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社会工作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王鼎钧的《左心房漩涡》



  左心房漩涡。光看书名,很有点现代诗意味,你猜不出“挑左而舍右”的设计是否藏着特殊隐喻。“漩涡”的意象也别致,像一幅抽象画标题。整体给人一种“现代主义”印象,你料不到这本书早出版于1988年,而山东籍作者出这书的时候63岁,人在海外,正处写作最旺盛时期。当初书本一上市,即刻佳评如潮,获得各种奖项。
  年轻时代流亡于抗战及内战的王鼎钧,1949离开大陆那年才25岁。台湾一住30年,出书时到纽约定居也有8年,不但出书时人在纽约,现在还是,仍住同一间屋子里。时间真快,出书至今一愰又过了20年。
  
  乡愁,温柔而颓废
  
  这是一本写乡愁的书。追乡、思乡、梦乡,故乡离得越远,离得越久,寻根的渴望越是激烈,浓得化不开。
  写书的时候虽住在美国大都会纽约,但他天天“心怀两地”──台湾与大陆。由于作者思绪总在这三地“回旋”个不停,心房里遂有着挡不住的漩涡。若问漩涡打从何来?且听异乡漂泊者的心声:“台湾是回不去的家,大陆是醒了的梦,美国呢,美国是打不胜的战场。”
  让人想起周梦蝶的诗句:天堂寂寞,人世桎梏,地狱愁惨。
  一个华人生活在异乡纽约,身上的“汉臭”让他难以在异邦扎根。又因为思念国土,他有解不开的乡愁。
  然而“乡愁”的内容是什么呢。王鼎钧说:乡愁是美学,不是经济学。又说:“思乡不需要奖赏,也用不着和别人竞赛。我的乡愁是浪漫而略近颓废的,带着像感冒一样的温柔。”和所有人一样,到了60多岁的人生阶段,便来到回忆的年龄。回忆如水,为他施行浸礼。回忆如火,给他反复的锻炼。“人海的浪有时比山还高,回忆是载着我的一苇不沉的小舟。对我而言,没有背后,就没有前面。”
  回忆同时是他乡愁的源头。这本书在文类上被称为“散文集”,结构上却一点也不散,并且相当严谨。全书分成“大气游虹”、“世事恍惚”、“江流石转”、“万木有声”四个部份,将33篇文章依序依内容,结构成“起承转合”的整体脉络,文气流畅凝练而统一。散文集在台湾书市产量特别大,但结构如此严谨者并不多见。
  
  一日离乡,两世为人
  
  人不在故乡,又没办法不思念故乡。他胸中一股浓浓的乡愁,借着多年锤炼而发亮的文笔,如黄河之水,如长江巨浪,让它排山倒海,在字里行间翻滚起来。如此慑人的文字效果,靠的是作者层出不穷的精妙譬喻和具体而鲜活的文字意象。精彩的文字演出,虽焦聚同一主题,不但是文人怀乡的自我排遣,更是异国游子对故土撕心裂肺的呐喊。
  且看王鼎钧笔底如何生花,譬喻如何巧妙。
  书一开篇交代个人身世时,作者把离开大陆的1949年做为分水岭划出两段人生。他写道:“据说我今年六十岁,可是,我常常觉得我只有三十九岁,两世为人,三十九年以前的种种好像是我的前生。而前生是一块擦得干干净净的黑板,三十九年,这块黑板挂在那里等着再被涂抹。”
  作者用一般人最熟悉的黑板、粉笔、飞灰等日常用物,形容他沧桑流离的前世今生。我们读过形容人的各种比喻,未曾读过把人或人生比作黑板。一个人或一群人的历史,如果可以像黑板的字一样擦掉再重写,的确很美妙。而黑板竟然能忘情,人类反而不能。其实忘字怨字都有“心字”旁,是人类独有的。这些像是信手拈来的比拟,无不生动地化平凡为神奇。
  
  人是水,人是蚯蚓
  
  譬喻手法不仅把过去时间能具体“切做两段”,人的身体同样能做为一分为二的象征。夜里作者梦见一个人在长长的公路上奔跑,蓦地发觉自己正用下半身追赶着上半身。“真奇怪,上半身没有腿,居然会跑,下半身没有嘴,居然能喊。
  我一路呼叫:喂,喂,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我们为什么要分开呢?
  喂,喂,我们的血管连着血管,神经连着神经,为什么不能合而为一呢?”
  乍醒时,他听见满屋子这种呼叫的回声。然后,他感慨着:
  “多么困难啊,我仍然不能忘记我的完整。”
  最后这句话巧妙地从一幅“超现实”画面,轻巧地回到合理的现实,却也沉重地点出一篇文章甚至整本书的核心主题。
  不只用人体做譬喻,昆虫形体照样也是他使用的“一分为二”的修辞与象征。有一天种花,他从土里翻出两条蚯蚓来──发现不对,原来自己不小心,竟把一条蚯蚓切成两半。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