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瞧这一家人(散文)


□ 黄孝彬

  我和哥是亲兄弟,貌似一对双胞胎,但性格各有差异,一母生九子九子有各别,如同一棵树上的叶子脉络各不相同一样。哥长我一岁,生性质朴,显得我很精明,哥一家人感悟我一生。

  上小学时,哥很喜欢买小人书看,我拿过一本翻巴几下就算看完,耍小聪明,哥看书很认真,内秀。

  那时候,有首儿歌风靡一时:我在马路旁捡到一分钱,送到警察叔叔手里边……小学生传唱着,感动着幼小心灵。

  记得每当秋收时节,学校放秋假收捡黄豆枝。一次,我和哥跟在拉黄豆车后面捡,发现落下一黄豆铺子,我刚要去抱起,哥却喊老板叔,把黄豆铺子撂车上去。老板叔问:你咋不捡起?他说,老师告诉整铺子黄豆枝是集体的,不能捡,要捡撒落在地里的黄豆枝,才算是颗粒归仓。老板叔抚摸他头,说好样的。

  我站一旁,却闹得很尴尬。

  念高中时,哥患了一场病而辍学。我到毕业,偏赶上知青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未考大学,后被称为“老三届”。哥在“四清运动”中表现积极入了党,也有了工作。我和社员一起劳动,回来往炕上一倒看小说,爸说我书迷,人们眼里一个落魄书呆子。

  我和哥都结了婚,住爸妈遗留三间草房的对面屋,各过各的日子。一次,哥儿俩上小镇去买孩子穿的背心裤衩。交款时,我慢哥半步让他先交,但同时都看到了收款处台板上,有一个鼓鼓的钱包。他顺手递进收款处内,对收款员说,不知谁钱包落这儿,谁来找给谁,丢钱人一定会很着急。

  我那个气恼,悔之莫及地想:不让他半步他捡不到钱包,就没好气地数落着:钱包白白送给收款员,她能给丢钱人吗?丢钱人真的来找她,她会说不知道或是说没看见呢,真是的,哥,你说我说你啥好,山炮还是傻帽!

  之后,我很长时间不搭理哥。

  那是队里马车往场院拉玉米,车车载着玉米辉煌奔走在街路上,我儿和哥的大儿子在门前嘻笑玩耍。坐车上的我,两脚一动玉米金棒子落下来,两孩一蜂窝跑去捡玉米金棒子,我儿胸前抱满金黄棒子往家院里跑,哥大儿子捡起一个个都扔车上,我不禁暗骂:蛤蟆没毛随种!

  是日,中午吃饭后,我来家院子里割玉米秆子,突然刮来一阵上拄天下拄地的黑旋风,有一空白面袋子随风摇曳飘飞着,一下挂哥院子里玉米秆上,风力再一回旋,白面袋子落黄瓜地里。大侄女出屋来拾起,恰好被旋风刮得直跑的女人,在院门站住了。大侄女问她:婶子白面袋子是你家的?女人支支吾吾,大侄女把白面袋子送给她。我看得真真切切是风刮来的,怎么会是她的呢?我气得感叹道:真是老猫房上睡,一辈传一辈。

  村里计生抓得很紧。嫂子是党员,选她做计生员。她觉得计生最难的是超生,大都是要生男孩传宗接代。她良言相劝:讲如有来世那时候,谁能认识谁,谁是你传的宗接的代。何苦非生男孩,一个好好的家被超生罚款,罚得空荡荡家徒四壁,女孩不是也一样上坟添土尽孝道。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