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敬礼,《长江文艺》的编辑们!


□ 杨世运

  我是一名平凡普通的作者,没在《长江文艺》上发表过为刊物增色也为自己带来荣誉的作品。但《长江文艺》一直被我深深敬重,因为她的一代又一代编辑们甘为人梯,一件件看似微不足道的小事令人感动。
  上世纪60年代初,我在家乡郧县读中学。初生牛犊不怕虎,我用歪歪扭扭的笔迹写了一首40行的诗歌寄给《长江文艺》。稿子当然没选用,但我却收到一位编辑(未署名)热情洋溢的来信。信写了两页,篇幅远远长过我的投稿,不仅指出我的不足之处,还鼓励我多读书,努力学习。我将此信在身边珍藏,直到参军上军校时也带着它上路。可惜,后来遇到一次严厉的内务检查,我的区队长清理我枕头包内的“杂物”,将此宝贵的信也清理掉了。
  二十余年过去了,1982年我调回家乡,在十堰市文联工作,与何鸿老师面对面而坐。何老师是《长江文艺》六十年代的编辑,后支援“三线”随一批文化人来到十堰,为创办十堰市文联及《东风》文学期刊他立了大功。天天看他认真地审阅业余作者们的来稿,我心中不仅是受到感动、并且是强烈震动!天啦,每一份来稿他都给作者回信,即使是来稿只不过是短短的几行诗。他还喜欢用毛笔写信,每封信都是一份漂亮的书法作品。一次,我终于忍不住问道:“何老师,你何必每稿必复呢?这样你太累了!”何老师答:“做编辑工作就是与作者交流,长江文艺的编辑们都是这样做的。”我脸红了,惭愧中受到教育。我们的《东风》期刊也逐渐团结、培养了一批批作者,应该说,《东风》学习《长江文艺》,是与何鸿老师的示范作用分不开的。
  好多次,我想询问何老师,20多年前我收到的那封宝贵的信是不是他写的。但我始终未问出口。我想,即使真是他写的,他也记不清了,因为他给作者们写的信太多太多了。我唯有学习他当好一名编辑,才是对他的最好感谢。
  地处鄂西北山区的十堰,因了“二汽”的建厂才成为一座新城,就文学创作而言,她是一片未开垦的处女地。为了这一片土地,省城的著名作家们,还有《长江文艺》、《芳草》等报刊的编辑们,不知付出了多少心血。碧野、徐迟、骆文、王淑耘、李建纲、鄢国培、刘富道、方方、沈虹光、谢克强、叶明山、梁必文(恕我不能一一列名)等位老师都曾到过十堰,或与业余作者们座谈,或讲课。而十堰市文联举办笔会时邀请《长江文艺》派编辑来现场指导,总是有请必应。刘耀仑、吴大洪、牛维佳……。他们来后,与业余作者们期夕相处,一遍遍改稿,指导,成了作者们永远的朋友。十堰的作者们也实在,不拿《长江文艺》的编辑们当外人,到省城去办事时,有困难就去找《长江文艺》帮忙。刘耀仑后来虽已从《长江文艺》调到省安全厅工作,但时至今日,他的家还是十堰市作者们的“联络站”。
  索峰光老师是《长江文艺》的第一代编辑,我讲一桩她的小故事。
  1987年5月,我接到索峰光老师从武汉打来的电话,她兴奋地告诉我,她已约好了北京的一位知名作家,请他写一篇全面反映十堰“二汽”建设成就的报告文学。当时索老师已从《长江文艺》调到《芳草》,但她约稿、编稿的那股认真、不怕苦的劲头,一如既往。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甘于为人做嫁衣的索老师将自己视为“后勤战士”,赶在作家之前“打前战”,先一步到了十堰。她的任务是与二汽的各单位先作联系,为北京知名作家的来访打好基础,甚至作家来后住什么地方她也联系好了。此时她年事已高,两鬓染霜,腿部又有伤,但工作热情仍如火炽热。分手时她兴奋地说:“等着吧,等我把×××(著名作家)带给你们!”
  一个多月后,索老师真把京城著名作家带到十堰来了,她鞍前马后为比她年轻许多的名作家服务,协助作家采访,整整辛苦忙碌了25天。可是,令我们没想到的是,北京作家的稿子写成后却既没拿给《芳草》也没拿给《长江文艺》,而是在北京的一家刊物发表了。我和十堰的一些文友都替索老师抱不平,觉得索老师是白吃苦了。索老师无奈,却自我安慰说:“宣传二汽了,在哪里发表都一样。”看吧,这就是从《长江文艺》走出来的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