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网顿者(短篇小说)


□ 曾平

  1

  对着镜子,第一次发现自己如此懦弱。我懦弱于看到他却放慢脚步,躲在没有围墙的世界里,用手中的纸屑堵住嘴,然后不加思索地转身离去。往回走时,我几次扬起硕大的手掌,试图狠狠地扇自己几耳光,但是我知道,即使我那样做,内心也没有丝毫羞愧。

  在我的记忆里,这是第五回了。远远地看着家门却永远不敢光明正大地走进去。我对自己说,在那里,我害怕的东西,害怕的人实在太多。我对朋友说,在那个世界里,我找不到自己的位置,而后就会迷失,乃至堕落。在众多的朋友之中,没有人会对这个说法有意见,唯独他,严信,我最要好的朋友和老乡,令我捶胸顿足。

  那天,在众目睽睽之下,他指着我额头、眼睛、鼻梁、下巴和胸膛骂我心虚,骂我虚伪得令他毛骨悚然。我起初认为他是拿我开玩笑,当我看到他那张比往常严肃千倍的脸时,我知道平时喜欢开玩笑的他这次是认真的,我也知道那天大家都没喝酒,他也没喝。听完阿信的话语后,我感觉自己喝了酒,而且醉了。但我很明确地告诉你,我从不脸红。霎白的脸,总是保持我自始至终的体面和尊严。

  就这样,一场盛大的毕业晚宴就这样被我们两人赤裸裸地搅黄了,闹得不欢而散。这是我未预料到的。所谓“期望之中,预料之外”。我没有抱任何的期望,反而生发出了从未有过的失望。耳边传来一阵一阵的“干杯”声,杯子碰杯子的声音,还有男女生吆喝着“在一起……在一起”的声音。而我的周围,每个人脸上都是沉默与忧郁。我没有预料到的还有自己竟然也在那个时刻变得目光呆滞,不喜欢搭讪,喜欢独处。

  大学毕业是结束,结束的是那段蜗居宿舍、困乏教室、屁颠屁颠地冲向食堂只为挑几个好菜的时光;也是开始,开始一个人的远行,奋斗,拼搏,甚至哭泣。当提着厚重的行李,走出宿舍,慢慢在林荫小道上踱着步子,站在校门口,沉重地踏上车,才恍然发觉,其实四年的生活就如离别时脚下的路,很短却耐人寻味。望着汽车把我远远地从校门口带离,感觉只是梦过一场,顿时知觉全无。

  来时,我成了陌生的城里人,远方的乡下人。归时,我转换了角色,成了远方的城里人,陌生的乡下人。我就是这样,渐渐地想重新找到回家的感觉,以便见到故乡不至于如此混沌与落寞。然而事实上,当我走出车站,踏上生养我十几年的土地,我才知晓,一切的人情世态都是虚无缥缈。在这里,可供游子呆立的角落消失了,供游子思念的背景也褪去了。淡了味的故乡,不再是我心仪向往的城市;变了形的街道,不再是我悠闲徜徉的天堂。一种别有的情感,如打翻了的五味瓶,呛入口中,滚进胸腔。

  与其说这是繁华都市对我的礼貌拒绝,不如说是这个世界的渣滓尘埃令我望而却步。辗转几回,掰掰自己的大拇指,估算着流落的时日与场景。其实在我眼里,流浪是一场没有目的的旅行。但我更适合于流放自己,目的明显,悄然无声。就这样,跟随着日月星辰花草虫鱼的步伐,一阵一阵地抚平断断续续的思绪,亲近遥远。

  2

  那晚,夜色渐凉,山边寂寥。没有人知道我会回家,就连爱操心管闲事的母亲也置之度外。月光静静地照着我孤独的身影,风一股劲儿地往身上吹,身旁的草木微微颤动。我提着即将散落的行李,踉踉跄跄地来到门边,重重地丢下右手的包裹,脚不自然地跺几下,五指撒开,伸缩了两回,用宽大的手掌连续拍打着大门,回音阵阵。

  许久,门没有动静,依旧挡在眼前。我甩掉绕在左手的塑料袋,正准备双手并举拍打时,只听见门后的凳子“砰……砰”两声倒下,门开了。透过缝隙,里面漆黑一片。走进去,墙壁四面闪出两道微芒的白光,我记得那是房子竣工时,外公送的匾,镀了层金的表面,更多的是掉了颜色的黑圈。我轻声地像贼似的走进房间,硬邦邦地躺在铺了床单的木板上,回想起自己刚才的举动,瞬间的黑暗就无声息地将我吞噬。

  这是我第六回采取这样的方式回家,其中五次是用这样的方式告别。我从不认为自己是严信口中所说的,是踩着心虚的节奏,是披着虚伪的外衣。相反,我感觉这才是实实在在的生活,活生生的世界。我害怕白天被母亲拦住,嘘寒问暖,而自己却要强忍着说,在外的这段时间里一切安好;我胆怯于遇见乡亲,问长问短,而用脸上的微笑抵御内心的彷徨;我更痛恨于见到同村的严信,这并不是我们发生不愉快一幕的缘故,而是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是最要好的朋友,而今却有天壤之别。毕业晚宴那晚,他签了一家单位,据说是一家国企,他也俨然成了实在的城里人,人人羡慕,我却保持异常的淡然。他尽情地笑着,离席唱和着,时不时地回头看我一眼。那时,我感觉自己的眼睛、身体、灵魂都渐渐麻木了。所以当他破口骂我时,我已然找不到方向,全然不知所措。

  所有的场景都被灌注脑中,一幕一幕接连不断地放映着。窗外的月光皎洁柔和,斜穿进房内,定格在床沿边的方形木桌上。我用双手捂住眼睛,强迫自己忘记,不要忆起。在梦里,我听见母亲的咳嗽声,一阵连着一阵,有时她拍打着胸脯在房间里来回走动,有时她坐在床上,眼睛盯着墙壁上的那张老照片,照片中有我,还有姐姐。她看一会停下来,用瘦骨嶙峋的手端起床边冰凉的白开水,大口大口地吞咽。有时候大厅内沉睡的老狗会被母亲的声音吵醒,但她似乎并不在意。时间就是这样,一波一波地把人变老,忘记了生活的节奏,而母亲就是最好的牺牲品。

分享:
 
更多关于“网顿者(短篇小说)”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