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新离婚时代


子然说:妈,晚上不做饭了,外面吃,肖俊要回来。母亲应了一声,面上掠过一丝莫名的表情。
  肖俊每个月回来一两次,最高兴的当然是儿子浩浩。老人直接把孩子从幼儿园带到子然的公司,等着肖的电话。他不停地问子然,妈妈,爸爸什么时候到呀?我都饿了!子然说,快了,浩浩再等等,啊。他夸张着扭着屁股走开了,他所到之处,便会引来一阵阵欢笑声。
  公司的人都走空了,近八点时,肖俊打来电话。你们在哪呢?快点出来呀,我到了,在市场那家“老四川”,正上楼看看有没包房。子然说,不要到那去吃,孩子吃不了辣。肖说,不要紧,让人给他蒸个水蛋。子然苦笑,心莫名地感到压抑,沉甸甸的。母亲在走廓的坐椅上歪着头睡着了,几个月前给她染的头发开始褪色,头顶竟然有一绺金黄。父亲在保安室里下棋。孩子兴奋的叫声唤醒了奶奶,她站起来,那咱就走哇,浩浩。子然迅速给在附近开美容院的妹妹挂了电话,说在“粤景楼”楼下见。
  有肖俊在的场合永远都不会冷清,他一直说个没完。该死的刘配军,唉,不知怎么说他,混得还真是越来越不像个人样了,竟然连我都不如。你说,有这样的人吗?两年不工作了,隔三差五问我借钱,算算,借我的钱也不下四千了,一分都不见还。还想借,我是不可能再借给他了,我自己都快顾不上了。有这么无赖的人,昨天我去那吃饭,他就坐在我对面,看着我吃,还说不要管他,他看着我吃就好了。呵呵,我能吃得下吗?还得给他要了个盒饭,他妈的,他竟然说,还要要瓶啤酒!老子气死了……。子然白着眼一瞅他,粗口立即停了蔓延的势头。话题一下子又转到了十万八千里,他在喋喋不休地说着这些天的创作,到哪,到哪又获得什么什么奖项。子然一句没听进去,她看到母亲脸上的赞许,心情突然感到难受。妹妹子墨也不见得反感,那你就要多写点,她给肖续上茶水。肖大手一挥,嗐,那是经典,你知道什么是经典吗?经典能吃一辈子!子然说,经典不是唯一,也不是金饭碗,你应该努力创造几个经典。肖所说的经典,是认识她以前就有了的“经典”。自称文人的肖,很少创作,只是不断地炒作着那几篇所谓的“经典”。
  她心里很无奈,也压着满肚子的火。她感觉自己的话很无力且有点多余,便不再出声,和他交谈是一种折磨,她很不愿意自己再情不自禁爆发某些情绪。这家星级餐馆服务很到位,每个房间有专门的服务生,不时还有穿着西装的管理人员巡视,进进出出的。肖俊的高谈阔论引来她们的注视,子然感到很不自然,很想示意他说话小点声,又怕引起他新的一轮高论,用一杯清茶堵住了嘴。餐前小吃很考究,竟然有泡椒凤爪,酸甜包菜,母亲吃得津津有味,浩浩把所有的盐炒花生倒在自己的碗里,很认真地挑着吃。
  父亲一直在低着头喝茶,他的情感很深。
  子墨白了,白了很多,连眉毛都白了。肖俊说。
  子然扑哧一声笑了。在来的路上,妹妹还在调侃,呆会他又要拿我说事,每次见我都说我胖了,他自己都胖得像头猪似的。
  子墨抿着嘴哭笑不得。母亲一乐,白了好呀。肖俊为自己的笑话感到兴奋,有点手舞足蹈,嘿嘿,幽默幽默嘛。深秋了,人们都穿上了外套,他却还只穿着短袖衬衫。子然说,天凉了,多穿点,不能再穿短袖了。唉呀,你管我那么多干嘛!各自都有各自的生活了,你就少管我了!肖几乎在叫嚷着。子然不再作声,心却坦然了。
  母亲问肖,跟那个研究生发展得怎样了?肖一昂脖子,半瓶啤酒下了肚,不谈了,玩两年再说。低头沉吟了一会,突然高声骂道,妈的,竟然嫌老子住的地方脏。那天罗某他们带她过来,老子还亲自下厨给她做饭,妈的,老子都多少年没下过厨了,她竟然还嫌这里脏,那里脏。最后老子让她滚她妈的蛋!子然母亲哈哈大笑,乐得跟个小孩似的。肖打着呵呵,不过后来想想,也是,确实也是不太干净,可那马桶我都使劲擦了很久,还是擦不掉呀!母亲笑着趴在桌子上。她很少这样开心。子然说,还是找个实在的人,踏踏实实过日子就好了。肖说,开玩笑,我是什么?正儿八经的博士,这么有才!岂能委屈自己!母亲说,是蠢材的材,哈哈。肖嘟嚷着,开玩笑!母亲仍然笑个不停,子墨说,妈你吃了笑药还是怎么的。肖说,妈,要吃好,还要吃什么,尽管点!
  从酒楼里出来,肖执意要带孩子到旁边的百货大楼买衣服。子然知道他没什么钱,说太晚了,孩子明天还要上学,改日早点去。肖红着脸,我说去就去,我给儿子买买衣服都不行?
分享:
 
更多关于“新离婚时代”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