意去看张卫兵的。我那天无事,跟了大人去,结果我又看到张卫兵了。
这一年,我去的最多的地方就是公社礼堂。
舞台上的张卫兵化了妆,看上去更好看。在台上,她唱的歌也更好听,这大概是台上有麦克风的原因。张卫兵当时唱得最好的歌是那支《唱支山歌给党听》,声音很原始,有点像斯琴格日热的声音,就是现在,我耳朵里也时常回响着这歌声。
我相信,现在东日镇许多和我年纪一样大或年纪比我大的人,都能记住张卫兵唱的这支歌。斯琴格日热也唱了这支歌,并出了带子。东日镇很多人买了这盘带子,走在街上,到处都是唱支山歌给党听的声音。虽然是斯琴格日热唱的,但感觉起来,那是张卫兵在唱。
张卫兵不但歌唱的好,舞也跳得好,她在舞台上完完全全是一个主角,一会儿唱歌一会儿跳舞,或者载歌载舞。她跳的舞里有两个最好看,一支是张卫兵着藏族服装,伴着《翻身农奴把歌唱》的曲子跳藏族舞蹈。这支舞主要以旋转为主,张卫兵能一口气转几十圈,转得台下的人都晕头转向,而她,还能稳稳地站在台上。在她转着时,台下是一片叫好声。她跳得好的另一个舞蹈是在《红色娘子军》里扮吴清华,在“向前进向前进,战士责任重,妇女怨仇深”的歌声里跳独舞。张卫兵不时地双腿张开,凌空飞起。飞得很高,用雄鹰展翅来形容她这个舞姿最为恰切。我当时总想,张卫兵跳得这么高,怎么不去做运动员呢,她做跳高运动员一定会得世界冠军。
毫无疑问,张卫兵的歌声和舞姿让所有的人都叫好。东日公社的礼堂里天天演出,每天礼堂都爆满。我敢断定,这么多人都是来看张卫兵的。以至有一段时间,很多要去礼堂看演出的人从不说去礼堂看演出,只说去看张卫兵。有一天礼堂挤满了人,有人挤不进去,就在外面站着,倾听张卫兵那银铃般的声音。在当时,大家也只有拿“银铃般”这个词来形容张卫兵的声音。
我敢认为,在当时,我们全公社最走红的人就是张卫兵。她走出来,总有很多亲切的目光看着她,望着她笑。张卫兵并不高傲,也亲切地看着大家,微笑着。有些孩子,就跟在她身后,一路跟着,一路笑,很是开心。
这之后不久,东日公社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出了两件事,一件是宣传队坐手扶拖拉机到一个叫里山的小村演出,半路上手扶拖拉机开到路边沟里去了。车上其他人都没事,惟独一个女演员从车上跌了下来,摔断了骨头。有人把这件事告诉我后,我忙问这个女演员是不是张卫兵呀?告诉我的人也不知道。不仅是他不知道,很多人都不知道。我听见很多人都在打听这个跌断了骨头的人是不是张卫兵,但没人说得清楚。有人想弄清楚,便去张卫兵的家里看。我也跟了去,结果在半路上就碰到了张卫兵。见了张卫兵,我们一起松了口气。另一件事比这件事要严重得多,一天晚上,宣传队一位女演员演出后回家,被几个人劫持到天主堂的稻草堆里,几个人在剥光了女演员的衣服要强奸她时,被食堂的大师傅听到响声。这大师傅会武功,他发一声喊,过去解救了女演员。这事,很快传了开来。我听到后,立即断定这女演员是张卫兵。很多人,也跟我一样的想法,他们一听到毛泽东思想宣传队有人被强奸了,就说是不是张卫兵呀?我们这些人并不是希望张卫兵被强奸,而是觉得张卫兵那么漂亮那么出色,别人要找人强奸,只可能会找她。但我们大家都猜错了,那个女演员不是张卫兵,而是另一个叫李红军的女孩子。这个说法很快得到了证实,因为我们又在台上看到了张卫兵,她和以前一样,在舞台上又唱又跳载歌载舞,完全没有受过打击的样子。而那个叫李红军的女孩,却再也没在舞台上露面。这之后不久,这个叫李红军的女孩因无脸见人,从东日公社的水塔上跳了下来。我没看见她跳,但我大人看见了,我大人用当时我觉得很高深莫测的一句话作了形容,我大人说简直惨不忍睹。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